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思绪

  • 清明思绪
备注:草房子 时间:2018-03-21 15:35:55 阅读:0 次

立春雨水惊蛰春分,一个个节气像赶趟似的聚拢来,小草绿了,桃花红了,李花白了,菜花黄了,河水暖了,人儿笑了,春光越来越明媚了。而街道口的那一个个燃烧的痕迹告诉我:清明时节又要到了。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我的思绪随着那亮光飞远……

“小燕,小燕,回来吃饭了!”那悠长的声音是姥姥在催促贪玩的我。我被周围的叔伯阿姨们称为“豆芽儿”,因为父母工作忙碌,因为父母要照顾年迈的太姥姥,因为住房紧张,我的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春天下河玩水,夏夜捉知了的幼虫,秋天扎落叶,冬夜捉迷藏,我的童年似乎都是在玩。玩儿,就会忘记时间,即使暮色起也会浑然不觉。这时,那一声声绵长的呼唤就会穿透院墙、树木传到我的耳畔。我会立即退出任何游戏,一路狂奔向家的方向。姥姥站在门口, 看到我回来,忙说:“别跑,饭还热乎着呢。”

姥姥给了我一颗温柔的心。长大成家,我每次回妈妈家,都要到姥姥家,和姥姥说说话。发了工资,虽然不多,我都要给姥姥上交一小部分。走时回望站在门口的姥姥,耳畔回响的似乎依然是那声呼唤:“小燕,小燕,回来吃饭了!”

姥爷私塾出身,却不是个学究,他对新生事物永远不拒绝,而且乐于尝试。在上世纪70年代,姥爷给予了我女孩子的物质和精神骄傲。红绫子扎小辫儿,吃上海牌泡泡糖和大白兔奶糖,听孙静修爷爷讲故事,周围的小朋友只有羡慕的份儿。至今我还记得姥爷关于咖啡的独特说法。姨夫在报社工作,朋友送来了一罐雀巢咖啡。我和堂妹知道咖啡很贵,献殷勤地给姥爷泡了一杯。看着姥爷没有任何表情地喝完,我们两个眼巴巴地等着姥爷说味道。姥爷放下杯子,一本正经地说:“一股红薯粉条烧焦的味道。”我和堂妹憋不住哈哈大笑,姥爷的味觉好独特。写到此,我拿过我刚泡好的咖啡闭目深吸,让那味道氤氲,慢慢沁入。

如今,姥姥和姥爷已经作古多年,但每次回去,我明明知道那院落里已经没有了喊我吃饭和给我买泡泡糖的人,但脑海里总会冒出一句话:妈,我到姥姥家一趟。

爸爸是家里唯一喊我学名的人。因为部队生活的浸染,因为从小就没有母亲的关照,他一生正直、勤俭能干。爸爸去世前十来年一直有病,后面几年更是与病床成了朋友,到最后,他瘦弱不堪,记忆消退得有时连儿女都记不清楚。虽然我心里一直知道有这样的结果,可是在重症监护室,通过胃管喂爸爸流食的时候,我的心依然如钝刀磨割。似是感觉到生命的即将逝去,几乎失语的爸爸看到我时,平时有些木讷的眼睛闪着不一样的光彩,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我忍着眼泪,与爸爸说话:“爸,你要多吃点饭,有力气了我们就出院。你要好好配合医生,你外孙子还等着您看他娶媳妇呢。”爸爸似乎也知道我知道他的心意,很是配合地吃饭。

探视时间到了,我拉着爸爸的手:“爸,大夫让我们出去了,我明天再过来看您。”走出,看到缓缓关上的房门,我的心堵得厉害,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泪水恣意流下。天不遂人愿,当天晚上,爸爸就走了。这是我喂爸爸的最后一顿饭。

清明时节,我也要带着干果和纸钱到公墓去了。在升腾的烟雾中,我会告诉姥姥:不管多忙,我都记得按时吃饭。告诉姥爷:我一直拥有自己的骄傲,不被物欲所左右。告诉爸爸:我一直在踏实努力地工作,丰富着自己,帮助着别人。

姥姥、姥爷、爸爸,我爱你们!你们健在时我说不出口的这句话,让我在心里、在梦里一遍一遍地说给你们听吧……


清明思绪所属专题:本文《清明思绪》链接:http://24jq.net/chunfen/4874.html

清明思绪相关文章

清明思绪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