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的诗句:喜幽居

备注: 时间:2017-09-13 13:40:26 阅读:0 次

  喜幽居

  南风原头吹百草,草木丛深茅舍小。

  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

  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

  野棠梨密啼晚莺,海石榴红啭山鸟。

  田家此乐知者谁?我独知之归不早。

  乞身当及强健时,顾我蹉跎已衰老。

  ——宋·欧阳修《归田园四时乐春夏》

  起笔,欧阳修用写意清朴的笔法泼墨了一帧初夏闲趣画面,极妙丽,又极闲淡。

  四时节令,田园最美。在我们南方以南的山村田园,比不得江南文雅的盛美。朴素简洁的山村人家,在桑麻麦苗里收割着岁月的年华,在野棠山梨间看莺啼燕舞。山行路上,走累了,便随处敲门在村里人家歇脚,坐在石榴树下吃茶。岁月是缓慢的,只因你的心不曾急躁。

  古人写诗,讲究一个趣味,即诗趣。而这首诗中的诗趣,是闲适悠然的乡村野趣,是男耕女织的生活情趣,诗风清淡平远。前两句“南风原头吹百草,草木丛深茅舍小”,起笔平淡,用字也极其寻常,不夸张浓艳,却轻描淡写出了夏天的风吹动着青草,绿影婆娑间掩映着村落茅舍的动态景象。

  小满分为三候,一候“苦菜秀”,指苦菜逐渐露出繁盛的枝叶;二候“靡草死”,路边的一些野草因抵抗不了炎热而逐渐萎落枯死;三候“麦秋至”,麦子满箩筐。

  欧阳修以简淡清疏的笔墨描景绘物,从眼前着笔。紧接着,他又写“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夏云淡淡,草木丰茂。顽皮的孩童追着迎风飘摇的麦穗,操持家务的妇人正在生火做饭,嘴里念叨着今年应是丰收年。

  小满节气,与粮食和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夏天时,要多吃一些苦味食物,清火解暑,解乏消疲。小满时吃苦菜,表示忆苦思甜。《诗经》中写有:“采苦采苦,首阳之下。”

  当我们在追忆起往事时要知道今日生活的来之不易,要把握此刻手中所拥有的,别等到失去后,空悲切。

  农谚说得好:“小满三天见麦黄。”小满节气后,雨量丰沛,气候催熟小麦生长。如此,又有一则《后稷稼穑》的典故。

  话说上古时期,有一人名叫后稷,是天帝的儿子,也说是开辟周族的始祖。他投胎到人间夏禹时代当了一名地方官,为人清正贤良,懂农耕技艺,谋百姓所想。后稷幼时,便喜欢独自一人在田间地头研究农作物。长大当官以后,更是立志为百姓谋福祉。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稷苦心孤诣地研究出了种植和收割的相关技术。他以气象为观照,逐步了解庄稼习性。于是,他召集所有百姓传授技术,亲自讲学。农人们在他的带领下,果然掌握了先进的农耕技术,获得很好的收成。故而孟子云:“后稷教民稼穑,树艺五谷,五谷熟而民人育。”

  如若可以,请许我一段尘埃落定的静美时光。我想与你,在绿荫如盖的大树下摇扇吃茶,话一段日常趣事;我想与你,去雨后的空山里摘金银花,以花为被、做衣、当枕,装饰一帘幽幽的梦;我想与你,在朴素安静的山村中,看炊烟袅袅,听渔歌号子。我们摘掉在世俗尘世中强颜欢笑的面具,回归最自然的状态,没有纷扰,只有明月清风,花好月圆。

  是了,美好事物,只能在文字中表达。我要以文字为花,妆扮心中的锦衣。就像欧阳修,明知老去的光阴已经回不去了,偏偏又写文纪念。

  回不去了的,都是拿来怀念的。比如青春,比如爱情,比如人事。而他,又似乎告诉读诗的我们,要珍惜每一段萍水相逢的缘分,珍惜每一段似水韶光。你要知道,光阴就是一本书,翻得太快,会忽略精彩纷繁的片段。

  再来看诗的末六句,为作者感受田园美与乐背后的慨叹。野鸟歌唱,石榴艳红。田园农家如此良辰美景,欧阳修倒也是有了退隐山林的想法,当一个樵夫农人,撒手不管世事。

  而他,并不是只贪图田园乐趣安逸之人,他仍会关心农事,关心百姓疾苦。只可惜盛年已过,如今雄心壮志亦无用。因为时不我待,岁月变迁,当下的你我,别再蹉跎。

  在这首诗中,欧阳修写到了石榴花。五月榴花生,艳丽如晚霞。五月节令花为石榴花,而花神则是南朝文学大家江淹。

  江淹一生见证了三个朝代的更替盛衰,分别是南朝宋、齐、梁。幼时,江淹家境贫寒,但他笃学奋进,勤学苦读,为的就是将来有个好前程。是的,凡是努力了的都会有回报,只是要经得起时间的等待。

  江淹为人正直,性格豪爽,不卑不亢,亦不随波逐流。泰始二年(公元466年)时,江淹因受广陵令郭彦文案牵连,被奸人诬告身陷囹圄。后来建平王刘景素赞赏江淹的为人和才华,向皇帝写一纸陈情表使江淹无罪释放。但好景不长,刘景素不听谏言,只相信谗言,江淹最终得罪了他,于元徽元年(公元473年),被贬到浦城当了一个九品芝麻官。

  被贬之后,江淹反而活得潇洒坦然,闲度光阴。某日,江淹于城西孤山游玩,兴尽记得归家时,只见天色已深,便借宿于山腰的客栈里。

  这一晚,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深长的梦魇中,他遇见了一位自称郭璞的神仙,说受天帝嘱咐,入梦予他一支五彩神笔。待那人说完这番话,烟消梦醒,江淹手中果真握着一支笔。于是江淹顿觉文思如泉涌,思及便欲喷薄而出。他立即拿出纸来挥毫写下《石榴》:

  美木艳树,谁望谁待。缥叶翠萼,红华绛采。

  炤烈泉石,芬披山海。奇丽不移,霜雪不改。

  这首《石榴》是江淹写的《草木颂》十五首中的其中一篇。

  明艳的石榴花,她似深闺女子娇羞地躲在绿叶深处,寂静生长。石榴花朵朵如霞,但她不与百花争俏,不与红花斗艳。明代文征明在《青玉案》中写:“庭下石榴花乱吐,满地绿阴亭午。”清代陈维崧也云:“携酒石榴花下醉。”

  据说江淹写完这首《石榴》以后,霎时间人们竞相传抄阅读,江淹也因此而出名。但江淹并不屑于过眼云烟的名号,他要的,是清淡自足的生活,只是身在朝廷一切不由己。

  宋顺帝升明元年(公元477年),江淹仕途春风得意,每日忙于政务无心动笔作文。

  某日晚上,江淹再次梦见了郭璞。这一回,江淹把心中的苦恼与烦闷告诉了郭璞,郭璞听后给他指点迷津,说兴许是现在他身居高位,众人对他俯首帖耳,才导致迷失了自己。于是,郭璞决定收回神笔,终究是一场浮华云烟的梦。从此之后,江淹的文章写得十分地寻常,缺少了曾经的灵气与华美。

  至今,成语妙笔生花、江郎才尽、文通残锦都记载着江淹的典故轶事。

  最后,拈来欧阳修写的“五月榴花妖艳烘”结句。

小满的诗句:喜幽居所属专题:小满专题 诗句专题 本文《小满的诗句:喜幽居》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