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春节

  • 家乡的春节
备注: 时间:2018-03-10 18:53:51 阅读:0 次

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自己家乡的春节也有自己的精彩。自从学了老舍笔下的《北京的春节》,看着老舍先生用平和的语言,用自己的眼光感受着北京的春节,忽然有一种冲动,蓦然,家乡的春节何时成了我儿时的记忆?那份渴盼穿新衣、吃好饭,板着手指数日子盼望新年到来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想想,恍如昨日。

 照家乡的老规矩,每一进到到腊月,“腊月初一”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因为腊月是一年中最后的一个月,也是离春节的倒计时了。所以腊月初一这一天是要庆贺的,家家户户要包水饺的用来预示春节快要来了,真正拉开春节序幕的是俗话说小年“腊月二十三”。这一天晚上要祭灶,所谓的“祭灶”就是一年中厨房中的灶神首先要向玉皇大帝汇报一年的工作。这一天要买糖吃糖,街上早有好多的芝麻糖,有s型的,有麻花型的 ,有直筒型的,又甜又黏。一到晚上,母亲把买好的芝麻糖放到厨房里,把一年来被烟熏火燎成一身灰的灶王爷小心翼翼的揭下来,拿好事先备好的芝麻糖在灶王爷的“嘴上”抹了抹。“灶王爷,一年了,今天给你换身新衣服,希望你上天后汇报工作的时候多说好话。”妈妈一边小声说着什么,一边叫灶王爷上天,还不忘再放上两个元宝。“妈妈,在它嘴上抹芝麻糖干什么?”我好奇的问。“灶王爷是第一个上天回报工作的,让它吃点芝麻糖,它甜在心里,再在它的‘嘴’上抹点,嘴上抹蜜向玉皇大帝说好话,就不会说难听的了”“喔。”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以为天上真的有什么玉皇大帝。等妈妈把“灶王爷”送走之后,再在老地方张贴一张新的灶王爷,剩余的芝麻糖就是我们的了,我们姐弟三人吃着又甜又黏的芝麻糖,别提有多高兴啦!最后剩余的掉下的碎芝麻渣我们还舔了又舔,舔了又舔。

 二十四扫房子。这一天,父亲就自己手制一把长长的扫帚,头戴一顶草帽遮土。屋顶上、墙上,这屋,那屋。把一年的灰尘都扫净。                 之后几天父亲抽空看看街上有没有炒花生的,母亲就和对门的婶婶商量要么炸果子,要么赶集备置年货。

二十九,  熬大肉    这一天中午,家里厨房的大锅里熬的正正一大锅猪肉,刚出锅的时候,母亲微笑着说:“快,喊给恁爷爷,肉好了,你们也来”于是,父亲就把那些大骨头盛在碗里,就是一家人的中午饭。尤其是母亲,最爱吃骨头肉了.只见母亲骨头上的肉吃完了还不舍得把骨头扔掉。骨头缝里的,骨头眼里的,藏在缝的里肉用小刀刮,小窟窿小眼里的肉用筷子捅,再不然找来镊子夹,还有那骨髓,吱吱的母亲吸的很欢快。最后吃的只剩光明几净的、光秃秃的、白白的骨头就早已在此等候的邻居家的大狗叼去了。而我们呢,也是满手油光光、满嘴亮油油的、满脸红彤彤的吃着,玩着。。。。。。以至于好多年,此情此景就像印在了脑海中一样,一回忆起就有一种幸福的自豪的味道。

