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读书,要么远足

  • 要么读书,要么远足
备注: 时间:2018-04-04 16:02:26 阅读:0 次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出自明朝董其昌的《画禅室随笔》。后来就有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再后来,更有能人扩充为:“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自己去悟。”所以,不管是读书、行路,或是阅人、指路,还是自己去悟,我想说的是“身体和灵魂,总应该有一个在路上。”在什么样的路上呢?我想,应该是在自我修行、臻达完美的路上。

今天,我不跟大家交流怎样阅人,因为,我也不太懂;我也不跟大家分享怎样才能得到名师指路,因为,我觉得,那得靠运气;我更不会跟大家讨论自己怎样去悟,因为,我不是你。因此,我今天想跟大家聊一聊,关于读书,关于远足。

首先关于读书,这是一个大命题,如果展开来讲,应该就能讲上好久好久,比如:为什么读书?怎样读书?读什么样的书?每一个问题展开来讲,也都能讲上好久好久。关于远足亦是如此。所以,我今天要讲的是,基于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和“自己去悟”,将读书与旅行,糅合在一起,结合自己读过的一些印象比较深的书,以及我曾经走过的、跟这些书有关的地方,来谈一谈自己的体会,也借此机会推荐给大家,有时间了可以读一读。

在推荐书目之前,我想简单的谈一谈读书的重要性。张元济老先生有一句简单朴素的话:“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季羡林先生在其《读书与做人》一书序言中,还引用了这句话,并以“为什么读书是一件好事呢?”做出了自己的解释。季老说:“书籍是贮存人类代代相传的智慧的宝库......人类之所以能够进步,永远不停的向前迈进,靠的就是能读书又能写书的本领......书是事关人类智慧传承的大事。”纵观古今,凡是才华横溢、有所成就的人,无不喜爱读书(远的不说,近的,比如:我们吕校,文采飞扬,羡煞我等)。因此,读书的重要性,不言自明,毋庸置疑。 

一、一个“乐天派”读两个“乐天派”---林语堂《苏东坡传》

下面我给大家推荐第一本书,就是林语堂先生写的《苏东坡传》。这本书,也许你们当中有人已经读过,但是,我还是想给大家聊聊我为什么喜欢这本书?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沈松勤在给这本书的序言写到:一个人偏爱什么,当然与他自身的秉性与祈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就是俗话所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林语堂偏爱苏东坡的乐天,也正是他所竭力祈求且在其身上具有的东西。因此,不妨说,他的《苏东坡传》是“一个乐天派写另一个乐天派”;换言之,苏轼“乐天”的秉性或“思想的快乐”是贯穿《苏东坡传》的一条主线。我想,我喜欢苏轼,也是因为我比较乐天吧,我常常跟朋友说,苏轼就是我的男神。因此,一个乐天派就是我,读两个乐天派,就是读苏轼和林语堂。

这本书,我用了些时日才读完。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睡觉前,必要跟我的男神约会一番。等困得睁不开眼,然后再心满意足的睡去。有的时候,读到令我兴奋的地方,我会哈哈大笑,然后我老公就会鄙视的瞥我一眼,甚至有时还会说:“神经病又犯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嘿嘿,我略作收敛,然后继续偷笑。

读完了这本书,我还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在公众号“十点课堂”里的“成长图书馆”,又免费的听了一遍这本书。尽管这样,我对苏轼的很多词还不甚了解,能熟记的也就是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但是,令我难忘的却是苏东坡和王朝云的故事。王朝云是苏东坡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在杭州买来的丫环,年方十二。苏轼被贬黄州时,收朝云为妾。在他48岁那年,朝云生下一子,但一年后不幸中暑夭折。

林语堂在书中称赞朝云是苏东坡的“知己”,还举了个例子,就在这本书的第227页下面。故事是这样的:一天,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苏东坡在屋里欣然扪腹而行。他问家中女人他那便便大腹之中何所有。在中文里是惯于说“一肚子学问”。一个女人说是“一肚子墨水”;一个女人说:“你是一肚子漂亮诗文。”苏东坡都摇头说:“不是。”最后,聪明的侍妾朝云说:“你是一肚子不合时宜。”东坡大呼曰:“对!”遂大笑。由此可见,王朝云最懂苏东坡,也可以说,王朝云是苏东坡人生最后的红颜知己。常言道: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所以,在王朝云患疟疾去世后,苏东坡在朝云墓旁修建了一座“六如亭”,并题写楹联: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唉!不说伤感的了,还是说说苏东坡的幽默吧。尽管苏东坡的一生,坎坎坷坷,有起有伏。但不论他处于哪种境地,他都积极乐观,无不显示出他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尤其是书中讲到,苏东坡对他弟弟子由说的几句话:吾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形容他自己,最好不过。

