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上人坟

备注: 时间:2017-06-08 17:39:38 阅读:8 次

  甘肃省玉门市清泉乡新民堡村,古时称这里为惠回堡或回回堡。这是一个小地方,可在这个小地方却长眠了一位大人物,因为他,每年的五月份下旬,周边各个省市的回族穆斯林不远千里都会相聚在这里,来纪念这位大人物。他便是1350多年前经丝绸之路宣传伊斯兰教教义的阿拉伯传教士吾艾斯。他的墓地被当地人称为“上人坟”或“回回堡拱北”“吾艾斯拱北”。
  拱北地处嘉峪关市与玉门市之间,东到嘉峪关市约45公里,西到玉门市清泉乡约20公里。南临312国道,北靠黑山山脉。拱北东北角有一眼泉水,水质清纯甘甜,当地穆斯林称为圣泉,大凡前来祭拜的穆斯林都要尝尝圣泉的水。走时也不忘带些给家人。
  关于吾艾斯生平,留下的资料并不是很多,只是在史料中可以窥得一星半点,如陕西通志馆印《秦边纪略》记载:“在肃州西230里,嘉峪关西160里,城东40里有惠回堡大冢”。可关于吾艾斯墓的神迹却在民间广为流传。临夏上木场清真寺的回族坊民达吾说:“上人坟经常显灵,惠回堡之所以风调雨顺,水草丰盛都是先贤吾艾斯慈悯。有一年,陕西和肃州两坊的教民想把吾艾斯老人家迁走,结果正挖时,吾艾斯给守墓人托梦,说你不管我吗?有人正在挖我哩!守墓人赶到墓上一看,阻止了那些人,给迁墓人说,先贤给我托梦,他不愿意走。还有更神奇的事呢,据说当年把老人家迁新拱北时,打开墓穴后,开坟的人说,墓穴中亮得跟白天一样,香气扑鼻,先贤的皮肤、头发、胡须都在,鲜活如初。”
  1985年,甘肃临夏的穆斯林重新修墓室,后来甘肃玉门的坊民筹资修建了墓室的前殿,并在墓庐西侧修建了礼拜堂,玉门市政府投资修建了接待室,并把上人坟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上人坟已经颇具规模,是阿拉伯风格与中国古典建筑融为一体的拱北,各地穆斯林来此瞻仰者络绎不绝。2011年5月22日,玉门吾艾斯拱北举行纪念先贤暨“拜殿”“礼楼”竣工活动。嘉峪关清真寺近300穆斯林男女参加了纪念活动。除了本地回族穆斯林,临夏上木场清真寺有接近100人乘坐三辆包车,赶到这里,参加纪念仪式。
  仪式由嘉峪关清真寺的马阿訇主持,马阿訇手持一根长约超过1米、直径约有5厘米的圆柱形、绿色并已点燃的大香,走在人群的前排,他的两边是三个满拉,约莫20岁模样,头戴白帽,身着黑色大衣。阿訇和满拉没有拿水桶,但马阿訇左边的一个满拉手里提着一个方形的东西,仔细看时一个手提式扩音喇叭的机器。跟在后面戴白帽的教民个个表现出肃穆、虔诚庄重的神态,每人手拿一根香,嘴里默念着经文往拱北的方向走去。人群中也有少数妇女,年纪都较大,还有老爷爷拉着小孙女。人们双手捧着香,或者右手拿着香,左手拎着一塑料桶泉水,桶中装着拱北东北角被称做圣泉里的泉水,放眼看去许多人都提着装水的桶。快接近拱北时,又有一群人涌了上来,估计是其他地方的教民,众人把一个红色被面状的苫单举在头顶上,接近拱北时,众人都停了下来,做了“杜哇”。手持大香的马阿訇右手持香,左手上举,完成接“杜哇”仪式。
  进入拱北后,人们把红色的苫单盖在墓上,又做了一次“杜哇”。拱北四周跪满了男人,女人们只能在门口或门外跪着。门口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头戴着一顶毡帽,与在场的人不同,但虔敬的神情则一样,可能是附近的哈萨克人。当《古兰经》诵起时,人们沉浸在这种氛围中,老人和女人们都默默流着眼泪,有的已经哽咽地出了声,这是一种无声倾诉,对今生苦难的悲痛,对后世的恐惧,都在此时得到了宣泄。这时,墓室两边的青年站立起来,拿出数码照相机拍照现场,墓室前面,跪拜的人群前面,各种装水的瓶子,也成为一个景观,有塑料桶,还有大小各异的盛水容器,有洗净的胡麻油桶、可乐瓶、雪碧瓶、乌龙茶瓶、营养快线瓶、矿泉水瓶,这些瓶子里都装满了水,盛装圣泉之水,又在拱北墓室前结“杜哇”水,意义不同寻常吧。
  吾艾斯的墓庐上盖上了各色的苫单,红的、绿的、黄的、还有黑底金色的大花的苫单。教民们想把最美丽的颜色送给先贤,以此来表达对它的敬仰与怀念。仪式结束后,马阿訇说,纪念仪式祭拜完吾艾斯之后,临夏上木场清真寺的回族坊民又赶往新疆哈密盖斯拱北。

上一篇:回族大人忌     下一篇:回族五月十七日乜贴
回族上人坟所属专题:回族专题 上人坟专题 本文《回族上人坟》链接:http://24jq.net/minzujieri/3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