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的由来

备注: 时间:2017-04-06 16:02:51 阅读:35 次

  农历五月初五,俗称“端午”或“端午节”。端是“开端”、“初”的意思。初五可以称为端五。农历以地支纪月,正月建寅,二月为卯,顺次至五月为午,因此称五月为午月,“五”与“午”通,“五”又为阳数,故端午又名端五、重五、端阳、中天等。从史籍上看,“端午”二字最早见于晋人周处枟风土记枠:“仲夏端午,烹鹜角黍。”我国悠久的历史,孕育了许多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传统节日。端午节就是其中更为别致的一个。如今,我国政府已正式恢复端午节为国家法定节假日,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关注:端午节究竟怎么形成的,它对我们国人意味着什么,我们为什么重新将它定位在国家的节日。我以为,端午节是我国先民顺应天时地利而形成的独特的生态情缘,其间的文化内涵极为丰富。概括之,端午节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季节性自然保健卫生节。在历史长河中,它不仅包含着全民健身、防疫祛病、辟瘟驱毒、祈求健康的民俗意义,还被赋予了不畏自然和社会的险阻,如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等诸多文化内涵,日益成为中华民族弘扬爱国主义和传统民俗文化的盛大节日。此外,从深层文化角度来看,端午节还蕴含着我们的先辈对天、地、人———身体和心灵融合的感悟、调和、调适的精神文脉。它是我们先民所创建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中的一朵奇葩,是多元文化时代国家现代化建设重要的精神力量。我们今人对此要深切认识,保护珍惜。
  端午节俗是怎么形成的?首先,端午节是我国远古时期“春俗”衍化发展的文化结晶,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先民,为健康发展,对生存地生态环境的深切体验,自然调适,真情祈愿。
  我国丰富多彩的传统节日怎么来的?它们不是我们先民在原始生活的狂野中,胡思乱想蹦出来的。传统节日,本是先民在特定的生存环境中,对宇宙生命(天体运行、万物生长)与人体生命节律交织的心灵感悟和文化展演。端午节就是其中的一个典范。它的形成与我国独特的地理气候环境相应。地处北半球温带区域的我国,受季风气候的影响,广大地区有着明显的季节分野。在远古,我们的先人在生产生活的实践中已深切感受到这一点。他们根据自然气候的变化和植物生长一岁一枯荣的特点,先有了岁—年的感悟和春播秋收两大节令的认知。其时,人们对年的时序季节只有春、秋两季。远古的先民的生产生活,大致是随大自然春秋季节风候节律而动。枟诗经·幽风·七月枠:“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透露出在商周时期,耕作生活,唯有春秋季节的信息。故时年历史,便以“春秋”冠之。孔子写历史,称为“春秋”,也是由此而来。后来,人们对气候的认识深化,再由春秋分出冬夏二时。故古书上四时顺序,不是“春夏秋冬”,而是“春秋冬夏”。枟礼记·孔子闲居枠曰:“天有四时,春秋冬夏”,即是佐证。端午就是春俗衍化出夏俗的一个节点。
  枟诗经枠等古文献对我国古代的春俗活动有大量的记载和描述:届时,人们纷纷从居住地外出,沐浴自然,去春水祓禊求子,迎春风嬉戏歌唱,奔春野传情求偶。
  一直延续到今天民众喜闻乐见的春游、踏青活动。春俗后来衍化出多个节日,如泼水节上巳节寒食节清明节、端午节等。端午节是我们先人对宜人宜物自然风候的亲切感受和真心爱戴。这是一种感悟生存而由衷激发的自然信仰。这种自然信仰,内含着我们古人对天、地、人三者和谐关系必要性的真切信念。人从纯粹的自然物中走出,总体上还是自然的,离不开自然的呵护,也需要自然持续不断的亲切恬美的眷顾,而不是像今年(注:指2008年)一月份,自然界那种不合时宜的席卷南中国的灾难性暴风雪、冷冻雨。
  具体到端午节俗的情缘,历代有不少说法。20世纪80年代末,笔者任副主编在编著枟中国风俗大辞典枠时,在“端午”词条中做了归纳,大致如下:

