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的诗句:竹露香

备注: 时间:2017-09-14 10:23:54 阅读:0 次

  竹露香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唐·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

  她是名为夏令时的女子。她把长发放开,落成涓涓溪流;她的笑靥,是落日晚霞;她的衣裳,是荷花点缀;她的发簪,是红艳石榴花;她的扣子洒落成一朵朵洁白的茉莉。

  夏至,和风,时花。清荷,竹露,淡月。

  读孟浩然的这首诗,能感受到一种清旷纯素的美,也能在脑海里浮现出三幅不同的画面。“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兴许是一场晚来的夏雨催生了凉意,屋檐下,雨后新结的那张蜘蛛网还沾染着晶莹的雨珠。薄暮夕阳,浅浅的月牙也逐渐从东池边露出了含羞的脸。开篇两句中,孟浩然提炼的“忽”与“渐”字用得极佳,极妙,极妥帖。

  孟浩然时常以书写的方式,捕捉素日生活里稍纵即逝的温雅闲情。所以,第二幅画面是“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过了夏至节气,天气愈来愈炎热。诗人好不容易熬过了晌午最炎热的时间段,晚风送凉时,披散着白日里规整的发式,打开窗户,摇着大蒲扇,哼着小曲儿,悠闲而又散漫地闲卧在凉席上赏景。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是第三幅画面,景色幽致。明月照小池,亭亭玉立的荷花摇曳生姿。而夏日荷风宛如是诗人喃喃的梦呓,荷花清淡的暗香被微风这个媒人到处讲和一桩桩喜事。譬如,竹露滴在小池里的声响像是在歌唱,唱进了人们炎热浮躁的内心,多了一份清凉,多了一份从容,多了一份淡然。

  诗中所提到的人物辛大,即辛谔,与诗人为同乡友朋,友情深挚,却都因怀才不遇曾隐居过襄阳西山。孟浩然还写过一首《西山寻辛谔》。他的一生坦荡潇洒,落拓不羁。虽也曾写了一首《临洞庭湖赠张丞相》表明进入仕途的心态,但最终未能如愿。《旧唐书·文苑传》记载说孟浩然“年四十,来游京师,应进士不第,还襄阳”。

  其实,隐居也未尝不好,远离喧闹的俗世,远离趋炎附势,远离随波逐流,过着独善其身、闲情逸致的布衣生活多惬意。

  全诗的最后两句是诗人怀念故友的惆怅。他想抚琴消磨时间,却忽然有一种俞伯牙摔琴感喟知音的孤寂感油然而生。良辰美景无人陪,满腹心事无人诉。

  辛大,辛大,荷花又开了,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坐在南亭抚琴赏荷,焚香吃茶。算了算了,我也只能把你在梦中想起忆起。

  其实,真正的知音并不一定是具体的人,可以是红花绿草,可以是飞鸟白云,可以是琴棋书画。我们要的是能在孤独中,品味出一种不同况味的人生,能把一杯白开水般平淡的生活品出先苦后甜的禅茶清欢。

  整首诗字句自然,没有刻意的雕琢,亦无刻画的痕迹,读起来便是闲雅的隐逸,清淡的美意,情怀十分细腻。也难怪清人沈德潜评价他的诗说:“从静悟中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孟浩然的诗,不似温婉媚丽的宋词那般细雨落花,而是恬静悠然,充满隐居生活里的闲情浪漫。

  只是,如此这般怀人的情,倒使我念想起了一个芳华绝代的女子:六月荷花花神西施。她惊艳了一世繁华,凄绝了一场旧日年光。

  西施生于江南诸暨苎萝村的浣纱溪畔,打小便受江南温润气候与毓秀风光的影响,十分素朴且婉约。豆蔻年华时,西施时常跟好友郑旦一起划船采荷、戏水、摘莲蓬。西施是如此倾城之美:荷叶裁的裙,红萼扮的妆,莲子做的扣。西施宛如是雅洁清秀的荷花,姿态娉婷,袅袅娜娜,有一种淡雅娴静的柔婉美。

