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茶语:大雪养藏莫饮凉

备注: 时间:2017-10-25 13:07:52 阅读:0 次

  大雪节令,泉城未落下半片雪花,却下起了茫茫的细雨。

  一大早,郑兄约我一起喝茶。放下电话,我提早清理好红泥炭炉,生炭煎水。茶席上缺少大雪节气的供花,我便走进隔壁的花园,雨中寻梅,可惜腊梅未发。雨雾霏霏中,我到塘边采撷一枝干枯荷叶,拣拾一只破败的莲蓬,快步回到茶室,用龙泉月白梅瓶供养,颇似八大山人荒寒冷寂的残荷写意。

  竹炉汤沸火初红,茶烟袅袅中,郑兄嘘着寒气进门,带来十克已拆好的普洱老熟茶分享。朱泥壶瀹泡,洗茶一道,留存浇花,二至四水,茶汤稍薄,厚滑不足,汤里有微微的糯米香。

  品过后,我经验主义地认为,此茶陈期不过十五年。郑兄知道这款茶的底细,笑言再喝试试。五水后,我更换老铁壶煮水,提高水温,茶质陡然一变,色若血珀,汤厚水滑,沉静的药香,在汤中隐现,陈茶特有的米汤感,入口即化。再饮,体感明显,胃肠暖热,腹背汗感。

  此刻的我,面露惭色,立刻修正了自己的观点,此茶陈期应在三十年左右。判断一款茶,不喝至尾水,不细看叶底,轻易所下的结论不会客观。

  茶虽能解渴涤烦,但来日方长,喝的是一个人茶俱老的理,因此,茶的滋味、厚度,需要在一段静好的光阴里,蕴育暗香,沉凝积淀。

  茶如人生,但凡一个人过了“知天命”的年纪,都会趋于温和、含蓄、淡泊、耐品。

  好的熟茶,需要岁月的洗礼与雕琢,在岁月的光影里,熟茶的前世来生,依稀可以有规律判断:

  生茶渥堆发酵后,三年以内的熟茶,茶汤里一般会残有渥堆的土腥味道,茶汤稍有浑浊,口感略有燥气,茶青粗老的会有焦糖香气,也就是老人们常说的“勐海味”。茶青级别较高的,如工艺精到,会出现花香、荷香。

  陈期三年至八年的熟茶,茶汤不再燥喉,汤色深红透亮,汤感的甜度和厚度增加,基础香气里,日渐浓郁的转化出煮米饭的诱人香气,让我们能喝出烟火气息里的亲切,那味道,是离乡游子吃到妈妈新煮米饭的温馨和关怀。

  十年以上的熟茶,熟米香里有了陈韵、木香,入口便有身置江南庭院深深的陈香气息,汤色转为深邃的酒红,汤感细腻丝滑,日益甜润,其后,与岁月红颜俱老,渐入陈韵、药香、化感的妙境。

  大雪雪盛,进入了隆冬时节,要注意保暖祛寒,养阴护阳。室内如不过于温燥,就要少饮寒凉的绿茶、白茶、发散较强的清香铁观音、单丛茶等。

  冬养藏,最幸福的是,午后有一杯甘温的红茶、普洱熟茶、老白茶相伴,暖暖的日光里晒晒后背,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大雪茶语:大雪养藏莫饮凉所属专题:大雪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大雪茶语:大雪养藏莫饮凉》链接:http://24jq.net/daxue/4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