纪念屈原说

  此说最早见于南朝梁吴均的枟续齐谐记枠(枟艺文类聚枠卷四):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汉建武中,长沙欧回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谓曰:“君当见祭,甚善,但常所遗苦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可以楝树叶塞其上,以五彩丝缚之,此二物蛟龙所惮也。”回依其言。世人作粽,并带五色丝及楝叶,皆汨罗之遗风也。
  枟襄阳风俗记枠的说法略有不同,但与端午是为了纪念屈原的主旨则无二致(北宋乐史枟太平寰宇记枠卷一四五):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江,其妻每投食于水以祭之。原通梦告妻,所食皆为蛟龙所夺,龙畏五色丝及竹,故妻以竹为粽,以五色丝缠之。今俗其日皆带五色丝食粽,言免蛟龙之患也。
  纪念屈原说是最为流行的解释,在如今的普通百姓当中几乎已成为常识。然而早在隋代,已有人对此提出异议。枟荆楚岁时记枠“是日竞渡”隋杜公瞻注:“邯郸淳枟曹娥碑枠云:‘五月五日,时迎伍君,逆涛而上,为水所淹。’斯又东吴之俗,事在子胥,不关屈平也。枟越地传枠云起于越王勾践。不可详矣。”现代学者已无人相信这种附会的传说。主要原因在于记载端午风俗的早期文献中以辟邪说加以解释,并未提到屈原之事。而且即使在后世,有些地方仍不知端午与屈原有何关系。辽宁枟绥中县志枠(民国十八年铅印本):“五日为端午节,今为夏节。民间只知食角黍,饮雄黄酒,插蒲艾于门,并与女儿系五色线于颈臂,实不知当日灵均故事也。”说明纪念屈原说是端午节流行既久之后才附会上去的。事实上屈原何时投水,史无明文,后世说成五月五日自投汨罗江恰好暴露了牵附的实质。
  所以,屈原说虽流布范围广,但是并不能作为端午节最初的起源,只是后人逐渐将屈原之死附会杂糅到节日内涵中来的。

纪念伍子胥或曹娥说

  伍子胥是春秋时期吴国的大夫,被吴王赐死,投于江中,遂为涛神。曹娥是东汉时期的孝女,为拯救迎涛而溺水的父亲,投江而死。最早记载此事的是汉末邯郸淳写的枟曹娥碑枠(枟丛书集成初编枠本枟古文苑枠卷一九)。其文云:
  孝女曹娥者,上虞曹盱之女也……盱能抚节按歌,婆娑乐神,以汉安二年五月时迎五(伍)君(宋章樵注:伍子胥为涛神),逆涛而上,为水所淹,不得其尸。时娥年十四,号慕思盱,哀吟泽畔,旬有七日,遂自投江死。经五日,抱父尸出。
  这里面有两点可资与端午节比附的因素:一是“五月”这一时间,二是“迎五君”这一事件。到了东晋虞预的枟会稽典录枠(枟艺文类聚枠卷四),所记曹娥事已将迎涛神的事件具体化为“汉安帝二年五月五日”。隋杜公瞻引枟曹娥碑枠亦云:“五月五日,时迎伍君。”这说明隋唐之时可能已有端午节是为纪念伍子胥或曹娥的说法。
  枟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枠卷五一引枟云梦县志枠云:“五月五日赛龙舟,因邑河水浅,作旱龙缚竹为之,剪五色绫缎为鳞甲,设层楼飞阁于其脊,缀以翡翠文锦,中塑忠臣屈原、孝女曹娥(俗称娥为游江女娘)及瘟司、水神像。”云梦为屈原故乡,然其地端午节屈原、曹娥及瘟司、水神并祀,可知在端午的起源传说中曹娥已占有一席之地。民间传说中进而把伍子胥与曹娥说成父女关系,使若即若离的两事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杨水生编枟中外民间节日枠介绍说,伍子胥被投进钱塘江后,“钱塘江便常常掀起怒潮,汹涌澎湃的怒潮直冲入越国境内,人们说是伍君显灵。
  他的女儿曹娥便在这天(指五月五日)驾舟迎潮,拜见父君。人们出于对伍子胥的崇敬和对曹娥的同情,便驾舟相伴,后来发展成群众性的竞舟活动”。从上面的考述可以看出,纪念伍子胥或曹娥说是逐渐形成的。邯郸淳写的枟曹娥碑枠旨在表彰曹娥的孝行,与端午节无关,所以将“迎五君”的时间笼统地说成“五月”。“迎五君”
  大约就是观潮时的戏水表演,这在后世仍很流行。宋潘阆枟酒泉子·忆馀杭枠词:
  “长忆观潮,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南宋周密枟武林旧事·观潮枠记八月既望至十八日钱塘观潮时的戏水表演云:“吴儿善泅者数百,皆披发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争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腾身百变,而旗尾略不沾湿,以此夸能。”曹娥的父亲看来就是一位“披发文身”的弄潮儿,表演时不慎溺水而死。潮水是因月亮和太阳对地球的吸引力所造成的。农历每月初一及十五前后,太阳、月亮和地球排列在一条直线上,太阳与月亮的引力合在一起,对地球的吸引力比其他时间要大,所以初一及十五前后的潮汐特别大,弄潮表演就选在大潮来临的时候举行,因此,曹盱迎伍君不是初一就是十五前后,不会是初五。枟隋书·地理志下枠记述了有关屈原投江的传说,原文是这样的:
  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罗,土人追至洞庭不见,湖大船小,莫得济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湖!”因尔鼓棹争归,竞会湖亭上,习以相传,为竞渡之戏。
  这里将屈原投江的时间说成望日而非五日,这是因为这一传说的目的在于解释竞渡的由来。
  此二说基本和屈原说一样,都不能作为端午节的源起,但是这些历史人物以其精神价值介入到端午节,对于丰富端午的节俗和文化内涵起着莫大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原本仅为辟邪保健为目的的端午节,因祭祀纪念屈原、伍子胥、曹娥等历史先贤人物等行为的渗入,开始从单纯的人与自然节律的关系转向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关系。这其中渐渐渗透了人们的道德判断等观念,并渐渐赋予了端午节更加丰满的精神内涵。

