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的诗句:年华老

备注: 时间:2017-09-16 10:57:13 阅读:0 次

  年华老

  人逐年华老,寒随雨意增。

  山头望樵火,水底见渔灯。

  浪影生千叠,沙痕没几棱。

  峨眉欲还观,须待到晨兴。

  ——宋·范成大《立冬夜舟中作》

  立冬。适宜西窗剪烛,围炉闲话。或者是,花大把的时间拿来独坐,想念一个早已分手多年的故人。然后,泪流不止。我总该庆幸,在十六七岁最盛美的年华里,有你曾陪我共同辉煌了青春时光。

  时光宛如一把梳子,把韶华梳成了沧桑,从青丝梳到了鬓白。冬日的夜像打翻了的墨水,又黑又清寂。秋去冬来,时光是极其迅疾的,五日为候,十日一旬。三十日是月,十二月为年。俯仰之间,春夏秋冬又一年。

  立冬节气,气温已经逐步下降,天气愈来愈寒冷。此时在农事方面,江南开始进行抢种、移栽,忙于灌溉。关于立冬节气,在《月令七十二候》中也这样写道:“立,开始也,冬,终也,万物收藏也。”立冬,代表着冬季的开始,秋收冬藏。从此以后,万事万物萧条凄清,动物们也开始蛰伏冬眠。

  立冬节气有三候。一候“水始冰”,水面上开始有凝冰的现象出现,但未牢固。二候“地始冻”,土地表面开始慢慢凝结着霜寒,言说立冬已经步入冬天了。三候“雉入大水为蜃”,野鸡开始在湖水边捕捉大蛤,准备过冬。

  在古代,人们对立冬节气很是重视。《札记》记载:“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乃齐。立冬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冬于北郊。”立冬这一日,皇帝会带领京城的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来到京城北郊迎接冬日的到来。立冬仪式结束后,皇帝更会发放五色绣罗的锦衣棉袄作为赏赐。

  南宋吴自牧在《梦梁录》中,也同样记载了官家过立冬节。待皇帝迎接立冬仪式后,如若下起了冬季的第一场瑞雪照应节气,那么朝廷会赏赐雪寒钱(古代军俸名称,有等级区分)二十万两以示嘉奖。

  旧时,民间过立冬节气,也有腌菜备置过冬的风俗。北宋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说立冬节气的前五日,西御园运来蔬菜,百姓们用以腌制过冬。因当时汴京冬季没有蔬菜上市,人们便想到了腌制的方法,这样储存的时间较为长一些。

  这首《立冬夜舟中作》,浅显易懂,明白如话。诗人融情于景,见景生情。诗中,没有清词丽句的雅媚词藻点缀,亦没有用过多的典故铺垫。只是立冬日在船上所见的初冬夜景,情哀景凉,句句凝结着幽婉与淡淡忧伤,尤其是末尾一句,含义深长。

  “人逐年华老,寒随雨意增。山头望樵火,水底见渔灯。”韶华已去,放手了的美好,覆水难收。弹指间,繁华成云烟,人就这样开始寂静地老了。

  抬头,他望见山头上砍柴樵夫升起的篝火,想必是在取暖。低头,冰冷河水映照着渔船上照明用的渔灯。那明明灭灭的灯火,宛如是他怅然而孤独的一生,飘飘摇摇在五味杂陈的风雨中,也不知晓,耀眼以后,还剩多少苍凉的灰烬。

  黑暗中的火苗,宛如是一段繁华人生,起先以声势浩大的姿势燃烧得汹涌。但慢慢地,越往后,火苗越来越小,被燃烧的就像是我们只有一次的青春,最后只能剩下哀寂与苍凉拿来缅怀、祭奠。

  “浪影生千叠,沙痕没几棱。”所有繁喧的一切,昌盛过后,终将回归孤独的寂静。

  你看,渔火照耀的明灭灯影像是重叠有千万层,数不清。其实,孤独并不是拿来数清的,而是拿来深深铭记的。有时候,我们要感谢岁月予以我们的孤独。孤独,才能更好地自省修行。

  而初冬清寒夜晚的薄凉景色,再次让诗人油然而生出“峨眉欲还观,须待到晨兴”的惘然感慨。望着转瞬即逝的樵火、渔灯、浪影、沙痕,这些物象都只是短存一时,无法长久。如此,诗人恍然觉得自己正一步一步老去,犹如岁月的变迁,悄无声息。

  在宋代的文学作品中,多是以柔媚妍丽的字句铺染。像宋词中寒蝉、梧桐、灯花、更漏、芭蕉等凄凉闲愁的意象,让词人们的情感进一步升华。正如《一瓢诗话》中所言:“作者得于心,览者会其意。”在特定的诗词中插入符合的意象,更能让读者领会出诗词中的韵味。

  此外,对于天涯漂泊的羁旅诗词而言,常常以鸡鸣声、乌鸦声或是雨声来反衬游子们内心流离漂泊的离愁情怀。但在这里,范成大用篝火、渔灯巧妙渲染,这种酸楚哀愁的情绪随着冬日的到来愈加深致、绵长。

  关于立冬节气的习俗,最素朴且极具人情味儿的,应是酿酒。早在《诗经》中就有记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到了凛冽清冷的深冬时节,三五友人围在火炉旁闲话浮生,喝酒暖身。抑或是,微醺的时候,相邀一起踏雪寻梅,赏白雪茫茫的美景。即使天寒地冻,也不觉得寒冷了。唐代杜牧写了一首《初冬夜饮》:“淮阳多病偶求欢,客袖侵霜与烛盘。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

  宋代汴京,繁华也曾盛极一时。随着各个方面的日益成熟、完善,在吸取前代的基础上,去粗取精,酿酒技艺也开始成熟,不仅酒的种类增多了,酒的醇香美味也渐渐提高。

  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酒楼、酒坊。比如陆游写:“十月可酿酒,六月可作酱。”苏辙写:

  “读书北窗竹,酿酒南园水。”

  清代立冬节气时酿酒,顾禄在《清嘉录》中有记载。他说,立冬这日,乡村田园人家会用草药拿来酿酒,这种趣味的方式称为“冬酿酒”。而可以拿来泡酒的草药,有秋露白、杜茅柴、靠璧清、竹叶清澄。农历十月酿酒,则称为“十月白”。田园人家自酿酒,浓香味醇,都以自家的米酒搭配草药酿制而成。

  此外,关于酿酒用的水,与茶水一样,选择都比较慎重。明代文人高濂认为雪水、雨水、井水是天上落下来没有污染的灵水,属泡茶、酿酒的上品。山村田园人家如此可爱。

  想来他们应是陶渊明先生笔下避秦隐居的岁月遗民。

  一壶酒,能品出波澜壮阔的时光深情。

  一首诗,能读出百转千回的荼沧桑。

上一篇:江西立冬食俗     下一篇:立冬的诗句:抒闺怨
立冬的诗句:年华老所属专题:立冬专题 诗句专题 本文《立冬的诗句:年华老》链接:http://24jq.net/lidong/4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