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五一劳动节的战歌声

备注: 时间:2014-04-28 12:25:40 阅读:121 次
  每年的5月1日,巴黎都有传统的大游行,纪念工人阶级的这一战斗节日。当年美国芝加哥的劳动者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发起游行的日子,早就成了全世界工人阶级和劳动者的节日。但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会有哪一个城市比巴黎更记得这一天。
  那一年是1991年,我跟着一个法国朋友去参加由法国总工会(c.O.T.)发起组织的“五一”大游行。朋友告诉我,他每年都要来,不管是谁发起,是左翼政党,还是工会,他都要来和工人兄弟、左派战士一起在巴黎的大街上走一走,以显示工人阶级的团结、决心、理想和力量。
  按规定,下午3点钟在共和国广场集合。我们从地铁站一出来,看到偌大的一个广场早已是人山人海,一片喧嚷与嘈杂之声冲天而起。听说在那天上午,由勒庞领导的极右派组织国民阵线(F.N.)已经组织了另一个名叫“贞德之游”的传统游行。本来,圣女贞德是法国历史上的一个女英雄,这个年仅17岁的牧羊女在她的祖国——法兰西——遭到英军入侵的危急时刻,从家乡出发,星夜兼程,赶到奥尔良去为法王解围。他说服国王,统帅法军,连战连捷。后来因被叛徒出卖而陷英军之手,被活活烧死。为纪念这个民族英雄,奥尔良等地每年都要举行纪念游行。人们通常要选一个品学兼优的少女装扮成贞德,骑在大马上走在游行饰。“贞德之游”原本无疑是“爱国主义”的传统游行。但这样一项活动,由国民阵线来组织,就显出了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味道。国民阵线鼓吹排斥外国移民,以保证本国人充分就业的政策,强调把法国人的利益放在首位……它的右倾排外政策尽管得到了一些中产阶级人士的拥护,但为广大劳动者反对。
  共和国广场上的人们听到国民阵线游行的消息,纷纷表示愤慨,表示要来一个“反游行”,在规模、气势上压倒它,以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兰西精神来对抗排外、自傲的沙文主义情绪,以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来对抗狭隘的民族主义意识。
  和往年的“五一”游行一样,所有的左派政党都参加了,其中有社会党、共产党、法共马列派、共产主义革命联盟(LCR)等;所有的左派工会也都参加了,其中有法国总工会(c.G.T.)、法国民主总工会(C.F.D.T.)、农业总工会(C.G.A.)、工人力量总工会(F.O.)。许多民间组织也参加了,如反种族主义运动(MRAP)、绿色和平组织等。此外还有许多外国侨民的左派组织,像阿拉伯各左派组织、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土耳其库尔德派,等等。人数估计有近10万,比上午国民阵线游行多了数倍。
  游行从共和国广场出发,沿圣马丁林荫大道、圣德尼林荫大道、蒙马尔特林荫大道、奥斯曼林荫大道一直到圣奥古斯丁教堂广场为止。4点开始,6点多才告结束。由于是各派各组织的联合游行,出发的先后要按照事先商定的顺序。我们那一拨还在广场上等候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队伍从前面过去了。他们打着红旗,举着中间挖出了一个一个小洞的横幅,一些人还扛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画像,还有毛泽东的画像,这些不禁使人想起了多年前在我们的“五一”游行时也常常见到的情景;也有我们中国人没见过的景象:托洛茨基的画像、卡斯特罗的画像也在一些人的头顶上晃来晃去,这都是极左派组织的队伍;有的组织安排了装有高音喇叭的宣传车,一路高歌劲曲,合着迪斯科音乐的节奏喊出政治口号;有的活动分子一边走,一边给游行者和街旁的观众发传单;还有人举着漫画,把勒庞画成一头野牛的样子,还有的高喊口号:“打倒国民阵线!”“国民阵线(F.N.)不是好东西!”F:就是法西斯;N:就是纳粹!”分明是针对上午的那场游行。还有一些场面,我们没有看到,倒是晚上在电视报道中看到了:一些身居政府要职、或是担任国民议会议员、参议院议员的左派人士,穿着笔挺的衣服,披挂着耀眼的绶带,装模作样地走在队伍的前头……我后来问过带我一起去游行的朋友,那些左派“官员”表演得如何,是否有哗众取宠的味道?朋友说,不管他们如何表演,他自己是为了理想而去游行的。
  游行到圣拉萨尔火车站附近的圣奥古斯丁教堂广场为止,算来已经走了4公里左右的路。由于我们已是队伍的尾巴,后面的警察车队和清洁公司的车队一路跟随着,一路轰鸣着,一路已经在工作了。警察的职责很明确:一是维持游行秩序,二是应付紧急的意外情况。游行之前,他们要在头里封锁交通,设置路障,游行后,他们还得在后面清除路障,恢复交通。我向后望去,只见人高马大的巴黎警察正在把一个个路障拖回到警车上。清洁公司的扫地车也在一路忙不迭地喷水,清扫,把被游行者弄脏的地面再次弄干净。这点我深有体会,作为游行队伍之尾,我们走过去时,路面已有许多纸屑、传单片、碎气球片、掉落后又被踩烂的花瓣、食品渣,那情景有点像一场激烈的足球赛之后的球场看台,不打扫已然不像样了。朋友告诉我,有时游行发生冲突时,路面上还会遗留下衣服、鞋子、石块(也不知道是怎么带来的)、碎玻璃渣、烂水果(可能是作为武器来投掷用的吧)等等。
  警察与清洁工人在那里做着安全保障和卫生保障的本职工作,另一群人却在那里为理想而游行、呐喊、高唱。游行结束时,一个组织内的同志要团团围成一堆,高唱《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法国人唱《国际歌》和我们中国人有一些不同。他们歌唱时,个个神情严肃,紧握右拳,高高举过肩膀。当然,他t/]P昌的是欧仁·鲍狄埃的法文原词,惟有“英特纳雄耐尔”(1’Internationale)一词因为是音译,故而全世界类似。但确切地说来,其音听起来更像“兰戴尔纳肖纳勒”。而且在最后的那个“纳勒”音上,唱得拐了一个调,成了“纳~~勒”,不知道皮埃尔·迪盖特的原曲是否如此。
  唱完《国际歌》,正赶上太阳下山。同志们匆匆告别,各自回家,我和那位朋友也握手道别。在走入火车站的一瞬间,我抬头望了望,只见西边的天际一片绯红,那晚霞中仿佛还在回荡着《国际歌》的歌声……我的那位朋友是一个法国共产党党员。
上一篇:五一劳动节专号     下一篇:五一国际劳动节的诞生
巴黎五一劳动节的战歌声所属专题:巴黎专题 五一专题 劳动专题 歌声专题 本文《巴黎五一劳动节的战歌声》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