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格德尔夜

备注: 时间:2017-06-08 16:40:06 阅读:5 次

  “格德尔”是阿拉伯语的音译,回族穆斯林习称“格德尔夜”,回族把“格德尔夜”叫做“坐夜”或“守夜头”。在“格德尔夜”里,坊民们沐浴后携全家去清真寺做礼拜、诵读《古兰经》、分享美味的食物,坊上的阿訇也会安排一些活动如赞主赞圣、讲“卧尔兹”等,通常这些活动会通宵达旦,直至拂晓。
  回族之所以重视“格德尔夜”,据说安拉在这一夜将《古兰经》降至第一层天,先后通过天使长哲伯勒依传示穆罕默德,作为开创、传播伊斯兰事业的开端。回族穆斯林把“格德尔夜”又称为“前定之夜”或“大赦之夜”,众天使和鲁合(圣灵)降临人间为人们祝福,安拉在这一夜要定夺人们一年的命运,在“格德尔夜”所做的善功,将在安拉那里得到数千倍的报酬,穆斯林们彻夜赞主,大地都显得狭窄、拥挤。在这一夜所有事情将被定夺。因此“格德尔夜”的含义有“珍贵的夜”、“前定的夜”、“特赦的夜”。
  《古兰经》第二章185节经文说:“莱麦丹月中,开始降示《古兰经》,指导世人,昭示明证,以便遵循正道,分别真伪。”这节经文表明《古兰经》是在格德尔夜下降的,也意味着格德尔夜就在斋月的某一晚,究竟在哪个夜晚,教法学家有不同的解释,但大多数学者认为,格德尔夜隐藏在莱麦丹月中,目的是让人们珍视莱麦丹的每一个夜晚,鼓励人们在莱麦丹月多礼拜、赞主赞圣、远离罪恶,认真遵循安拉的命令。中国回族穆斯林习惯把斋月的第二十七个夜晚定为“格德尔夜”。

北京的“格德尔夜”

