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禄车习俗

备注: 时间:2017-09-02 10:24:11 阅读:0 次

  又叫“老社火”、“秧歌子”,酒泉古老的民间社火集体舞蹈。其场景舞姿朴实矫健,乡土气息浓郁,颇受群众喜爱。

  酒泉“福禄车”以舞蹈形式表现酒泉先民原始婚俗,具有俗、谐、丑、乐、乐舞并茂、粗犷豪放、易学易记、人数愈多愈乐的特点。由二男二女表演,即媒婆、姑娘、男子、车夫四个角色。四个角色中,媒婆极丑,是传统社火中的丑角,是“福禄车”中的“女一号”,常由男子饰演。青年男子饰演第一次推车去媳妇娘家的女婿,农村青年的打扮,是“福禄车”中的“男一号”。短暂的故事在他们之间展开。年轻姑娘饰演新媳妇,表演中她“撑着”福禄车子在行走,虽非主角,却是最负重最辛苦的人,车夫是配角。表演内容主要突出原始婚俗,以说媒相亲、回娘家等过程场景为主线,具体故事是婚后三天新婚夫妇与媒婆三人一起回娘家的过程,以田野间的乡村道路为场景,内容真实生动,动作夸张逼真,乡土味十足。酒泉“福禄车”表演的角色个性鲜明,配合默契,动作夸张诙谐,以不同的舞姿或肢体语言将婚俗中这一段里经历的故事演绎得惟妙惟肖,也将各角色的心理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

  福禄车表演时,以彩绸或花布做成的基本道具“福禄车”,酷似花轿,两侧画有车轮,行走时媒婆用红绳子在前面拽着,由只露上半身的姑娘带着车行,两人的配合要十分协调,表演才能有真推车和真坐车的观赏效果。车速时缓时急,忽而向左,忽而右转,一阵儿平稳,一阵儿颠簸,仿佛路途有多么遥远。年轻的丈夫显得快乐而用力。媒婆边“走”(可能是坐在车子上)边舞,又是吮嘬她的长长的烟杆,又是点头晃脑暗自得意收了些许礼金,或者为说成了一段好姻缘而高兴,情不自禁地纳一会儿又大又厚的鞋底。其表演因丑到极致而有了审美的奇效。在一段上坡路中,大抵是媒婆嫌青年男子太慢,又仗着有恩于青年便指责了他。青年男子当着媳妇的面被别人指责,就有些不自在了,于是和媒婆争吵了几句,气不过,索性把车子撂下蹲一旁使性子赌气。眼看天色将晚,媒婆或许是想着她的礼品或一顿丰盛的晚饭吧,开始耐心地给青年男子做思想工作,时而和风细雨,时而连哄带骗,或疾言厉色,或眉开颜笑,甚至拳脚相加也在所不惜。这为他们的即兴表演留下了很多自由空间和可能。演员的表演越大胆越多有发挥,就越能受到观众喜爱。最终,媒婆与青年达成和谐。男青年愉快地推起车子,媒婆则拉起红绳子在前面用力地扯拽着,终于走上了这段高坡路。姑娘饰演的新媳妇也为此而感到高兴,“携带”车子以优美轻盈的舞蹈配合他们的表演,一路走回她的娘家去了。

  “福禄车”表演,主要紧紧依靠鼓点的各种变化来指挥和引领。

  鼓点节奏有多种变化,鼓点的快与慢、舒与缓、高亢与沉稳,掌握着故事情节的展开:高潮、矛盾、曲折与结局,同时还起到烘托俗世欢乐的现场气氛和激发演员表演情绪的重要作用。“福禄车”表演时一般不带唢呐伴奏,仅以鼓点烘托气氛。其形式是慢起渐快,具体为:

  |咚─咚─咚─ο|咚─咚─咚─ο|咚─咚─咚─ο|有时,“福禄车”表演还带有唢呐伴奏,常用调是2/4拍的《旱船调》。

  “福禄车”乡土气息浓郁,是酒泉人民集体智慧和创造精神的体现,它展现了酒泉农村百姓的精神风貌和性格特征,是酒泉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可以增加乡民们友好相处的亲和力、凝聚力,而且可以增强农民们参与社会生活的信心感和价值感,同时又可以活跃农民们的文化生活并借此传授农业生产经验和文化知识。

  2008年,“福禄车”被甘肃省人民政府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上一篇:锣鼓阵习俗     下一篇:二鬼打架习俗
福禄车习俗所属专题:福禄车专题 习俗专题 本文《福禄车习俗》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