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的诗句:初夏景

备注: 时间:2017-09-13 11:04:21 阅读:0 次

  初夏景

  湖山胜处放翁家,槐柳阴中野径斜。

  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

  箨龙已过头番笋,木笔犹开第一花。

  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

  ——南宋·陆游《幽居初夏》

  我要把立夏墨成一幅闲淡清雅的田园水墨画卷,以陆游写的这首诗为临摹蓝本。我把山石拿来镇纸,竹枝用来当画笔,清风借来吹干墨汁,初夏的碧草红花皆是染材。

  我在春日时,留念过花铺幽径的美景,跋涉过雨水丰足的青山。而今,岁月老去一季,时光翻过一页,这一回,我在夏日,在立夏节气,赏读陆游写的这首七言律诗与立夏节俗。

  我说,等我们厌倦红尘俗世年迈之时,也如陆游这般,在山林空谷的深处安居,结庐在槐柳成荫、燕子呢喃的湖山,在曲径通幽处,遇见一段陆游的闲隐光阴。

  陆游性喜恬淡,好诗文,不言世外冷暖世俗。他在这里,笔墨写幽情,或与友人烫酒烹茶,吟诗作对,徜徉在清风白云间,洗涤内心被束缚太久的尘埃。所以,诗的前两句“湖山胜处放翁家,槐柳阴中野径斜”,不浓不淡地写出了幽居环境的清幽宁静。

  接着,陆游又写“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笔调活泼自然,文笔浅显精练。陆游将初夏时节的声色动景跃然纸上。池塘的水满溢了出来,湖边的青草也随风摇曳,鹭飞蛙鸣,亦是一幅初夏暖色画面。

  “箨龙已过头番笋,木笔犹开第一花。”这两句中,“箨龙”是指竹笋。“木笔”,即玉兰花。关于立夏的食俗,有吃笋子炒肉,小孩儿在立夏这一天要食新鲜生长的笋子,吃了才能健康长高。

  另外,立夏节气这一天也吃立夏蛋,手巧的母亲用五色彩线编织装蛋的套子,挂在小孩儿的胸前,保佑小孩神采奕奕。也有三两成群的顽皮小孩儿坐在门槛上把玩着手中的蛋,用彩笔涂上红色,互相以蛋敲蛋,童趣十足。

  田园光景里,家中妇人的一声“吃饭咯”增添了生活的气息。再有鸡鸣桑树间,灶房炊烟袅,更是野趣悠闲。岁月就要如此清清淡淡地走过。尽管全诗的最后陆游慨叹了一句“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兴许时光慢慢地老去,我们都害怕无人执手偕老,叹惋韶华年光在欢声笑语中慢慢流逝。

  不过,陆游田园幽居的生活并不寂寞。是的,他并不孤寂。他有白鹭蛙声可听,有花草植物可赏,有淳朴乡邻可吃酒话农事。彼时的雄心壮志,都属于年少。既然无法实现,何不注重当下的时光,他又何必把这哀愁下了眉头,涌上心间。

  一生很短,迅疾老去。曾经得不到的,而今就不必空悲切了。毕竟过去了的人事,早已烟消云散了。我们要活在当下,而不是苦闷昨日。

  奈何啊,陆游一生心系百姓,愤世嫉俗,是著名的爱国诗人。所以,我们仍然能从这首诗的最后两句中,读出陆游隐忍于心中的壮志未酬、忧国忧民。彼时伤心沧海泪,今时过眼皆沧桑。

  陆游,他一生的愤慨激情,一生磅礴的爱国情操,宛如开在兵荒马乱年代里的一朵花,纵然开得多么艳丽,多么盛大,无人来采,亦无人摘。终究,陆游壮盛的一切绝笔于《示儿》这首诗:“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旧时光是伶人,她咿咿呀呀地继续唱着繁华,唱着光阴。另外宕开一笔,说古人在立夏节气这一天丰富多彩的趣味习俗

  旧时,立夏节气在古人的眼中十分重要。所以,他们必须以盛大隆重的态度迎接立夏的到来。周代时,天子会亲自率领朝中文武百官来到郊外,在此之前,天子命所有随从必须穿朱红色衣物,并且祭祀的用品也得用红纸包裹,寓意收成的红红火火。然后,随着天子的一声令下,盛大而热闹的祭祀炎帝祝融活动便在欢声笑语中拉开了。百姓们以此方式表达对神灵的虔诚,以及希望神灵庇佑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明代时,有皇帝御赐冰块的传说。相传立夏这一天,朝中专门有大臣负责打碎冰窖里的冰块,而后装盛在碟子里,由皇帝亲自赏冰块给朝中文武百官。明代散文家刘侗在《帝京景物略》中便记载说:“立夏日启冰,赐文武大臣。”到了清代,人们赠礼过立夏节。

  《帝京岁时纪胜》中便记载说:“立夏取平时曝晒之米粉春芽,并用糖面煎作各色果叠,相互馈送。”

  岁月是绣娘手中的春衫,补缀了太多声色韶华。立夏节是热闹的,亦是妙趣的。除了具有传统属性的迎夏活动以及食俗,更有庄严的浴佛节。除了这首诗以外,陆游还写过两首与立夏节气相关的诗,比如《立夏前二日作》:

  晨起披衣出草堂,轩窗已自喜微凉。

  余春只有二三日,烂醉恨无千百场。

  芳草自随征路远,游丝不及客愁长。

  残红一片无寻处,分付年华与蜜房。

  初夏日长,绿槐茂盛。清晨起床,老学庵内,陆游吟诗、作画,聊以慰藉孤寂光阴。倦了,他开窗纳凉,闭目养神,心静清风拂,自有凉风来。世人都言韶华短暂,荼花期,不过灿烂一瞬。但有些美好,只有深入地去感受,才知道若梦光阴也可以很盛大。愿你我都是彼此生命中的那一轮圆月,照亮各自生命里所走的路程。

  我交付给你一场时光,你是作画人,替我的红尘光阴勾勒、上色、涂抹。纵然初夏美好,但心中亦有无法言说的愁,有缄默于心的孤独。你要知道,孤独是一个人的旧时光中所遗留的耻辱;你要抹去,并且不留痕迹。

  人这一生中,回忆并不痛苦。最痛苦的是你所忆起、念及的那些人事,都已经不在了。

  所以,年龄渐长,方才知晓,孤独与等待,都是一场修行。于是,再来看陆游写的另外一首《立夏》:

  赤帜插城扉,东君整驾归。

  泥新巢燕闹,花尽蜜蜂稀。

  槐御阴初密,帘栊暑尚微。

  日斜汤沐罢,熟练试单衣。

  光阴荏苒,春睡夏醒。新燕忙着筑巢,蜜蜂忙着采蜜。诗人刚刚脱下了春衫,换上了单衣,在槐树下闲坐读书,思着浮生往事,因为有些诗歌,适合朗诵给清风明月听。

  其实,花的绽放与萎落是一场时光之旅,完成的是一场生命既定的灿烂。我也知,我在你写的这一册沉默时光书中,读出了彷徨惘然的岁月况味。

  是的,我懂你的眼中饱含着深海里的孤独,缄默成疾。

立夏的诗句:初夏景所属专题:立夏专题 诗句专题 本文《立夏的诗句:初夏景》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