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起源考三

备注: 时间:2014-07-15 17:23:16 阅读:132 次
  古代中国是农耕文明较为发达的国家。在这种背景下,农耕礼仪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往往与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古代求雨礼俗就反映了这样的特点。仔细分析寒食习俗和介子推传说,可以发现它们都是以求雨礼俗为载体的农耕文化的产物。农耕文明中的求雨礼俗,应是产生寒食习俗及介子推传说的背景和根源。
  子推传说中的雨旱意象
  我们首先就从子推传说开始,看看其中包含着怎样的枯早和雨露意象。
  (韩诗外传)卷一第二五章说,介子推、鲍焦等人“虽枯搞弗舍也”。“枯稿”,实就介、鲍二人而言。在古代,鲍焦抱木立枯的故事广为流传,而鲍焦“抱木立枯”与子推“抱木播死”又往往并举,“其事亦棍而为一”。所以也就有子推“枯”死的传说,如《楚辞·九章·惜往日》:“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君寐而追求。”王逸注以为立枯是烧死所致。《庄子·刻意》释文引司马彪注日:“枯搞若鲍焦、介推,赴渊若申徒狄。”
  晋文公反国,介子推不肯受赏,自赋(龙蛇之歌》以陈其志,不妨先看两种歌辞文本:
  有龙于飞,周遍天下。五蛇从之,为之垂辅。龙反其乡,得其处所。四蛇从之,得其露雨。一蛇羞之,桥死于中野。
  ((吕氏春秋·介立))有龙矫矫,将失其所。有蛇从之,周流天下。龙既入深渊,得其安所。蛇脂尽干,独不得甘雨。((新序·节士))首条高诱注云:“露雨,膏泽。”泽,本义是水泽、雨露之意,如《汉书·扬雄传》“泽渗漓而下降”唐颜师古注:“泽,雨露也。”由雨据的滋润,又引申为膏泽、德泽、恩惠,如“泽及万世”((庄子·大宗师》)、“膏泽下于民”((孟子·离类下))。高诱以引申义解释“露雨”,反而淹没了歌词的“本义”。明徐光启《农政全书》卷一一所谓“亢早之年,望雨如望恩”,为子推传说雨早意象的正解提供了注脚。清毕沉校《吕氏春秋》引梁仲子(履绳)云:“桥死疑是搞死。”子推〔亦即蛇)的立枯稿死,就是酷旱干枯的结果,所以在《新序》中子推也才有“蛇脂尽干,独不得甘雨”的感叹。
  子推传说的雨早意象在另一篇类似故事里有更为直接的表现,《说苑·复恩篇》云:
  晋文公出亡,周流天下。舟之侨去皮而从焉。文公返国,择可爵而爵之,择可禄而禄之。舟之侨独不与焉。文公酌诸大夫酒,酒酣,文公日:“二三子盘为寡人斌乎?”舟之侨进日:
  “君子为赋,小人请陈其辞。曰:‘有龙矫矫,项失其所。一蛇从之,周流天下。龙反其渊,安宁其处。一蛇省乾,独不得其所。’”文公崔然日:“子欲爵耶,请待旦日之期;子欲禄耶,请今命糜人。”舟之侨日:“请而得其赏,廉者不受也;言尽而名至,仁者不为也。今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草兴起,莫之能御。今为一人言施一人,犹为一块土下雨也,土亦不生之矣。”
  遂历阶而去。文公求之不得,终身诵《甫田》之诗。
  宋叶大庆《考古质疑》卷四“龙蛇之章乃介子推事非舟之侨事”
  条说,“‘龙蛇之章’载于《说苑》者有二,其一则介子推事,其一则舟之侨事”;而《左传·禧公二十八年》载,城濮之战,舟之侨先归,文公戮之以询,民乃大服;则“安有所谓文公求之不得,终身诵《甫田》之诗乎?”“以此而观,龙蛇之章乃介子推事,刘向惑于多闻,而不知笔削,遂联载之以为舟之侨事,非也”。叶说甚是有理。在《复恩篇)中舟之侨事紧接介子推事,二人不仅姓名相近,且行事、言语酷似。
  尤其重要的是,舟之侨和上引(吕氏春秋》、(新序》中的介子推,在干枯之蛇不得雨露的自喻上也彼此印证。在《新序》介子推事中也有宴会酌酒、歌以咏志、厚赏不受的情节,与(说苑)舟之侨事极似,知舟之侨事应是出于介子推事的附会。子推有“不得甘雨,之叹,在舟之侨故事中雨早意象更是昭然若揭:“沛然”施雨,而一蛇“耆乾”(耆指脊背),“雨旱”的原义可能比引申义更重要。
  恰恰就是文公终身所诵这首《甫田》之诗,也是求雨事象的表达。该诗序唐孔颖达疏说:“以赋重而民逃散,农人失职,由政烦赋重所致。”盖谓农人失职。《史记·晋世家》载,由于周襄王求救于晋,文公赏赐从亡者之事一时中断,禄未及子推。《复恩》似谓文公失职。表面看来,文公之诵《甫田》是为其一时忙碌或疏忽而懊悔,文公当然有懊悔之情,但原诗却反映了农人躬耕南亩(并未失职)的情形,其中尤其突出地描写了他们祭祀田主以祈甘雨的仪式场景:
  “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以方。我田既减,农夫之庆。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樱黍,以毅我士女。”可见,文公在为自己的臣属懊悔时,终身吟诵“祈雨”之诗,臣属又以不得“甘雨”为憾,这不正说明子推传说跟求雨俗信有关么?
上一篇:寒食起源考二     下一篇:寒食起源考四
寒食起源考三所属专题:寒食专题 起源专题 本文《寒食起源考三》链接:http://24jq.net/hanshijie/1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