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茶语:腊梅树下坐饮茶

备注: 时间:2017-10-25 13:06:23 阅读:0 次

  我到达安吉时,茶山上飘了薄薄的一层小雪。茶树玉色娇白的叶梢上有白雪映衬,叶色愈见冰清玉洁、仙骨佛心。小雪时节的安吉白茶,又在苦寒中酝酿春天的心事了。

  行色匆匆的两天后,我告别一滴水茶馆,乘车去千年古镇同里,赴一场茶约。我住在古色古香的恩泽堂,却被隔壁承恩堂满院清冽的腊梅香吸引过去。

  承恩堂是一个清丽古朴的百年老宅,不用主人介绍,单是院内半抱粗的玉兰树,碗口粗的一树盛开的腊梅,已娓娓道出老宅的悠久历史了。

  这株被高大的玉兰树遮阴着的腊梅树,开得素净纷繁。花开蜡黄,星星点点,簇拥在绿中微黄的枝叶间,清芳幽冽袭人。它的香带着时令节气的冷韵,不同于中秋暖暖甜甜的桂花香气。宋人董嗣杲的腊梅诗“磬中种厅英可嚼,檀心香烈蒂初容”,说的就是这树磐口梅的沁香可嚼。

  江南的冬天室内阴冷,我和亚伟兄在腊梅树下坐定,一壶“红袖添香”,喝得身心暖暖。细碎的阳光,透过腊梅的枝叶花朵,漏影到茶席上,透视出江南特有的光阴美。茶汤温润金黄,清甜暖人。不能辜负了这树花蜜香浓的磐口梅,我起身摘了两朵半开如黄蜡剔透的腊梅花,丢入盖碗内, “造物无穷巧,寒芳品更殊”,茶汤里的温婉,陡然多了清冽的香幽。

  “红袖添香”用江南古井的水冲泡,虽是初相见,但茶汤却细腻柔滑了许多。遇到芬芳清冽的腊梅,香气变得蕴藉清婉。江南的水软,把人养的吴侬软语,把茶泡的冷艳清香。腊梅树下暗香浮动的一席茶,让我想起了丰子恺漫画的题诗,“小桌呼朋三面坐”,是该“留将一面与梅花”了。这是我极喜欢的诗境和茶境。

  品“红袖添香”时,还有一次更绮丽的茶聚。那是不久前寒露的一个下午,雪白的茗花开满大唐贡茶院,竹影婆娑在茶席上,如水墨洇洇。我用庆余堂的纯银盖碗,瀹泡“红袖添香”,与对面的双且、老崔茶叙幽怀。旁边的南山如济兄,箫吟着《牡丹亭》里的《惊梦》一折,低回悠远。一曲吹完,如济兄笑着说:“大唐贡茶院里,竹林茗花间,金沙泉水,泡红袖添香,听《牡丹亭》,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这一席茶真叫香艳。”

  如果腊梅树下的这席茶冷艳,那么由《牡丹亭》相伴的那席茶,一定是香艳无双了。

  夜深了,我收拾起腊梅树下的茶具,寄宿在恩泽堂的客栈里。清寒的夜里,看梅影横窗,听风摇翠竹,久久不能睡下。

小雪茶语:腊梅树下坐饮茶所属专题:小雪专题 茶语专题 饮茶专题 本文《小雪茶语:腊梅树下坐饮茶》链接:http://24jq.net/xiaoxue/4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