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宁元宵节

备注: 时间:2017-09-02 10:48:23 阅读:0 次

  正月里耍社火一直要耍到正月十五。会宁陇右许多地方的农村人以前有个说法,说小初一大十五,意思是正月初一过年是过小年,正月十五才是大年。过去把正月十五叫上元节,古书上有许多记载,也有许多有关正月十五的诗词歌赋。总之从古至今正月十五是个热闹的节日。到了现在,每年的正月十五仍然是全国性的节日。农民人家这时候还是冬天闲月天,从初一开始一直戏玩下去,没有啥。工人、干部、学生、老师这些人到每年正月十五,大都要开始新一年的工作学习,就提前离开家乡了;如若还没有回去,那一定也要参加乡村里这最后的狂欢

  一般农家到正月十五的时候,过年准备的吃喝也就差不多用完了。所以十五将到,农户家里的婆娘们又要煮肉做馍馍,准备过十五的好吃喝。俗话说正月十五耍面哩,按过去的老乡俗,正月十五这天要做各种各样的面食,蒸馒头、蒸花卷,用白面做成各种各样动物造型的面团,放在清油锅里炸出来就是油炸食品,孩子们最爱吃,大人也不嫌弹。特别是把荞面做成鸡呀,猫呀,狗呀,猪呀,兔子呀,老虎呀等形状的食品,或者做成平常用的器物造型之类,都用清油炸了吃。乡里人把这个活动叫作正月十五捏灯盏子。有些人家这时候就把过年吃剩下的猪肉以及头蹄下水拾掇干净弄好吃。因为好猪肉炼过臊子,正月初几日里,人来客去,大鱼大肉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也有些人家,过年的时候杀了一头猪,这时候再杀一头,好好过一下正月十五。

  会宁所有的乡村,正月十五这一天都热闹起来。有社火的村庄大都要赶到乡政府或者大一点的村镇上去聚会,要特地显示一下自己村庄的社火气势不凡。特别是那些新近才办起太平鼓、腰鼓队,有了新狮子、新龙灯的村社就一定要参加一回乡镇上的聚会表演。有些村社上一年参加乡镇上社火表演时没有拿到奖,这新的一年就要争一口气,一定要拿到奖。所以有时候正月十五的热闹就转移到乡镇甚至县城里去,乡村相对也就寂寞些。但是正月十五这天晚上家家户户的灯笼是一定要悬挂的。以前家家户户门头就挂个小油灯,现在都是电灯。许多人家买来大红宫灯,一长串的彩灯。十五晚上还未入夜,许多人家的门口就已经五颜六色,灯花亮光一片。有些村社不到乡镇或者县里凑那个热闹,就在自己村里闹腾。夜色初降,月华东升,家家灯火灿烂的时候,鼓敲起来,炮仗不停地鸣放。村里大多数人渐渐聚到了官摊子,这时候大礼花放开了。月光明亮,五彩缤纷的礼花把山村的夜空涂抹得璀璨异常。每一朵礼花升起,总是伴随许多惊诧的呼喊。孩子们雀跃欢腾这不消说,大人们也是喜气扬扬。婆娘们聚在一起谈论转娘家的新体会;小媳妇们走在一起说笑话,说悄悄话;大姑娘们一个个穿着光鲜的新式衣服,嘴上赞美别人的衣服,其实是想叫别人夸自己的衣服好。小伙子们最忙,白天里刚打了一场篮球,晚饭还未吃完,手机电话里叫开了,墙头上也有人喊叫。成年男人们说着正月里的新鲜事,一个个根据天气对下一年庄农情况做出自己的预测。好像是《地母经》上说的,从正月初五算起有个顺口溜,这就是五麦六豆、七谷八糜、九果十菜。整整十天,哪一天日子好天气晴朗,那这一天所指的农作物就能获得丰收。庄农人就盼有个好收成,村里人把这叫谘术。有些老农特意记下每年正月的天气状况,还记下上一个冬天入九后,每一九头一天的风向,往往就能对下一年什么时候刮风下雨做出相当准确的判断。所有这些都是十五晚上聚会时最好的交流话题。

  玩狮子,耍龙灯,走旱船,这时候都是村上乡亲们组织的娱乐活动。戏台搭起来后,其他村上的社火来唱过了,自己村里排演的戏曲也都演了。这最后一场,有些爱戏的老人,被村里娃娃们撺掇着就上台唱上一段。有些六七十岁的老人头一年要上场,面子上磨不开硬是推辞,结果没有等到下一年唱社火,就投奔“黄土公社”去了。剩下的老哥兄弟这一年也就不讲究什么,脸一画上台唱上一段黑脸包公的《郴州放粮》,虽然上气不接下气,但总算过了把瘾。有些刚刚过门的媳妇早先在娘家就唱过戏,到了婆家想唱一段,又不好意思。最后被旁边几个姑嫂簇拥着上了台,一亮嗓子,果然一鸣惊人,一下子成了这村庄上的戏把式。社火头儿就明言,下一年一定叫她在社火队里挑大梁。有些老人却不以为然,认为都成女人家了,还唱什么戏。有人私底下议论:以前唱戏的叫戏子,和卖身的马骝精是一回事。也有的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还计较那些老讲究,要是按过去的规矩,新媳妇进门这一年正月十五还要躲灯,应该藏在邻居家里不出门,别说唱戏,连看戏也不成。

  有些外地读书的娃娃,看到乡亲们都闹腾,忍不住,也就上台来一段流行歌曲。打工回来的小伙子刚学了一点街舞,也上台扭几下。乡下人看不惯,连忙叫喊着轰下台。倒是放羊的羊倌上台吼了起来,吼的是老掉牙的花儿《王家的哥》。老人们说,这家伙不正经,下去,下去。大姑娘小伙子却要他再唱一个好听的。夜深了,有些走亲戚的外村人也忍不住上台唱一嗓子。有爱好武术的小伙子也不言说一声,舞着一个五尺棍就上了台,舞来舞去就那么几下子。一个好事者上去从后面一捣乱,那木棒子掉在地上,所有人哈哈大笑。小伙子也尴尬地做个鬼脸下去了。一群上小学的娃娃上来跳个舞,老师在旁边指挥,指挥着就忘记了,自个跑到戏台子中央……

  “一夜鱼龙舞,灯市花如昼。”这是古人笔下宋代汴梁的上元节,好像要闹个通宵。乡里人闹正月十五也就闹上半夜,有些人坚持不住早早就走了;有些人硬撑着要看到最后,说是给娃娃们鼓劲儿哩;还有些人老早回家就守着个电视看中央台、省电视台播出的元宵节晚会。爱热闹的一些老人们看着场子里缺少人手,就去骂他们、赶他们,说窝在屋里不怕捂臭吗,到外面闹腾一下也给娃娃们留个念想。

  正月十五的夜晚,一般晴空万里,朗月普照。苍茫的高原上积雪覆盖,而各个山村一片欢腾。当然也有北风扬雪的时候,那灯火辉煌中雪花飞舞,闹社火的人一点也不在乎,正好,瑞雪兆丰年嘛。不论怎样,这时候的天地众神们也似乎站在云端观赏人间美景,分享俗世的欢乐,默默地为万众苍生赐福。那些偷享人间牺牲的邪神恶鬼们也似乎向大地留下最后一瞥,就忙不择路地逃遁,因为他们知道,再过一日,人间就要敲锣打鼓,鸣放花炮,灯笼火把,烟熏火燎地送走他们这些瘟神。

上一篇:酒泉元宵节     下一篇:平利元宵节
会宁元宵节所属专题:会宁专题 元宵节专题 本文《会宁元宵节》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