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蒸青绿茶团饼

备注: 时间:2017-10-25 阅读:0 次

  陆羽在《茶经》中曾写到蒸青绿茶团饼的制法,我也曾于数年前饮过蒸青绿茶小饼,觉其滋味甚鲜美而厚醇,遂动念试制。

  2011年,我寻访云南古茶山,就于革登茶山试制了一款蒸青绿茶古树茶。蒸青绿茶茶的制作并不复杂,只需将鲜叶放于竹箅之上,蒸至微黄,然后拍打捣碎烘干即可。

  当时购得不到一斤的单株古茶树的鲜叶,系革登新发寨古茶山的彝族老大妈所采,为一试其味,留待她在这一株古茶树前采摘完成才取得鲜叶,并以古法制成。

  我一向认为茶和蔬食一样,以清蒸为上,离绝尘俗,始有“阳春白雪”之意。

  制成的革登古茶山蒸青绿茶小饼,几次饮来感觉都不一样。

  最早饮用的时候,滋味颇清淡,入口似有海苔清香,苦涩之感不似炒青茶,可以在细腻绵厚的茶汤里,感受另一番茶气的冲击。因此认为古树茶,哪怕你换了工艺,不变的还是它内在的厚质。蒸青绿茶制来,那茶味不似人间之味,至清而和,虽淡,饮之却很满足,饮后清甜回甘。

  因只制得数小饼,故此茶只在爱茶人或久别的友人相逢时才开汤,每每饮之便想到古茶山的经历。

  2012年底,又将此茶又与日本茶人同饮,此时滋味较一年半前已有变化,但不如晒青的普洱生茶转化得快。开汤时只见汤色已转橙黄明亮,滋味醇和,在细细的茶汤中,似饮用流淌的溪泉,甘冽鲜美,柔滑清甜,可以冲至七八道,仍旧是淡淡的海苔香。

  九道后改用铁壶煎煮,能把后味凸显得淋漓尽致,茶味变得厚重,虽煮出苦味,却化得极快,饮后口腔满是清甜。

  2012年我又到云南,也特意于景迈古茶山大平掌古茶林里寻一株古茶树,购得两斤多的鲜叶,制成数两的蒸青绿茶团饼。

  当时在景迈老寨岩三永先生家,借用了炉灶锅碗,将萎凋五小时后的鲜叶加以蒸青绿茶,蒸青绿茶后用云南火辣的日光晒干,岩先生感慨,此茶必定与他们做的晒青普洱会有很大不同。

  景迈古茶树有其明显的个性,尤其以蜜兰香令人着迷,只是茶汤中涩味略显,成其个性。这一回的蒸青绿茶小团饼,品后觉其香气幽雅,不如晒青古树那般厚重。最特别之处在于茶汤中充满着油润的气息。

  在2012年成都四月雅集的茶会上,我曾以石磨碾碎,二沸时直接投入铁壶中煎煮,加水三沸后出汤,茶味苦涩还重,却也清奇,饮后皆曰难忘。

  因为碾碎之故,再经煎煮,所出现的香气更加热烈,在细腻的蒸青绿茶之味后,茶汤入口尤其饱满,冲击力强,可直达心肺,是谓神奇。

  哪怕煮苦了,口腔中的后味更为清甜。

  此后还试制了几次蒸青绿茶饼,如蒸青绿茶蒙顶山茶、蒸青绿茶邦东古树茶、蒸青绿茶福州荒山茶等等。

  后来又遇大茶兄惠赠的顾渚蒸青绿茶团饼,觉其茶味独特,一并记之。

  这是一款依照《茶经》古法制造的蒸青绿茶团饼,数年前就已经喝到,今年的小饼茶更显精致细腻,让人爱不释手。

  想中华之博大,自古以来,好茶数不胜数,或顾渚,或北苑,皆不可胜数。

  这款蒸青绿茶顾渚,外形尚润,已不可见完整的芽叶,只是翠色依旧,华英叶髓俱在,以盖碗沸水冲之,一分钟半出汤,香气逸扬,茶汤黄绿清亮,轻啜其滋味清香,如有山中青苔的气息。舌面略有涩,又觉茶味细美,不如古茶树那般厚重,呈现另一种博大柔和的气象。

  二三道清甜,滋味更细密。六七巡之后,团茶方能散开,纯和之气仍然不减,想来蒸青绿茶之后,茶味更加升华。

  在仿制唐朝贡茶的尝试之间,这些茶味亦让人久久玩味。突然想,在这些纯和至清的滋味之间,我们似乎穿越了一千年。

上一篇: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慈悲的绿茶
品味蒸青绿茶团饼所属专题:绿茶专题 本文《品味蒸青绿茶团饼》链接:http://24jq.net/lucha/4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