雨水茶语:樱花红时茶饮白

备注: 时间:2017-10-24 13:30:28 阅读:0 次

  1982年的那桶政和茶厂的老贡眉,是杨军先生赠送的,我视若珍宝。马口铁桶的斑斑锈迹,娓娓诉说着老茶一路走来的风霜雪月。撬开陈封的铁桶盖,一种类野菊的中药香迎面扑来,我会忍不住深深地多吸几次。岁月的陈旧气息里,竟有些花香的清凉。干茶颜色红褐,叶片呈不规则的碎片化,有指甲盖的大小。清晰可见的芽头,银毫已经泛黄。老白茶珍贵难得,但贵不过沉甸甸的兄弟情谊。

  好茶是用来品的,不是用于炫耀、示人和收藏的。茶再好,不去分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与垂涎已久的茶友约定,每次开启这桶老茶,必须签字留念,作好记录。

  今年的春天,来的似乎格外迟缓。我数次探香门前的那片樱花林,只觉枝柯清寒,未见蓓蕾。一样花开为底迟?

  凝盼许久,那片樱花树一夜间花开,似锦嫣红,枝盈媚眼。莫负春光韶华,一场华丽的樱花茶会,在幽香淡淡的花影里开始酝酿。

  雨水节气无风的晴日,樱花树下,淡蓝色的席布,在草地上铺陈开来。红泥小火炉上,水已沸腾。茶烟缭绕中,有花瓣飘落在席上,星星点点的粉红。我把三十年的政和贡眉,用斑竹的茶则,小心翼翼地拨入紫砂壶中,扣好壶盖,用沸水淋壶。然后再开启壶盖,让老茶中的杂味受热蒸腾而出,如此就可省去洗茶的环节。面对珍贵的老茶,我从内心不舍得去洗茶。

  沸水冲瀹,茶一开汤,便是惊喜。汤色红艳如花,药香袭人,入口甜津津的绵滑。三水,药香弥散,取而代之的是秋梨的果香。五水后,延缓出汤时间,木质腐熟的香气与红枣香渐次呈现。白茶,曾经清颜若雪,岁月让它褪去青涩,时光沧桑了它的容颜,却也公正地让它内心丰盈,在水中烨若春华。

  茶再浓,也会喝淡。蔌蔌衣巾落樱花,淡红的花瓣,纷落在影青葵口杯中,一片,两片。淡黄色的茶汤里娴花照影,那种古典的静美让我沉醉。把盏嚼一嚼茶汤里的花瓣,竟也清香得有点微甜。姑且叫它“樱花茶”吧。

  说起樱花茶,前几年我在大连做水处理工程时,日本的朋友赠送过我。据朋友讲,在烂漫的三月,日本人把樱花盛开的花瓣收集起来,采用古法用盐浸渍保存起来,做成樱花茶,作为相亲会友的首选礼品。等需要泡饮时,先洗去樱花茶的盐分,再用透明的玻璃杯子沸水冲泡。干涩的花瓣会在杯中瞬间花开若鲜,香气幽淡。品尝期间,恍若自己徜徉在樱花树下。这时候,感受着樱花清透柔美的气息,喝茶啜饮的动作不由得会放慢,真怕把口里的花瓣嚼烂。

  茶会结束,樱花花开如雪,花落如雨。开与落,都是瞬间的决绝。昨日茶白如雪,今夕水颜如花。挽留不住的时光,在蹉跎中嫣红了茶。赏红樱,一朝春尽,品白茶,如花美眷。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山樱如美人,红颜易消歇。”岁月竟芳,茶与花境,令人唏嘘。许多滋味,尽在茶盏,欲说还休。

雨水茶语:樱花红时茶饮白所属专题:雨水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雨水茶语:樱花红时茶饮白》链接:http://24jq.net/yushui/4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