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秋雨

  • 谷雨,秋雨
备注: 时间:2018-04-06 14:21:46 阅读:0 次

秋雨,最是精妙无比。看那春雨,丝丝缕缕,细密如织;看那夏雨,狂暴粗犷,如是倾盆,虽各有千秋,可夏雨太急,春雨太柔,并不令人称快,也更不觉得妙。秋雨则独树一帜,“到黄昏,点点滴滴,”兼春雨之精密,并夏雨之磅礴,刚柔并济,岂不妙哉?

        秋雨,妙在感觉。秋雨来时,是大朵大朵的黑云压城,仿佛城市被一个巨大的磨砂玻璃罩住。接着,点点滴滴,丝丝条条,如一位位技艺高超的跳水运动员,在空中旋转着它们优美的身姿,扎向地面,发出清脆的音符:“答”、“答”、“答”。虽然把雨声比做乐曲早已司空见惯,可到了这儿还是逃不开。在这乐声中,地上开满了朵朵晶莹的花,这“花”转瞬即逝,却又在一旁绽开来。秋雨,也在这满地瞬息万变的花中,笑得奔放起来。雨,大了,“哗啦啦,哗啦啦”地叫着,喊着。斜射的雨丝拥挤着一齐拥向地面。路边的水坑“吃胖了”;井盖被顶得露了头;就连脚边的小水洼也沸腾了。喷洒中,迸射中,街上的人们“呐喊”着,抱头鼠窜。可秋雨似一个刚出生的娃娃,哭够了,闹够了,也就消停了。斜射的雨丝少了,稀了,渐渐地,雨也停了,只剩下篷子上的小水滴唱响的平仄了。

       秋雨,妙在情意。人们都说秋雨是“冷雨”,自然的,这“冷雨”也就成了古往今来文人墨客挥笔洒墨,感极而悲的媒介。有辛弃疾”归来华发苍颜“的感慨:”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前自语“;有陆游平生不得志的惆怅:”晚窗又听萧萧雨,一点昏灯相对愁“;有王昌龄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离别之情:”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弧。“这种进亦忧,退亦忧的情怀是秋雨才独有的。

        古往今来,”妙“一直是一种极致的境界,妙即平衡。自然有它的平衡,自然为妙;唐朝的统治者用巧妙的制度,使大唐出现了社会的平衡,文明的高峰;即便是身边的物体也存在着微妙的平衡。而秋雨之妙,在于给生活带来了平衡的转机,为冬过渡;给迁客骚人无限惆怅,成就心灵的梦乡。

秋雨,好妙!


上一篇:清明节记得祭奠     下一篇:春雨
谷雨,秋雨所属专题:本文《谷雨,秋雨》链接:http://24jq.net/qingming/5256.html

谷雨,秋雨相关文章

谷雨,秋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