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风洞・大宝森节

  • 黑风洞・大宝森节
备注: 时间:2020-04-14 10:38:01 阅读:0 次

大宝森节是印度人的节日,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根据泰米尔日历计算,每年十月份的月圆之日(即阳历一月至二月之间),是力量之神穆卢干(Lord Murugan)的诞辰日。信徒将此日称为大宝森(Thaipusam)节。2009年的大宝森节为2月8日。

  黑风洞(BATU CAVE)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郊外的鹅麦(GOMBAK),是石灰岩山上形成的洞。印度人在此建立神龛,现为印度人的一个重要宗教场所。自1890年始,每年的大宝森节就在这里举行庆典,许多其它州甚至国外的信徒也都来参加。在三天的庆典当中,来此参加庆典的人多达百万人之众。整个街道上人流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我的感觉是,整个马来西亚的印度人,突然冒出来,全都涌到这里。

  他们是来赎罪还愿许愿的,为了表示虔诚,他们或者顶着牛奶罐,或针插入皮肤,钢叉穿过两颊或舌头,钢钩挂在皮肤上,被人在后面拽着或拉神龛,或者抗着一个赎罪架卡瓦第(Pal Kavadi)。赎罪架是一个装饰起来的铁架子,有铁枝的末端则刺进扛架子者的皮肉。

  奇特的是他们说不感觉痛,在针刺皮肤的时候,还谈笑自如。皮肤也基本不流血。据说这是神的力量,对我这无神论者来说,是精神的力量。准备完毕,鼓乐一响,赎罪者舞蹈起来如痴如醉,宛如神灵附体。鼓手也沉浸在里面,跟神交流。同中国道家的跳大绳,跳大仙如出一辄。但我们道家的这一套,只有少数人能做到,对芸芸众生则很难接受了。

  这种因宗教而对自己肉体的“摧残”,不仅仅是无神论者难以理解,而且,整个华人社会也难以理解。印度人是最有宗教精神的一个民族,而华人是注重世俗的一个民族。

  华人的宗教也是为了现世,为了生活。中国为了皇位厮杀的一塌糊涂,但从来没有真正因为宗教信仰发生大规模战争。有割骨侍父(我家的先辈就曾有人这样做过),很难想象为了宗教而这样自残的。佛教传到中国,就成了人们逃避现实的一种宗教。得意者崇儒,失意者向佛,佛只是心灵的避风港而已。中国失意的官员被杀的很多,但很少听说中国失意的官员自杀(现在无佛,多起来)。这就是中国人对佛教的理解。我们的节日都有对应的吃喝,而且敬神是为了现报。过节拜神忘不了恭喜发财。干旱了求雨,企求生儿育女,企求儿女考上大学等,都是临时抱佛脚,都是为了现世的利益。

  回程,看到一辆公共汽车,是印度人司机和售票员。我问是否去我住的宾馆,他们想都没想说是的。结果下车的时候是唐人街附近的车站。司机却说我的宾馆不远,就在那条街上,说着手一指。到了唐人街,我当然知道我的宾馆在哪里,从唐人街走路要20分钟到30分钟。印度人说话没准,时间观念差,因为对世俗比较马虎。

  在马来西亚三大民族当中,马来人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很自闭,我等很难了解。我觉得看华人的东西,注重世俗的一面,就是看华人寺庙也是如此。比如多去尝食品,就是寺庙,佛教徒吃素,本来是净心净身,但发明了素鸡素鸭素肉之类的东西,显然和尚们也俗心未灭。看印度人的东西,要多看他们宗教性的一面,就是印度人的世俗也充满了宗教界精神。所以看这些照片的时候,不要只感觉到血淋淋,要多想想神灵的力量。虽然我仍然对宗教心存怀疑,但看了这些,我对信教人还是多了一些敬意的。

  来这里的人多印度人,马来人、华人和洋人很少,而且多是来发广告或我这样的猎奇者。似乎也有华人政治人物送水,无一不是为利益而来。也有三位孤独的华人信徒,算是例外。


理发:信徒们要理发,然后头上涂上淡黄色的浆。在黑风洞附近,这种临时的理发摊非常多。理发师们手艺娴熟,用这种老式的刮刀,可以直接把长发刮成秃瓢。他们洗起来也很简练,直接用水浇头,然后手一抹就成,不用盆。


游行前,他们就在附近的路边,河畔或树下准备。
这位正在给同伴身上插钢针。身上涂的是石灰,据说有净身的作用。


黑风洞・大宝森节所属专题:本文《黑风洞・大宝森节》链接:http://24jq.net/xifangjieri/9734.html

黑风洞・大宝森节相关文章

黑风洞・大宝森节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