  这是阿希娅在北京过的第三个斋月了,尽管家人再三嘱咐让她在斋月里封斋,但阿希娅坚持了4天就作罢了,当然这些不能让他(爸爸)知道,要不然,又是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大大的脾气总是那么火爆,发起脾气来像是点燃的炮仗。不过阿希娅知道,大大的心好着咧。
  邦布达(波斯语,晨礼)的时候,大大就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是“格德尔夜”,让阿希娅别忘了去清真寺守夜,这天金贵着呢,平时你不做“乃玛孜”(礼拜),这晚做的“乃玛孜”顶平时的一千倍!阿希娅想想大大的话是对的,本来斋月不封斋,正好用“格德尔夜”补还一下,这样心里也就不愧疚了,瞎(hɑ)汉们形容斋月就是“抢横财”,而尊贵的“格德尔夜”的礼拜等于一千倍的回赐。不过这也没什么羞耻的,真主在创造人的时候已经对这群可怜生物的属性一清二楚了。
  学校附近就有个清真寺,过“圣纪”和“法图麦太太节”(回族的节日)时,阿希娅去过那里,有个乡老马阿姨人挺好的,回民有啥节日总打电话给阿希娅,今天估计她还是要打电话的。撇申(晌礼)的时候,马阿姨果然来电话说,让阿希娅早点去清真寺去帮忙,今天来的人多,寺里准备了很多吃的,附近的坊民们都来帮忙。阿希娅挂了电话,赶忙收拾了下,找了个盖头(回族头饰),放在包包里,匆匆就往寺里赶。在寺门口,阿希娅把盖头拿出来搭在头上,进清真寺不搭盖头是会被人嘲笑的,不属于正宗的回民。
  寺里的坊民们正忙得热火朝天,寺管会的主人米大爷正在大殿门前指挥装彩灯。大殿门口已经挂上了一幅绿底金字横幅“欢度格德尔之夜”。后厨更是热闹,女人们说说笑笑,但分工有序,淘米的淘米,炸油香的炸油香,煮肉的煮肉。马阿姨是这帮妇女的头儿,正在那里安排工作。今天的主食主要是肉粥、油香、炖牛肉、肉松、丸子,还有周边回民饭馆送的“糖卷果”“蜜三刀”“艾窝窝”。有的阿希娅也没见过,估计是北京的特产吧。阿希娅心里嘀咕着,首都清真寺就是排场,以往在家乡过“格德尔夜”,最丰盛的也就是烩菜、油香。就那村民们吃得那个满福(满意),要是他们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还不羡慕死!
  日暮时分,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好多是携家带口来的,有的是奶奶、爷爷带着小孙子、小孙女的,中老年人比较多,也有像阿希娅这样在北京求学、做生意的外地穆斯林。开斋时,乡老们捧手接开斋“杜哇”(祈祷),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悦之色。大家喝了香茶,吃了椰枣和点心,然后上殿礼“沙目”(昏礼)。接着就开斋,阿希娅和马阿姨帮忙舀肉粥。今天来的人真不少,阿希亚舀肉粥舀得手腕子都感觉酸痛,阿希娅想着大大平时说的,帮助人真主也会承领的,不比做乃玛孜的好处少,想着想着就不觉得累了。
  夜色降临,清真寺外的彩灯都亮了,大殿前的彩灯也亮了,清真寺和坊民整个被环绕在这七彩的光中,阿希娅想着,天堂是不是也这般绚丽。阿希娅在遐想中,那熟悉的诵经声已经从喇叭里传出。帮忙收拾完厨房后,阿希娅也上了大殿,阿訇已经开始讲“卧尔兹”,北京的阿訇念经的声音真好听,讲的“卧尔兹”也使人信服,家乡的阿訇念《古兰经》时还带有方言,以前阿希娅总觉得家乡的阿訇是最正宗的,看来还是自己没见过世面,等回去见了大大,一定要告诉他这事儿,他要不信让他来听听。
  坊民们跟随阿訇念完讨白(忏悔词),做完乃玛孜,有的就回家守夜去了,但有些老人还是坚持在清真寺守夜,“改做”(补还)以前欠缺的乃玛孜。阿希娅打算今晚呆在寺里,这会儿回去学校大门也关了。好在马阿姨也在清真寺守夜,她也有个伴,做了几番礼拜后,阿希娅就翻读《古兰经》,以前也没时间专门读。午夜时,阿希娅就犯困了,真想拿个火柴棍把眼睛撑住,可不能在这睡,会让人笑话的,再说她来的初衷不是来睡觉的,一定要坚持。看看大殿四周,多数的老人有的做礼拜,有的在念《古兰经》。马阿姨依旧端跪在那儿,手里掐着“泰斯比哈”(念珠),嘴里祷告着;有的随奶奶、爷爷来的小孩儿,早都依着奶奶爷爷的腿四仰八叉地睡着了;有个中年人靠在大殿的墙上似睡非睡;一个留着长白胡须、慈眉善目的老人,估计实在是坚持不了,跪在大殿上,手里拿着泰斯比哈(念珠),打着盹儿。看着那个老人让阿希娅想起了她的巴巴(爷爷),那个可爱的小老头。一个小伙子跪在那里高声诵读《古兰经》,仙乐般美妙的诵经声在“格德尔夜”寂静而肃穆的夜空中久久回荡,人们被这美妙的声音所感染、端跪、倾听。清真寺内灯光明亮,人们就这样整整一夜静坐、诵经,直到吃完备斋的饭食。晨光熹微,邦布达的时间到了,毫无睡意的坊民们沐浴净身,又一次虔诚地步入礼拜殿。

上一篇:回族斋月     下一篇:回族开斋节
回族格德尔夜所属专题:回族专题 格德尔夜专题 本文《回族格德尔夜》链接:http://24jq.net/minzujieri/3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