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茶语:荼蘼花开武夷茶

备注: 时间:2017-10-25 12:23:23 阅读:0 次

  武夷山,是茶的天堂。爱茶人,天生是武夷山的候鸟。茶香中来来去去,停停留留。立冬前后,武夷岩茶的精制接近尾声,此时去岩茶村寻茶,淘得的品种会比较全面。

  初冬的山涧,飘荡着茶树花开的幽芳。山里的气温,还不是太凉,依然是喝茶的好时光。清晨的霞光中,我和晓东、亚伟、都雪诸友,经过武夷宫、大王峰、九曲溪畔,穿林渡水,去止止庵喝茶。

  道教的南宗五祖白玉蟾,对武夷山情有独钟,他在《止止庵记》里写道:

  “神仙渺茫在何许?盖武夷千崖万壑之奇,莫止止庵若也。”止止庵道观,是武夷山最幽美的洞天福地。相传四大名丛中,以清幽见长的白鸡冠母树,原产于道观内的白蛇洞。庵内的西南侧,有幽静的静和茶寮,竹影婆娑盈窗。气质清美的韩道长,一袭白衣道袍,神清目朗,瀹泡庵内自产的白鸡冠,为我们讲述着止止庵的历史与往来。白鸡冠的淡雅清幽,道尽了“止止”二字的真义:

  “当止则止,知其所止。”学会适可而止,是茶与人生的大智慧。浸染了道家风水与智慧的白鸡冠,多像韩道长那清澈深邃的眼神,清净得让人无法忘记。

  下午,我领着初到武夷的他们,迤逦而行在偶有红叶翩然的三坑两涧。沟沟坎坎里,触目皆是茗花肆意的盛开景象。蕊黄瓣白,清芬蕴藉。今年的茶花,开得尤其灿烂,雪一般的繁花满枝。远望近俯,玉脸含羞,高洁照人。茶树在此刻似乎倾尽了最后的一点力量,锦簇花团地怒放着,鲜媚得有些伤春悲秋的情绪。冬天的茶树秋稍,是为来年的春茶萌发蓄积能量的季节,如花开太盛,会大量地消耗养分,明显地影响春茶的产量和质量。

  经过慧苑寺,从章堂涧出山。回程的路上,茶花的香浓清寒,让我无法释然。我暗笑自己已经着相,“涧户寂无人,花开纷且落”是茶树的因缘。花开予我的清愁,有住生心,只是我惜茶的私虑。明春茶质的下降,茶树的如期花开,是季节和气候条件的顺其自然。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去责怪或改变茶树。冬日暖阳里,茗花开与不开,盛放与否,是茶树的自愿。谁也改变不了谁的因果!

  荼靡不争春,寂寞开最晚。此花开尽更无花,在寒冬的寂寥里,茗花能清醒地让自己盛开一把,是为了熏香冬叶、避香来年的春茶。花落后的幼果,要历经春风、夏雨、秋露、冬霜,待到春风吹又生,才会在第五个季节中修得圆满。然而,它却又一次让位于春天的萌芽,把自己悄隐在茂密的翠叶之下。五季才能修得正果的苦涩艰难,或许在泡茶时,在叶片舒展的瞬间,能从茶汤里体会到那么一点点。

立冬茶语:荼蘼花开武夷茶所属专题:立冬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立冬茶语:荼蘼花开武夷茶》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