辟邪说

  这一说法是端午节起源诸说中最先提出来的。枟玉烛宝典·五月仲夏第五枠引枟风俗通枠曰:“夏至、五月五日,著五彩辟兵。题曰‘野鬼游光’。俗说五彩以厌五兵。游光,厉鬼也,知其名令人不病疫。”枟艺文类聚枠卷四引枟风俗通枠作:“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者,辟兵厉鬼;令人不病温(瘟)。亦因屈原。”“亦因屈原”句当系编者或是后人附益。枟宝典枠早于枟类聚枠,引书比枟类聚枠准确可信。纪念屈原说虽然在梁吴均的枟续齐谐记枠中已见记录,但在与吴均同时的宗懔的枟荆楚岁时记枠中只字未提,宗懔也仅说“令人不病瘟”,说明当时纪念屈原说还流行不广,不为宗懔所知,或被视为无稽之谈而未加措意。北宋高承枟事物纪原枠卷八“五彩”条引枟风俗通枠也无“亦因屈原”句。隋杜公瞻在给枟荆楚岁时记枠“是日竞渡”作注时说:“按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伤其死所,故并命舟楫以拯之。”枟类聚枠误将此杜注当做枟荆楚岁时记枠的正文,枟御览枠沿误,实则宗书未尝提及屈原。屈原说是辟邪说提出二百多年后才流行开来的。
  另外,三国吴谢承枟后汉书·礼仪志枠载:“五月五日朱索、五色桃印为门户饰,以止恶气也。”(枟太平御览枠卷三一)“止恶气”的说法与“令人不病疫”是一致的,都是旨在辟邪。上引枟云梦县志枠中,端午所祭除屈原、曹娥之外还有瘟司。又河北枟晋县志枠(民国十六年印本):“五日端午节……祭瘟神防疫。”(枟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东北卷枠,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祭瘟神无疑也是为了辟邪去疾。
  辟邪一说可以从端午习俗来得到佐证:
  (1)枟荆楚岁时记枠中说“五月五日谓之浴兰节”,“浴兰”即在放兰草蒸煮过的水中洗浴。晋习凿齿枟与褚常侍书枠(枟玉烛宝典·五月仲夏第五枠)中谈及端午节时说:“日与足下及江州,五月五日共沐浴戏处,感想平生,进(或作‘追’)寻宿眷,仿佛玉仪,心实悲矣。”可知端午沐浴,实有其俗。
  兰草在古代民俗观念中有辟邪的功效。枟御览枠卷五九引东汉薛汉枟韩诗章句枠:“当此盛流之时,众士与众女执兰而拂除邪恶。”枟后汉书·礼仪志上枠“是月上巳”。梁刘昭注引枟韩诗枠曰:“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兰草祓除不祥。”这是针对枟诗经·郑风·溱洧枠诗而言的。诗中说:“士与女,方秉蕑兮。”毛传:“蕑,兰也。”于此可知兰草辟邪信念的古老。枟楚辞·九歌枠曰:“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浴兰汤”、“沐芳”即是用兰花等香草沐浴洁净身体以求辟邪。枟神农本草经枠是对先秦药物学知识的总结性著作(成书约在秦汉之际),其中提到兰草有“杀蛊毒,辟不祥”的药效。南朝宋盛弘之枟荆州记枠中也说:“香兰乃香草,能辟不祥。”法国学者让·谢瓦利埃和阿兰·海尔布兰特合编的枟世界文化象征辞典枠中说:“中国古代,兰花与春节有关,用于驱除邪魔。”说兰花与春节有关,未详何据,但说兰花用于辟邪,信而有证。
  民俗观念中有兰草辟邪的功能,而端午节有浴兰之俗,这就告诉我们,端午节原本是辟邪的节日。
  (2)端午节的习俗中包含辟邪意蕴的远非浴兰一端,其他像戴朱索、佩菖蒲、悬艾于门、饮雄黄酒、采制药物等,无不旨在辟邪除疾,正如辽宁枟新民县志枠(民国十五年石印本)中所说的:“盖是日为瘟神下界,种种设施不外祓除不祥之意。”
  另外,在学术界还存有效仿勾践操演水师说、吴越民族祭祀龙图腾说、古代越人新年说等。
  综上这些说法虽不同,但是都在不同程度上透露了端午节俗的共同点,即与当地人为抗争或适应天时地利季节性的变迁相关,这种生存地的生态情缘是形成端午各种文化活动的真正的动因。当然,上述的各种说法也都在不同程度地扩大和丰富了端午节的文化内涵,它们共同的汇融使端午成为中华民族的四大传统节日之一。

上一篇:明代端午宫俗     下一篇:端午节习俗的文化意义
端午的由来所属专题:端午专题 由来专题 本文《端午的由来》链接:http://24jq.net/duanwujie/3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