 大年三十一到,父亲就忙碌起来了,村里人有找他写牌位的,有找他写对联的,有找他咨询事宜的。到了下午我们才顾得上贴自己家的对联,有父亲热点面糊,拿上扫帚、对联,我在后面跟着,眼睁睁的看父亲工工整整的把对联贴上,末了,还不忘用扫帚扫一下,以是平整。“春回大地风光好,福满人间喜事多,”“开门迎春春满院,抬头见喜喜事多”“风水宝地千财旺,天顺人和万事兴。”都是人们所喜爱的。天已擦黑,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此起彼伏的声声响了,此时,母亲早就包水饺了,“妈妈,包完了吗?饿了!”“傻妮子,不叫说‘完了’,叫包满了,包圆了吗?”妈妈瞪了我一眼,“记住啊,大年下的,不要多嘴,各位老神都在家啊,你小心点啊,等今晚起五更的时候,更不要多说,不要去厕所,有茅神,不要使用剪子,不要拿针,不要。。。。。”吓的我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的闭住了嘴巴。这是,爸爸已经在堂屋当门条几上摆上了贡品,有枣花、肉、青菜,两边各一柱高高的大红蜡。桌子最前面的一角摆着瓜子 糖,是为起五更拜年时谁家领着小孩给孩子的。院子里、胡同里、大街上都是灯火通明的,我们小孩更是没事,看电视,玩耍,说好了要一晚上不睡的,往往总也熬不住的,不知何时被一阵阵鞭炮声惊醒了。“快,快,起来了,吃饺子吧。”妈妈不知何时就把饺子下好了。”“才几点啊?”“你婶婶3点多就起来了,现在都4点了。”话音刚落,吱咯吱咯,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爸爸放上了芝麻杆响起了,拜年的来了“早啊,早,新年好啊!”“哈哈,给四爷磕个头吧!”我爷爷就笑呵呵的说:“不了  不了,越磕越老”“哈哈  别客气,四爷,一年一个,磕磕长寿!”爷爷忙把瓜子糖 塞到随行的孩子手里、口袋里。“给婶婶也磕一个吧!”“不了,不了,我们还年轻”妈妈一边推辞,一边也忙塞给随行的小孩瓜子糖。小孩的口袋不一会就鼓鼓的。哈哈哈  ,笑声穿过白昼似的夜空传出去好远,好远。我们也慌忙起床,慌忙的去厕所,呀,想起了妈妈的话,左看看,右看看,看看姜子牙茅神是否在此坐着,完事,慌忙跑到院子,心还咚咚咚的跳呢,姜子牙不会怪我吧。

 拜年的陆陆续续,院里的不知什么时候被爸爸安放的芝麻杆已经不响了。这时天才麻麻亮,似乎不该忙的已经忙完,该起床了全村反而安静了。一上午就静悄悄的,爸爸给妈妈放了假说中午饭他来做。全村都在休息。

初一中午父亲就开始忙碌了,弄好了一桌好饭,一家人围在一起快快乐乐,初二走亲戚,一直到初五才开忙。

元宵节又是一个高潮。又称“灯节”,这时的父亲又开始了就像过年一样的置备年货,不同的是到集市上总爱给我们买些小孩子玩的烟花,“嘀嘀筋”是我们最爱玩的烟花,如一尺多长绳子样。点着,一圈一圈的揉,好看的烟花围成圆,咝咝的响。还有“器火”,有带炮响的,没有带炮响的,父亲点一个,只听“吱”的一声就从父亲的手中升到了空中,父亲笑着说:“你来试试!”我不敢,父亲笑了笑:不碍事的,崩不到手的”呵呵呵,我还是不敢,只好躲在墙角边看那一个个升上天。到十六,好热闹的人们总爱打听南乐县城是否有踩高跷的,和舞龙舞狮子的,三三两两的、三五成群的就走了,回来的时候总是把见到的,听到的眉飞色舞的描述给我们这些小孩子,我们只有眼巴巴的羡慕的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对翅膀。

 过完元宵,转眼就到了十七,我们也开学了,大人们也开始忙碌了。春节也算真正的过完了,一个月,不算短,可一眨眼就过去了。农村的春节虽比不上城市,可它照样热闹,早已深深的烙在我的记忆里了。


上一篇:我的春节     下一篇:我的春节
家乡的春节所属专题:本文《家乡的春节》链接:http://24jq.net/chunjie/4793.html

家乡的春节相关文章

家乡的春节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