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三新宴

备注: 时间:2014-04-26 20:01:07 阅读:249 次
  立夏,是我国古代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农历四月间(公历5月6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45度时开始。
  我国古代,习惯上以这一天为夏天的开始。每年这天,民间都要举行一些活动,迎接庆祝夏天这一上承春耕下启秋收的季节的到来,从而形成一年一度的立夏节。
  立夏的迎夏活动,古已有之。据史料记载,远在周代,就已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迎夏礼仪。据《礼记·月令》记载,周代,每到立夏,天子都要亲率三公九卿大夫到南郊去迎夏,并举行隆重仪式,祭祀炎帝、祝融。汉代,迎夏活动承自周代。史书记载,汉代迎夏大礼中,车旗服饰一律赤色,同时要歌《朱歌》,舞《云翘》。到了宋代,仪式更加繁琐复杂。
  除迎夏外,宋代还依礼举行祀南岳衡山、会稽山,以及祀南海、江渎等仪式。明代以后,出现了立夏尝新的习俗。据明人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记载,立夏这天。杭州城里各家各户都要煮由左邻右舍索得的茶,制成“七家茶”来饮用;一些富家大户,还要竞相比试奢侈,“水果上都雕刻上各种花纹,装饰上金箔,而各种香汤的名目,有茉莉、林禽、蔷薇、桂蕊、丁檀、苏杏等,用哥窑、汝窑的名贵瓷盆盛着,只是供人喝一El而已”。另外,明代宫廷有在这一天启冰颁赐文武大臣的习惯,以表示为臣子们御暑防热。
  清代,承继了历代相传的一些立夏节活动内容,同时,一些方面又较前更加丰富。
  据清顾禄《清嘉录》说,清代古城苏州的立夏活动,十分热闹和细致。其中。主要有祭神、馈节、秤人等习俗盛行。
  祭神,是立夏节各家各户都要做的首要工作。届时,将樱桃、青梅、襁麦等三种刚刚收获的新鲜果实摆在供案上,用以祭祀神灵祖先。这叫做“立夏见三新”。
  馈节,就是街市上酒肆的主人们,在立夏日将酒酿、烧酒,免费馈赠经常光临的主顾,以示对客人的感谢和友好之意。
  秤人,也是一项重要活动。因人夏后天气持续炎热,人们多睡不好、吃不香,出现“注夏”现象。所以在入夏之始的立夏日,人们多测一下体重。秤好之后,各人记住重量,到立秋日再称一次,两相比较,以了解整个夏天的肥瘦程度。围绕“注夏”,除秤人外,人们还盛行一些别的活动。如,从左邻右舍索求一点茶叶,汇集一起,取隔年的“撑门炭”来引火烹制,人称“七家茶”;小孩子要吃一点猫狗的剩饭,俗称“猫狗饭”;这一天无论冷热,人人都要穿一套纱衣;严禁在这一天内坐在门槛上等。据说,只要这一天中做到上述这些,就可保证一个夏天身体强健,避免“注夏”。
  立夏节的节日饮食,因为南北各地天气渐热,各种新鲜水果和鱼类陆续上市,所以显得格外丰富和新颖。
  先说一说南方的立夏饮食。南方立夏节的餐桌上,“三新”最为引人注目。
  所谓“三新”,一般是指樱桃、青梅、祸麦以及蚕豆等。这些果品食物,因为都是当年初次上市,所以称“新”。除作为“祭神”的供品外,它们也是人们下酒的佳肴。呷一口甘冽的烧酒,咬一口松脆的青梅,品一品红润甜酸的樱桃,令人口舌生津、周身痛快;再夹起一点耦麦,未及入口品尝,香气早已扑鼻而来,令人垂涎欲滴。清代苏杭名士蔡云有诗盛赞说:“消梅松脆樱桃熟,稿麦甘香蚕豆鲜。鸭子调盐剖红玉,海狮人馔数青钱。”
  由上引蔡云诗中不难发现,水乡泽国的立夏美味,远远不止这些,还有许多鲜活“时新”之物,纷至沓来。正如当地名士赵筠所说:“山中水果海中鳞,落索瓜茄次第陈。”花色名目之繁多,由此可见一斑。当地人不无自豪地宣称,三四月卖时新,大概每五天就可以推出一个新鲜品种。这其中,有王瓜、茄子、诸色豆、诸海鲜、枇杷等,的确可以说是琳琅满目、接踵而至。吃起来,或则清香可口,或则甘液满嘴,或则余味悠长,或则宜气舒心,样样都是味美新鲜,足以让人的口嗜之欲彻底过把瘾。
  江浙一带地区,还流行“立夏日,吃补食”的习俗。如健脚笋、立夏蛋、螺狮、五虎丹(其中包括红枣、黑枣、胡桃、桂圆、荔枝)、三两半(党参、黄芪、当归各一两,牛膝半两)等,都是进补的主要材料。南方入夏后暑热肆虐,吃一些补品,对帮助身体抵御漫漫酷夏的折磨,当然有不小的益处。
  北方立夏的饮食,在品种和规模上,都无法与南方相匹敌。这是因为,北方立夏时天气相对南方来说为稍冷,新鲜果品蔬菜未能尽数上市。如北京,立夏日,人们都是将平时曝晒晾干的米粉春芽,用糖、面拌合到一块,拿油来“煎作各式果叠”。各家各户,还要相互馈赠,尝尝别人家的手艺。
  小儿的宜夏食物,则是将清明时用柳枝串起来的各种点心,拿出来用油煎一煎。煎好后,小儿用手把住柳枝,啃食这黄澄澄油汪汪的点心,越吃越香,越香越吃。人们认为这样吃法,可保小儿“宜夏”。其实,这种吃法,小儿既觉有趣,吃起来又香,可以多吃一些。而多吃一些,自然可以有益于身体强壮了。
  至于京师富家大户及一些官宦世家的立夏饮食,当然不会如此简陋,而是十分豪华。据说,最流行的,是立夏节品尝“冰果”。所谓“冰果”。据清徐珂《清稗类钞·饮食类》介绍。就是将鲜核桃、鲜藕、鲜菱、鲜莲子之类的应季果品,洗净后,加人一些细小均匀的冰块。冰浸鲜果,果化冰水,果更鲜艳,冰愈晶莹。
  一块下肚,凉气“彻齿而冰心”。对烈日当空的立夏日中的人们来说,真是难得的好享受。夏天冰块难得,保存更是困难,平民百姓自然无缘享用。只有贵族大户才能品尝到这诱人的滋味。据记载,清末醇亲王府的贵族们,每到立夏,都要到京城什刹海北岸的“会贤堂”楼上去,“把酒临风”,观赏胜景,享用美餐。丰盛奢华的筵席之中,除鸭丁烩、鲜莲子、鸭馅饺子及其他美酒佳肴外,总少不了一盘“冰碗”。
  所谓的冰碗,也就是前述冰果相拌的“冰果”。别的菜平时大抵都可以吃到,所以吃起来并无异样之感。只有这冰果,于酷暑燥热的日子里,吃起来既可消暑降温,又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
立夏三新宴所属专题:立夏专题 本文《立夏三新宴》链接:http://24jq.net/lixia/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