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茶语:九曲红畔梅花开

备注: 时间:2017-10-24 12:44:09 阅读:0 次

  茶本苦寒,其性精清,其味浩洁。它和高标逸韵的梅花,可互为知音。它们的清香淡洁、韵高致静,都是在苦寒中蕴育磨练出来的。

  在诸多茶中,冲泡时芽叶舒展似梅花朵朵,又能散发出梅花清香的,当属西子湖畔的九曲红梅了。梅占茶,是因茗花盛开时,花瓣似腊梅而得名,巧占了“梅占百花魁”的雅号。梅占的茶青在不同的工艺条件下,制成的白茶、岩茶、白琳工夫红茶和白毛猴绿茶,基本偏于兰花香,有梅之名却无梅香。唯有岩茶中的水金龟,茶香似梅花,清远悠长。因此,人不可貌相,茶名也不能望文生义。

  九曲红梅,简称九曲红。色红香清如梅,产于杭州市郊的湖埠、仁桥、大坞山周边,尤以湖埠大湖山的品质最佳。九曲之名,源于武夷山的九曲溪。相传太平天国时期,九曲溪附近的部分农民,为避战乱,北迁至杭州灵山一带,为谋生计,把闽北的红茶工艺带到浙北,始有九曲红的香满天下。

  立春后的天气,乍暖乍寒。找个清闲的日子,与清如诸友雅集。清如琴抚《梅花》,我用老铁壶煮水,紫砂壶瀹泡陈年的九曲红。

  腊梅娇黄,刚刚半开。花可香我,胜过焚沉。《梅花》清越,茶烟轻飏。

  九曲红梅味厚,如蜜糖甜。两水后,汤中隐现苹果花香。四水开始,汤里有了兰花香。八水后,味尽淡然。我低斟浅啜,仔细辨别,直到最后,也没能品出茶汤里应该有的梅花香。是腊梅花开的清冽,迷惑了味蕾,还是琴弦的清婉,影响了判断?莫非契合了古人的诗意:“懊恨幽兰强主张,花开不与我商量。

  鼻端触著成消受,着意寻香又不香。”

  有求莫若无求好。顺其自然,是参透了休养生息的生命规律,其中蕴藏着时时变迁的力量。生活中的刻意寻觅,往往会事与愿违。

  九曲红梅是西子湖畔的百年红茶。曾经客居西泠的柳如是,在寒食写出“桃花得气美人中”的佳句,是否也饮了此茶?

  一瓯九曲红梅,茶芽在水中润开。枣红的叶张舒展,形若孤山的梅花开放。四溢的茶香,又似梅花的清香萦绕。可惜啊,宋代还没有红茶,否则隐于孤山、葬于孤山的林和靖,会是多么地爱煞这一盏!

  春寒料峭里,动人的春色不多,满眼里还是枯索静寂的萧瑟。在一盏九曲红的盈盈梅香里,我嗅出了钱塘湖光山色中的春深春浅。春到人间草木知,狮峰山胡公庙前的十八棵御茶,龙井村的桃花,虎跑泉的水软,满觉陇的桂树,一草一木,春意开始萌动着。

立春茶语:九曲红畔梅花开所属专题:立春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立春茶语:九曲红畔梅花开》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