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寒茶语:小寒夜静闲谈时

备注: 时间:2017-10-25 13:20:44 阅读:0 次

  小寒大寒,冷成冰团。小寒夜,与云南茶人百濮子、上海的铁杆兄灯下吃茶。爱普靠谱的老友相见,喝茶自然以普洱为主。品濮子兄带来了倚邦古树。

  倚邦的干茶,色泽浅黑微黄,芽叶较小,条索短细。瀹泡汤色金黄,入口清甜,苦涩味轻,口感饱满,香气高扬,喉韵深长。倚邦小叶种茶,回甘迅速而悠长,高香顺口,瞬间可以征服刚刚习茶的朋友。

  普洱茶是云南大叶种的晒青毛茶。按照普洱茶的定义,倚邦小叶种茶是否能属于普洱茶,很多人是有困惑的。吃茶间,濮子兄解惑地说:“历史悠久的倚邦小叶种茶,应该是云南大叶种茶树变异的品种,才能符合倚邦茶质厚重、茶气充盈的类大叶种的特点。”我认可濮子兄的见解,他常年行走云南的茶山,对茶山的一草一木,历史沿革,都是十分熟悉的。茶树在地理环境的变迁和人类活动的影响下,从大叶种演化为中小叶种是十分正常的,但茶树的进化性状不能逆转,即不能由小叶种向大叶种进化。我在攸乐、景迈等很多古茶山,都看到过数量不等的小叶种古树茶的存在。

  清乾隆进士檀萃在《滇海虞衡志》记载:“普茶名重于天下,出普洱所属六茶山,一曰攸乐、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蛮砖、六曰曼撒,周八百里。”六大茶山中,除曼撒属易武土司管辖外,其余五山均归倚邦土司管辖。倚邦古茶山位居勐腊县象明乡东部,北接景洪市勐旺乡,南连曼砖茶山,西接革登茶山,是滇藏茶马古道源头的中心枢纽。

  倚邦茶以曼松的茶味最好,有“吃曼松看倚邦”的说法。明代成化年间,当地官员遍寻“六大茶山”后,发现曼松茶色香味俱全,口感与汤色居六山之首,而且具备“受水冲泡、站立不倒”的特点,便快马送到朝中。明宪宗皇帝品过此茶后赞不绝口,当即决定将曼松茶作为朝廷专用贡茶,并赋予它“象征大明江山永不倒”的政治意义。

  清朝是曼松茶真正步入鼎盛辉煌的贡茶时代,曼松茶园正式成为“皇家贡茶园”,并规定在贡茶采办期间,所有商人不得入山。前年的春天,我在勐海问茶,与古农的岩文兄,在曼弄村的竹楼上喝过一泡曼松茶,那种饮之太和、犹之惠风的香醇至今难忘。曼松茶成熟叶片的叶脉有八对,是标准的中叶种。

  质厚耐泡,汤感细腻柔滑,花蜜香鲜爽甜润,香气变幻极富层次感。五水之内,圆润饱满的甜香,如含苞的花瓣,逐渐梯次绽放。即便是数十水之后的尾水,曼松茶纤秾之后的冲淡之美,那种含蓄高贵的皇家气韵,也会让我喝得腹背暖暖。曼松茶的茶气硬朗,饮后的体感暖热强烈,这个特点是其他新茶所不具备的。后来我才知道,在曼松老寨里,树龄超过百年的大树不足七十株,那一年春茶的产量只有十公斤左右。

  倚邦啖尽,我撬出七克体己的落水洞古茶冲泡。易武落水洞是典型的大叶种茶,与倚邦同属于清甜高扬、汤水柔和、苦涩适中的温柔佳人。期间谈到大树茶的制作,做茶最终拼的是资源,要注重源头核心区域的把握,以及毛茶初制的严格把关。否则满池塘的蝌蚪,立秋后,真的不知道有几只能成长为青蛙。

  喝健康的茶,更要学会健康喝茶。落水洞的新茶有点寒,炭炉上的银壶,热气缭绕,提前煮着浓浓的景迈老黄片茶。饮尽老黄片香甜柔滑的茶汤,寒夜里送走朋友,口齿噙香,身心温暖。

小寒茶语:小寒夜静闲谈时所属专题:小寒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小寒茶语:小寒夜静闲谈时》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