  后来,西施的芳名传到了越国大王勾践的耳中,勾践的心腹范蠡献上妙计,计划用美色魅惑吴王夫差,以此卧薪尝胆光耀故国。勾践觉得计策不错,便派范蠡负责此事。但是他们哪知,这一相遇,便牵扯了彼此内心深处的情愫。

  西施与好友郑旦一起来到越国后,因她们尚未受过宫中礼数的调教,于是范蠡用了三年的时间来教授她们礼仪。范蠡把西施送到吴国以后,吴王夫差对她宠爱有加。西施会跳“响屐舞”,以此魅惑着吴王夫差。胭脂光阴,夜夜笙歌。后来,吴王又为西施在姑苏灵岩山上建造了一座“馆娃宫”,她集世上最高贵的宠爱于一身。

  吴王夫差沉浸于西施的美貌与响屐舞中,朝政全然置之不理。而西施的心中,只有范蠡的身影,只有那三年时光里的欢声笑语。她的韶华遗落在了《诗经》深处,彩云之上。

  你要搭乘一卷清风,用装满三生三世缘分的竹篓捕捞她的爱恨情愁。但最终,没有任何人能解救得了她命中的情劫。

  当初才子佳人,花好月圆。如今人世杳然,落了尘俗。

  他为我愁,我为他茶饭不思,日渐消瘦。我们之间的爱,是水与火的永不相融,并且永远背道而驰。只是仍会贪图,会希冀,下一世能在烟柳花繁的春日里,殊途同归。

  范蠡,我流浪过很多地方。譬如薄凉的心,秋波的双瞳,青山的黛眉,纤纤的玉手,但这些流浪都与自己脱不了干系。可是范蠡,当我遇见了你,待我想在你身上停留终老时,岁月却撕裂了我们彼此稀缺的情分。怨不得你,也怪不得时光残忍。

  范蠡是西施生命最初荣宠的光,照亮了她的路,照暖了她的情,可惜无法照亮她一生一世的光阴。范蠡,若有来生,我要你用山盟的坚固,套牢我海誓的流浪。我也要你用晚霞替我作画,雨水替我洗笔,露水给我温茶。

  范蠡,你是一味药,医我的孤苦哀愁,疗我的流离无依。

  一晌繁华无非是朝歌暮醉。最终,西施完成了使命。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赢得了胜利,卧薪尝胆后,夺下了城池。而西施,宛如一朵荷花,繁盛浓艳出场,寂灭哀悲落幕。

  如此,结绳记事,怀念一段她与他的露水情缘。

  女儿家的愁,挂在眉梢,藏在心底。

  西施。你的泪水,妩媚了我。你的微笑,温柔了我。

  关于西施最后的命运,坊间说法不一。流传最广的是说西施最后是被越王夫人命随从将她秘密沉海,香消玉殒。但我更愿意相信《越绝书》中所记载:“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

  我要你知道,未经历光阴烈火焚烧过的爱,并不算爱。之于范蠡与西施之间三年的露水缘分算不算深爱?直到现在我方才知道,忘记一个人比思念一个人更漫长,更遥遥无期。

  茶未凉,人却走了,这是世态炎凉。茶凉了,人未走,这是欲说还休。范蠡,只愿来世,你手中握的这一枚情定三生的棋子,能落在我的命理中,并且生生不悔。

  我刚温了茶,尚且是暖的。下一世,要是你厌倦了餐风饮露的风雨,记得回来找我。

  姹紫嫣红的岁月,我依然陪你牵手走过。范蠡,只愿来世,相思莫相负。

  其实,这人世的一切靠的皆不过是一个缘分。朋友相遇是缘,两情相悦也是缘。本是摇扇纳凉、吃花消闲的幽趣夏日,却偏生添了怀念故人而产生曲高和寡、知音少的悲哀之情,让人读了平白无故地增添了无奈。

  这一遭尘世光阴,我可负世间胭脂俗粉,也会拼尽如花年华,不负朗月清风、山水之乐。

  若你总是厌倦伯乐难寻,不妨用夏日的荷风花雨,洗自身的铅华粉黛,回归书卷阅读中最本质的质朴洒脱。

夏至的诗句:竹露香所属专题:夏至专题 诗句专题 本文《夏至的诗句:竹露香》链接:http://24jq.net/xiazhi/4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