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的诗句:独行客

备注: 时间:2017-09-16 11:20:49 阅读:0 次

  独行客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唐·白居易《邯郸冬至夜思家》

  他逆旅的孤独,像餐风露宿漂泊人眼中的深海,藏有这世间所有孤伤与哀戚。旅人流浪的生活就像是神农尝百草,要尝尽这世上所有难以言说的酸甜苦辣。

  关于冬至节气,有别称为长日、长至、南至、日至、冬节、至节、亚岁、如正、履长节等。冬至节气后,天气极为寒冷,人们开始数九过冬。《月令七十二候物解》云:“冬至,十一月中。终藏之气,至此而极也。”旧时百姓也认为,冬至过后,阳气回升,阴气渐消,立春也相隔不远了。《汉书》云:“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

  冬至节气有三候,分别是一候“蚯蚓结”,凄寒萧索的寒冬,卧眠土里的蚯蚓互相缠绕着取暖,形状像是打了结。二候“麋角解”,五日后,阳气渐出,麋感受到阳气侵袭时头上的角便开始脱落。三候“水泉动”,古人认为冬至以后,阳气回暖,此时泉水开始有了苏醒的春泉征兆。另外,白居易在《冬至夜》一诗中也写到:“一年冬至夜偏长。”

  许是孤单,他才疗情写诗;许是凉薄,他才煮字取暖;许是念家,他才夜深不寐。苍翠年华是指尖的一段尘埃,弹指过后,须臾天涯。情定一生,只是笑谈。

  深冬萧条,白居易于冬至节气挥笔写下客居他乡的孤寂忧伤,三言两语便勾勒出了千斤之重的浓浓乡愁。

  这首小诗,开篇“邯郸驿里逢冬至”便交代了写作背景,给下句“抱膝灯前影伴身”

  的原因埋下了伏笔。本应是热热闹闹的冬至节气,白居易应与家人围炉夜话,穿新衣走邻里。冬至放假时他还能与文人好友雅集吟诗。但是如今,白居易孑然一人流浪在外,凄清孤寂的驿站房内,他顾影自怜,抱膝伤叹。

  诗中,女子惯用的抱膝动作成为了一个男子残灯下的顾影自怜,这太伤人。诗人这样写,不仅点明了季节的凄寒让人内心孤独,同时也侧面烘托出了夜深阒静。他独坐,思乡、思家、思友人,内心翻江倒海的哀愁却无人能解。

  佳节良辰的节日,思乡怀人是痛苦的,但又能如何?他一个要为家庭奔波营生的男子还不是照样得咽下防不胜防的酸楚悲辛。故乡经年相别,再重逢时,兴许便是儿童笑问何处来的辛酸无奈。

  冬至节气,本应有心中惦念的女子陪伴在诗人的左右,一起吟风弄月,共度佳节。但是此时此地,诗人形孤影只,“抱膝灯前影伴身”,熬过漫漫凄冷长夜。想来,他应该这样与梦中女子度过锦辰年华。

  他应把如水的月光蓄来酿酒,明亮的繁星摘来饰衣。只因她是,宋词深处的婉约女子,眉目如画,巧笑嫣然。女子女子,我要以一枚落叶为信物,约你吟诗赏月,抚琴吹笛。女子女子,你可知否,线装书里的山盟海誓,可曾记得?你低头娇羞的温柔,在桃李春风时的节令,已然融化了我早已为你填好的词,写好的诗。你眉间的温柔,太蚀骨,太销魂。

  其实,每一段爱情,珍惜便好。因为那个撕心裂肺所爱之人,又不会是陪我们共度白头牵手到老,我们何必死缠烂打地纠缠,或者念念不忘。也自是知晓,有时候,我们感动的并不是句子本身,而是句子背后的意蕴似曾发生过。

  最喜诗人写的“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这两句,字字是思念,处处漾着游子在外背井离乡的羁旅之情。诗人构思新颖,用家人思念自己反衬出自己心中翻江倒海的念家情结,感情深厚而真挚。在手法表达上,用反面来写正面所表达的,含蓄委婉,韵味深长。

  这首诗情感饱满,融情于景。南宋诗论家严羽在《沧浪诗话·诗法》中说:“学诗先除五俗:一曰俗体,二曰俗意,三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韵。”就“俗句”与“俗字”

  而言,是说明炼字一定要巧妙精当,独具一格。而所构思的句意,更是要别出心裁,摒弃前人规格。所以,在全诗的最后两句中,白居易做到了这一点。

  冬至节气,古人是十分注重的。在古人的眼中,冬至、寒食元旦都是十分隆重的节日。唐代时,到了冬至节气这天,欢声笑语一片,家家户户包饺子,甚至比新年热闹、隆重。唐代百姓过冬至节,首先是祭天,待一切虔诚仪式结束后,朝廷更要给百官放假休憩,然后大家走家串户互赠礼物。

  宋代百姓极为注重冬至这一节气,有“肥冬瘦年”的谚语。宋代人过冬至,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写:“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冬至这一天,无论穷人富人都会穿着华丽鲜艳的衣服热热闹闹地过节。操劳了一年,如今临近年尾,百姓们穿上新衣,备置时令果蔬,烹牛宰羊,杀鸡煮馄饨,祭祀祖先。

  冬至节气,有数九的风俗,即从冬至日这一天开始,数到九九八十一天,凄寒便逝。

  关于古人数寒的方法,是这样的:冬至日当天,人们先在宣纸上绘画出姿态清瘦的一支未染色的素梅,要画八十一朵花瓣。然后,从冬至日那一天开始,每过去一天,便用红色的墨水涂红一朵花瓣。这样待花瓣全部染红后,寒冷便消退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也就来了。

  另外,还有一种九九消寒图的方法,与画梅数九的方法不一样。《燕京岁时记》中这样记载:“消寒图乃九格,八十一圈。自冬至起,日涂一圈,上阴下晴,左风右雨,雪当中。”

  浮沉光阴里,我们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的孤单旅人。只是白居易羁旅漂泊的情,在热闹欢腾的冬至节气被无限放大。众人在狂欢,他却独自拿回忆煮字。

  你不妨用韶春繁华里琳琅的色彩涂抹一个孤独人内心的寂寞, 解去他们寒冬里心中的凄冷。亦可用执手相依的情、不吵不闹的爱,煮一段细水长流的年华。

上一篇:安徽冬至     下一篇:冬至的诗句:怀小至
冬至的诗句:独行客所属专题:冬至专题 诗句专题 本文《冬至的诗句:独行客》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