苏东坡酿“桂酒”,炼“丹药”,还发明了“东坡肉”。

下面我就给大家谈谈“东坡肉”。这张图是我们前年在国庆假期,去杭州的时候,在西湖附近的一家杭帮菜馆吃到的东坡肉。东坡肉,其实又叫红烧肉。是苏东坡最早在徐州创制,在黄州进一步提高,最后在杭州闻名全国的。其实东坡肉就是苏东坡亲自动手烹饪的红烧肉。在黄州时,只是在当地有影响,在全国并没有多大名气。真正闻名全国的红烧肉,是苏东坡第二次在杭州时,组织民工疏浚西湖,筑堤建桥,使西湖旧貌变新颜之后,杭州老百姓为了感谢他,听说他爱吃猪肉,就给他送了很多猪肉,苏东坡收到后就让家人将肉切成方块,烧的红酥酥的,然后再给民工送去。民工吃了无不称奇,亲切的将这种红烧肉称为东坡肉。反正我是喜欢吃肉的,也不怕吃胖,因此,看到美食,我毫无抵抗之力,所以那就吃吧。

说到东坡肉的来历,提到了杭州西湖。那我就给大家讲讲我们去杭州的一些经历吧。那一年,就是2016年,9月4日,杭州刚举办了G20峰会,而我们是国庆节去的。因为当时在西湖岳湖景区内,张艺谋导演的“最忆是杭州”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响音乐会,惊艳了世界,将西湖的“淡妆浓抹总相宜”之大美,完美呈现,而且这也是国内首次在户外的水上舞台举办大型交响音乐会。当9月4日我在电视上看转播的时候,我就很期待,要是能到实地去看看该多好哇。可是当我们真正去的时候,舞台都拆掉了。所以到了杭州,我们晚上只能看西湖中的音乐喷泉了。

因为我老公那年暑假才去过杭州,所以他带路,我和公公婆婆、儿子就跟着他,吃过晚饭将车停好后,我们就穿过了不知道几条街,总之一个印象,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因为去的晚,没有占据最佳观看位置,所以,我觉得,还没有我们会展中心如意湖上的音乐喷泉好看呢。为了错峰出行,我们没有看完就回去了。第二天,我们登上了雷峰塔,俯瞰西湖,真美呀!还坐船登上了西湖的湖心小岛,我还拿着一元纸币,和杭州西湖十景之一的三潭印月合影。

说起跟苏东坡有关的其他旅行,还可以给大家讲一讲我们刚刚过去的春节之行。我们这次出行,也是带着公公婆婆,和我们的儿子,自驾去的。因为路途比较远,开车比较累,所以,我们第一站先去了凤凰古城,然后才去大理,洱海,接着去了丽江、拉市海,又去了香格里拉转了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随后又返回丽江,到了玉龙雪山脚下(因为没有买到票,所以没有爬上玉龙雪山,其实在我们去香格里拉的时候,我们还想去看梅里雪山,因为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日照金山,非常美。)后来去了泸沽湖,开始返程,到四川看了乐山大佛,还到了赵雷唱的那首《成都》里面提到的玉林西路的小酒馆,最后去了西安的回民小吃一条街,吃了老米家泡馍,买了老马家肉夹馍做晚餐,就回郑州了。西双版纳因为离丽江还有近千公里,而且路况不好,所以,我们也果断放弃了。留着念想,等着二进云南啦。

在乐山大佛景区内,有一个苏园和一个东坡楼,据景区介绍说是苏东坡曾在此游玩、学习过。我呢,就想知道,苏东坡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因为我知道很多景区经常会“傍名人”,然后造景点,我觉得很无趣。所以,我就百度了一下,结果在简书就看到了一篇旅行杂记《载酒一游--苏东坡与乐山大佛》。

这篇游记是这样讲的:苏轼是四川眉山人,地理上眉山距离乐山不过4、50公里,历史上眉山曾属嘉州(乐山),直到1997年眉山县还属于乐山市代管,出身上似乎有点联系。但苏轼终其一生,有据可查的只是路过乐山大佛游玩过一次,所以说也没有太大的联系。乐山有关苏东坡的传说大多是后人编造的。北宋嘉佑四年(公元1059年),当时二十多岁的苏东坡曾与父亲苏洵和弟弟苏澈同游乐山大佛所在的凌云山,此后不久出川参加科举考试,虽然后来又因父母去世两次回眉山守孝,但并没有再游乐山大佛的记录。

至于大佛景区内的东坡楼,传说苏东坡曾在此读书生活。但此处原本曾是明朝魏忠贤为自己建的生祠,后来魏倒台,就将祠改为纪念苏东坡的东坡楼。苏东坡并未在此读书生活过,所谓苏东坡在此求学、苏东坡在此教龙王三太子读书等民间传说也都是群众创造的。东坡楼横匾上的三个字是从黄庭坚的手迹中收集来的。黄庭坚是苏轼的学生,“苏门四学士”之首,也是北宋文坛、政坛著名人物,因为诗歌上的造诣与苏轼合称“苏黄”,又因为书法上的造诣和米芾、蔡襄四人共称“苏黄米蔡”。1100年,黄庭坚在贬官戎州(今宜宾)期间曾到苏东坡提到过的乐山大佛游玩,并在此地留下一首《 凌云纪游 》。

