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冬至夜思家

备注: 时间:2017-12-13 16:28:24 阅读:0 次

  住在邯郸的客店里,

  碰上这冬至佳节,

  在油灯前抱膝沉思,

  只有誉子陪着我坐到深夜。

  料想家里人这时侯也还在坐著,

  念叨我这个出门人

  在哪里歇脚,

  怎样过节,

  ……

《邯郸冬至夜思家》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邯郸冬至夜思家注释

  •   ①邯郸:唐代县名,当时属河北道磁州。今为河北省邯郸市。

  •   ②冬至:二十四节气之一,约在阴历十二月二十二、或二十三日。在古代,冬至是一个重要节日,民间互相馈赠酒食,穿新衣,贺节,一切与过春节相似,所以引起诗人的乡思。

  •   ③应:估量之词,相当于“大约”、“可能”。

邯郸冬至夜思家释文

  白居易的这首邯郸冬至夜思家诗,也是抒发“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情感的。

  第一句“邯郸驿里逢冬至”,似乎只是简单地纪实,但它已点出很重要的两点:

  •   一、人在“邯郸驿里”,而不在家中、也不在亲戚朋友的家里。

  •   二、在驿里碰上了冬至佳节,而不是平常的日子。

  象冬至这样的佳节,在家中渡过,才有意思,在客店里怎么过呢?第二句,就写他怎样在客店里过节:孤寂地坐在油灯前,灯光照出了他的影子,这影子,就是他唯一的伴侣,其凄凉寂寞之感,已见于言外;凄凉寂寞,就不免想家,而“抱膝灯前”,正在沉思的表情、想家的神态。七个字,已摄三、四句之魂。那么,他坐了好久、想了好久呢?

  这一句没有说,第三句却作了暗示:“想得家中夜深坐”,不是说明他自己已经坐到深夜了吗?

  三、四两句,正面写自己想家,其深刻之处是:他想象出来的那幅情景,却是家里人在如何想自己。家里人在过冬至节,但由于自己离家远行,所以家里人的节。日也过得不很愉快;已经深夜了,还坐在一起“说着远行人”。“说”些什么呢?没有点明,用不着点明,在一首小诗里也无法完全点明,从而给读者留下了驰骋想像的广阔天地。每一个享过天伦之乐的人,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想得很多很多。

  宋人范希文在《对床夜语》里说:“白乐天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折之意。”这议论并不确切。二者各有独到之处,正不必抑此扬彼。李商隐有一首怀念妻子的好诗,题为《夜雨寄内》。诗云:“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姚培谦在《李义山诗集》中评论道:“料得闺中夜深坐,多应说着远行人,是魂飞到家里去。此诗则又预飞到归家后也,奇绝!”这意见倒是可以参考的。

邯郸冬至夜思家赏析

  邯郸冬至夜思家是一首抒写羁旅思家情怀的诗作。古代诗歌中,这是一个普通的题材。题材普通,因而在读这首诗时,更应该注意它感情的真挚,和表现形式的独特,看到普通的题材仍可以写出与众不同的好诗。

  第一句可分几层来领会。“邯郸”,即今河北省邯郸县,与白居易的家乡路程相距很远。诗人此时远去家乡,背亲离友,这是一层。诗人的远游,尚未到达目的地,这时在旅途中。“驿里”,表明他是在途中投宿在释站上。

  长途旅行不免困乏,到释站,住在陌生的环境,听到的是异乡的方音,就不免增添了对故乡亲友的思念。这是第二层。“逢冬至”是第三层。过了秋分,夜晚的时间就一天天增长,而这个增长的极限则在冬至之夜。这是一年之中最长的一夜。通常人们是不大注意这个的,但旅途思家难以成眠的游子,对这一点却很敏感。他越是不能入睡,便越觉冬夜漫漫,于是想到这是“冬至”,这一夜是多难熬呵!其实,至夜之长客观上还是有限的,而作怪的多半是诗人的主观思想感情,俗话说愁人觉夜长,碰巧是冬至之夜,更大大增加了冬夜漫长之感。这三层意思,都是引出“思家”愁绪的原因。辗转反侧准以成眠,于是干脆起坐不睡。第二句即写中夜起坐的情状。诗人刻划了一个“抱膝灯前”的动作,生动地写出游子百无聊赖,茫然若失的心情。屋子里一盏孤灯、四面墙壁,使他感到十分孤单。

  但诗人并不直说孤单,却用“影伴身”的说法曲折表达出这层意思。写“伴”,却是与影为伴,更加显出“无伴”的寂寞。

  在这样凄清孤寂的环境中,游子自然会想家,想亲人。

  这层意思,诗人也没有直说,而用家人深夜叨念着自己的想象来表现。由自己的夜深不寐,推想家人夜深不寐;由自己思家推想家人同样在思念自己。这样写把思家的情绪表达得更深、更迫切,而且赋予了更多的生活内容,表现出亲人之间那种心心相印的深厚感情。这种表现手法,最早可以追溯诗经《险姑》,诗中写征人思亲,而想象亲人叨念自己。唐诗中这种手法运用得更多。白居易多次运用这种手法,如《初与元九别忽梦见之及而书忽至》:“以我今朝意,想君此夜心”;《江楼月》:“谁料江边怀我夜,正当池畔思君时”;《望释召》:“两处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客上守岁在柳家庄》:“故乡今夜里,应念未归人”等等。用“己思人乃想人思己”的手法写思念,比直言更含蓄更有思致,也更能表现相思者细致的感情。这里应看到,虽然运用类似的手法,但诗人们不是简单地套公式。白居易诗并不是对《诗经》的摹拟,而是从自己的体验中来的,所以比较两者,彼此各具特色。其他唐代诗人运用类似手法的,也是这样。如杜甫《月夜》,由自己望月想到妻子望月思念自己,是通过“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来衬托这层意思的;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由自己思念兄弟想到兄弟思念自己,是通过“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富有特色的场面表达这层意思的。白居易的诗,则通过揣想家人围炉谈说远游人情景表现的。它们有共同处,但各从生活真实中得来,并无雷同因袭之感,是各有其艺术个性的,所以都真挚感人。

上一篇:冬至饺子的故事     下一篇:冬至杜甫
邯郸冬至夜思家所属专题:邯郸专题 冬至专题 本文《邯郸冬至夜思家》链接:http://24jq.net/dongzhi/4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