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的清晨

  • 山村的清晨
备注: 时间:2018-04-07 16:50:25 阅读:0 次

昨夜下了一小场春雨,天不亮,雨就停了。地面湿漉漉的,但并不泥泞。

一大早,各种鸟儿就叽叽喳喳的喧闹起来。窗前的竹林里最是热闹。麻雀、喜鹊、黄雀、柳莺,更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鸟,集会一样,红飞翠舞,煞是惹眼。

空气,还有些潮湿,润润的,软软的,清新而婉约,让人忍不住深吸几口,却怎么也止不住内心的贪婪,张开双臂,小跑几步,转几个圈儿,跳几下高,甩出几声吆喝。

半山腰还有些许薄薄的云雾缭绕,把深处的树林、山村、田野撩拨的如梦如幻,诗意绵绵。大人们开始为早饭而忙碌,烧火、劈柴、切菜,家家户户升起袅袅炊烟。

杏花怒放,漫山遍野。满树的全是花,不见叶子。倒是有,一个个花苞似的鼓鼓囊囊,似要撑破那层桎梏,破壳而出。往年的树胶还在树枝上攀附着,奇形怪状,形态万千。有的像骆驼,有的像大象,有的像小狗,有的像一座房;有红的,黄的,黑的,五颜六色,绚丽灿烂;有的晶莹剔透,有的黯淡无光;有的摸上去细腻光滑,有的摸上去艰涩粗糙。这也就成了小伙伴们寻宝的地方。

有些杏树非常粗大,树冠起码比得上好几间民房。树枝四面八方的伸展开来,龙卧虬盘,古朴浑然。有的树枝一直伸到地面,弯弯曲曲,嶙峋起伏。那些弯曲的地方被经常坐上去悠荡的小伙伴们磨的油亮亮的,溜光。

田野里,油菜花正开放,一大片一大片地毯似的铺在地上,油菜花的清醇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十里飘香。小草已经泛绿,脱去了当初的嫩黄,一丛丛一簇簇,挂着露珠,随风摇晃。玲珑剔透的露珠或在叶子上滚来滚去,或在叶子的边沿似落非落,让人心里一阵紧张。

春暖花开,各种小虫子也都结束了漫长一冬的休眠,从石头缝里、小土洞里钻出来,用它那纤细的触须这里摸摸,那里碰碰,让人觉得它似乎有点不知何去何从。小伙伴们喜欢挑逗那些小蚂蚁,它们一个个像士兵一样,队伍排列的异常整齐,一字长蛇往树上爬,顺着枝干望去,不知道它们究竟去了哪里。最让小伙伴们爱不释手的是那些毛毛虫,粗粗胖胖的,蠕动的模样憨态可掬,煞是可爱。放在手上,来回翻转手掌,让毛毛虫找不到方向。更有爱搞恶作剧的小伙伴把毛毛虫偷偷放进小女孩儿的脖子里,吓得小女孩儿手忙脚乱一阵慌张,追着“凶手”到处跑,却从来都追不上。

这个时节,便是小孩子的天下了。一大早,就三五成群的从家中跑出来欢呼雀跃。小孩子,没有一切烦恼,就像这春天的清晨一样,总是有使不完的劲儿,用不完的精气神儿。跑到竹林里,摇晃那些正在欢唱的鸟儿,惹得它们扑棱棱的到处飞翔。二叔从院子里出来,手里掂根棍子朝我们嚷嚷:“滚滚滚,滚一边儿去。”于是,我们嘻嘻哈哈的吵着闹着转换战场。

二狗家的房子后面,有一片小树林,一棵棵小树从不胡乱安排枝丫,直往上长。地面上除了少数落叶,倒是很干净,也很平整,这里就成了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在林子里嬉闹、打仗、捉迷藏。说是捉迷藏,其实树太小,根本藏不住人。小伙伴们可不这么认为,他们只要把头藏在树干后面,哪管身子能不能被人发现,只要自己看不到别人,就觉得一夫当关,万夫莫当。这个问题其实大家都知道,却从来没有人去点破,依然见天的重复昨天的游戏,乐此不疲。树林里有很多宝藏,几乎每一块石头,每一个小土洞,只要被小伙伴们发现,都会“遭殃”。拿一根小棍儿,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挖,期待里面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宝贝。倘是小洞比较大的,里面肯定有屎壳郎,这时候就不用挖了,小伙伴直接掏出小丁丁往洞里浇,不一会儿,屎壳郎就自己爬出来乖乖投降。

二蛋是孩子王,村子里爬树他最强。甭管什么树,直的,弯的,高的,矮的,光滑的,带刺儿的,二蛋赤手光脚爬起来猴子一样。小伙伴们拥立他为孩子王,是因为他爬树厉害,掏鸟窝从来不失手。从来不掏鸟蛋,只掏小鸟。掏出来的小鸟带回家,用馒头屑喂养。小孩子,贪玩儿,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考虑,那时候的我们,没人知道法律这两个字,再说山高皇帝远,没人管。掏了那么多小鸟,不小心弄死的是极少数,大部分喂养几天就给放生了。放生小鸟在我们小伙伴的圈子里可算是一场盛事,只有在大家心中有“权威”的人才有资格放生,得做仪式。先是把小鸟放在手里,轻轻的握着,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一会儿它的羽毛,再说一些关心的、担心的、不舍的话,表示送别,然后小心翼翼的托着手掌往上扔。小鸟似乎也明白自己得到了自由,趁着往上的那股劲儿,扑棱棱的展开翅膀头也不回的就飞走了,小伙伴们心里一阵失落。

孩子王不愧是孩子王,他会的,我们基本都不会,比如做柳笛。柳叶刚刚伸展开来,还没来得及翠绿的时候,是做柳笛的最佳时节。挑长得比较直的折一段下来,去掉多余的枝叶,再小心的把里面的枝条抽出来,只留下表皮,然后把两端切的整整齐齐,把转圈儿最薄的那一层绿皮刮掉,只留下白色的纤维组织,再把切口捏扁,就可以吹了。粗的柳笛,声音浑厚,苍凉,但年龄太小的小伙伴是吹不响的,肺活量不够,我们那个时候不叫肺活量,叫“气儿少”;细的柳笛,声音灵动悦耳,细长悠扬,所有人都可以吹响。二蛋每个人都会分发一个,吹吹打打的跑着闹着,要做娶新媳妇儿的排场。

孩子王,就胆大,好奇心特别强。有一年,他忽然对自家养的一头骡子感了兴趣。大家都知道,骡子从来只有公的,没有母的,它是马和驴交配后产下的变异品种。个子特别大,身强体壮,脾气暴躁,却是庄稼人的好帮手。不知怎么的,二蛋忽然对他家骡子的蛋蛋好奇心泛滥,在一旁观察了半天,觉得这家伙安安生生的,挺腼腆,于是就悄悄的靠上去摸骡子的蛋蛋,结果可想而知,骡子一蹄子让二蛋昏迷了大半天,直到现在,他的额头上还有个疤痕,半圆。从此,他有了一个绰号:包青天。

一嬉闹就是一天,除了上学,这样的欢乐贯穿整个春天。山村的春天,有着太多的喜悦欢乐,太多的童话故事,故事里,有个神仙,专管春天。


上一篇:厉害了,我的国     下一篇:清明节烧烤
山村的清晨所属专题:本文《山村的清晨》链接:http://24jq.net/qingming/5299.html

山村的清晨相关文章

山村的清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