“凌云一笑见桃花,三十年来始到家。

从此春风春雨后,乱随流水到天涯。”可惜,诗成一年后,苏东坡就去世了,四年后黄庭坚也去世了。

当我把书看到苏东坡去世以后,我的心里真的难过了好长时间呢,一代男神,就此陨落。因此,林语堂先生说,苏东坡是一位令人万分倾倒又望尘莫及的高士,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人物。

关于《苏东坡传》,我就讲到这里了。下面,我再给大家推荐第二本书,这是一本你看了就会爱上旅行的书,我就是因为这本书,对神秘的西藏神往已久了。

二、一场说走就走的幸运之旅--《走吧,张小砚》

这本书,其实是我很早就看过的,而且看了不止一遍。这是一本你无论从哪一页开始读,都会让你上瘾的书。我这次推荐这本书,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在查阅“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问过了度娘之后,有说是电影《罗马假日》里的一句话,有说是余师或是刘屈艳扬写的两本同名旅行书,当然,还有说是这本《走吧,张小砚》里面的。这本书我算是比较熟的了,怎么没有印象?于是从书架上找出这本书,想大致找一下,结果,一读又是几十页。

这本书讲了一个上海的志愿者,在汶川地震的时候曾是志愿者,和其他民间志愿者一起建过几所临时学校,当年课程结束的时候和孩子们约定,要一起去爬直台羌寨,陪他们回一趟家,结果那天大雨滂沱,山体滑坡塌方,上不了山,才约定推迟到第二年再去。结果第二年如约而行,却被告知羌寨举村迁到了离成都比较近的地方。回松潘想买票回去,却得知成绵公路塌方,回不去了。于是他们临时改变计划,开始了一场信马由缰的西藏之旅,没有足够的钱物,没有心理准备,买了一辆摩托车,沿川藏线骑行西藏。两个多月的流浪,在旅途中发生了很多危险、有趣、又令人兴奋的故事。在张小砚给自己写的自序下面,有一句PS的话:此书重口味。可导致辞职、离婚、休学......阅读需谨慎!哈哈,我看到这里,快笑死了,好奇心就更浓了。记得第一次三四天就把这本近400页的书看完了,为了吊大家胃口,也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剧透书中的内容了,若感兴趣,可以自己看。最后我想说的是,张小砚是一个非常率真,又善良的人,所以,一路上,她虽然经历了很多,吃了很多苦,但一直都被幸运之神眷顾。这真是印证我最信奉的一句话:良善之人,天必佑之。记得在《了凡四训》中大概讲到:一般人认为:命在于天不可违。可是通过袁了凡自己的故事,又告诉我们: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就可以改运,进而还可以换命。所以,我觉得,为什么要读好书?因为好书都是教人向上向善的。

     下面,我再简略的给大家介绍两本书,一本是《论语课本》,这本书是孔子的第七十五代世孙孔海钦老师写的,对孔子的思想研究甚透,这是一本适合小学生和初读论语的人看。因为他在旁边有通俗易懂的注释。等你看完之后,可以结合《论语通译》之类的难度较高的书再读。这本书是去年我在福建师范大学培训的时候,听闻孔海钦老师给我们授课,我和朋友课后在福州跑了三家书店才买到的。当孔老师第二次给我们讲课之前,我让他给我签了名。当看到“韩敏女史存正”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写错了,因为他给朋友签名写的都是“女士”,结果我一问度娘,原来“女史”是古代对知识女性的美称,随后得意万分。可能因为我在他的课堂上,听讲得比较认真吧。

还有一套书就是《蒋勋说红楼梦》。因为以前没有读过《红楼梦》原著,因为太深奥了,还有很多字我都不认识,所以,读不下去就放弃了。这些年一直想要再读红楼。听朋友说可以想听听《蒋勋说红楼梦》的音频,再看原著会轻松很多,所以,有一次去书店就拿了这套书。现在又在十点课堂里花了99元,买了成套的音频,每天在听,现在听到第88回,妙玉走火入魔了。我准备听完这套音频,再看这套书(我把这套书放在了卧室的飘窗上),然后再看红楼梦原著,书我已经买好了。

最后,再给大家分享一句我自创的广告语吧:爱生活,爱读书,爱远足。

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里,谢谢!

 

后记:这是我在学校“弘道论坛”第二期作为坛主的发言,文中的图片是我从PPT中截了几张图,PPT里面的照片都是我在外出旅行中拍的照片,有黄山、武汉东湖、杭州西湖、云南泸沽湖、香格里拉、洱海等地。论坛结束,我们校长就把我推荐的第二本书借走了,嘿嘿!


上一篇:用赞美的眼光看孩子     下一篇:悠然绽放丁香花
要么读书,要么远足所属专题:本文《要么读书,要么远足》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5238

要么读书,要么远足相关文章

要么读书,要么远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