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大人忌

备注: 时间:2017-06-08 17:28:05 阅读:5 次

  大人忌,是广州穆斯林一个比较重要的纪念活动,事先都要由伊斯兰教协会正式确定日期,并发出通知,组织祭拜游坟活动。大人忌中的大人,是赛尔德·宾·艾比·嘎宛斯,相传嘎宛斯是唐代入华的伊斯兰教传教士之一,在唐太宗(626~649在位)时期,他到长安(今西安)得到唐太宗礼遇,并为其修建了清真寺。后来嘎宛斯到南京、广州等地传教。去世后葬于广州城外流花桥畔,即今越秀公园对面,该墓建于唐朝贞观三年(629年),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广州回族称其为“先贤古墓”,古时又叫“蕃人冢”,俗称“回回坟”或“响坟”。
  相传嘎宛斯于回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归真,故这一天就成为大人忌的日子,这一天,广东回族及国内外穆斯林聚集于先贤古墓悼念,听阿訇诵经赞圣、祈祷和讲述先贤事迹。关于嘎宛斯的事迹,不仅留存在广州回族的历史记忆中,西北地区也有着相关传说,比如在王正伟整理的回族民间故事中,就有一篇《嘎宛斯的传说》,不过在西北回族记忆中的嘎宛斯,则是一位智勇双全的猛将。可能与西北回族经历的战乱曲折过多,历史人物容易变形成为勇猛的心理想象或替身,或者这些历史人物在西北并没有留下像在广州先贤墓那样的事实物象,容易因民心需要而随意变形。
  广州回族纪念嘎宛斯的大人忌,由来已久,据史书记载,“元至正间,留撒都剌十七家居粤看寺及坟。明季,命回教世袭指挥驻广州,因是兵民日盛。各姓每年必诣响坟瞻拜、诵经,至今相沿不替。而西域诸国服其化,每航海万里来粤,以得诣坟瞻拜为荣,虽极尊贵者,至此亦匍匐膜拜于户外,极其诚敬焉。”(可见,至少早在元代就形成了对于先贤的纪念活动,就是有组织的游坟,这项活动到清朝光绪年间成为定制。民国时期,广州回族延续着这宗历史记忆。“文革”时期,宗教活动停止。1984年恢复了“大人忌”活动,据说恢复大人忌仪式这一天,有百余人参加了这个活动。现在的广州已成为国际性商贸都会,来华经商的阿拉伯人众多,许多国外穆斯林也参加大人忌纪念仪式。
  大人忌这天,伊协在20天前即发出通告,主要内容是活动举行的时间和地点,一般多用一个星期六休息日,现在城市生活繁忙,像这种仪式活动一般都选在周末休息日,方便回族和其他国家穆斯林前来参加。现在参加大人忌活动的人数比以往多了,还有不少阿拉伯等国家经商的人,也前来参加,趋向国际化。紧接着伊协人士介绍大人忌活动主要包括4项内容:第一,阿訇讲述先贤“艾比·嘎宛斯”的生平事迹;第二,集体诵读《古兰经》,每人一段;第三,集体赞圣;第四,一起做“杜哇”向安拉祈祷。
  活动参加人数大约有好几百人,有身着长袍的长者,慈祥肃穆的脸上长髯垂胸;有很多年轻人,脸上露出某种兴奋的神态;有几个戴盖头的中老年妇女,走到嘎宛斯墓前做“杜哇”。有些人在点香,用一支两支或三支,也有的不计数目,一把拿起点燃,点燃后插入墓园外面的香炉中。几个阿拉伯人模样的男子,掺杂在人群中,也不显得多么拘谨,和当地回族的行为举止几乎一样,他们多年在广州经商,回族阿语翻译领着他们参加宗教活动,没了“独在异乡为异客”的陌生感。这时,几个阿拉伯人拿起绸缎质地像被面的礼品(在西北叫做“苫单”,在这里是一种经文布单的意思)盖在墓上。
  仪式结束的时候,有位印度来的穆斯林为大家提供盒饭,另一位巴基斯坦来的穆斯林提供了纯净水。大家分享着简单餐饭,很是融洽地相互交流着什么事情。在场的人们通过仪式表达了对嘎宛斯先贤的纪念,对早期沟通中国—阿拉伯文明交流对话先行者的敬仰。而今天回族、阿拉伯人共同参加这个活动,正是中阿友谊的真实写照。

上一篇:回族古尔邦节     下一篇:回族上人坟
回族大人忌所属专题:回族专题 大人忌专题 本文《回族大人忌》链接:http://24jq.net/minzujieri/3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