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小说

备注: 时间:2015-05-22 阅读:181 次

叶圣陶

“爸爸妈妈许下我了,明天带我去看《国色天香》。那是一张歌舞片子。我顶欢喜看歌舞片子。”王大春的肩膀贴着李诚的肩膀,歪左歪右地走着,他说罢,从印着红字的纸袋子里掏出一片蛋黄饼干,往嘴里一塞。
  李诚也有纸袋子,可是他并不掏出饼干来吃,只用两只手捧在当胸,像请了一件宝贝。他摇摇头说:“歌舞片子没有什么好看,我看过《科学怪人》,那真好看。死尸经科学家使了科学方法,活起来了,直僵僵地走着。不过胆小的人看了就会害怕。”
  “你说你胆大吗?你敢不敢独个儿睡在一间屋子里?”王大春嚼着饼干,发音不很清楚。
  “我为什么不敢?”
  “等会儿鬼出现了,你怎么办?”
  “你说鬼到底有没有?”李诚用胳膊推挤王大春的身子。
  “怎么没有?我奶奶十几岁的时候亲眼看见过两回鬼。小脚,拖着很长的袖子,身子袅呀袅的,原来是个女鬼。”王大春表演袅呀袅的姿态,可是身子左右摇晃,两条腿向外弓着,活像卓别林。
  “这样吗?”李诚听得出了神,“我妈妈告诉过我两句话,叫‘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她说,有些人真会看见鬼,我们怎么能不信?可是一味闹鬼,那就是迷信了,所以不可全信。”
  王大春对于信不信的话不很感兴趣,又掏出一片饼干塞到嘴里。忽然看见距离十来家铺面,有一个相熟的背影一步一顿地前进,他就喊:“张蓉生,等我们一块儿走!”
  张蓉生站住了,回转头看。待后面两个赶上的时候,就并着王大春的左肩,重又开步。
  “今天晚上提灯会,你加入吗?”王大春拉着张蓉生的衣袖。
  “我不加入。晚上天气冷,在路上提灯会伤风。并且提灯会也没有什么好玩。”
  “你不要瞎扯瞒我了,”王大春的手往上移,抓住了张蓉生的长衫的前胸。“我知道你为的交不出两毛钱的灯费。”
  张蓉生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喃喃地说:“你瞎说,你冤枉人家!两毛钱的灯费,什么稀奇!我自己就积有两块钱,一百五十个铜子,藏在妈妈的箱子里。”
  “那么你到底为什么不加入提灯会呢?”李诚向左旋转了头。
  “我爸爸叫我不要加入,他说提灯会没有什么意思。”张蓉生抑制着自己的感情,好像提灯会真没有什么意思似的。
  “你为什么不听先生的话?”李诚不肯放松,还要问个明白。“先生不是说的吗,儿童要快快活活过儿童节,加入提灯会可以得到最大的快活!”“先生的话同爸爸的话比,自然应该服从爸爸的话。”张蓉生眼睛看着鼻子,态度很严正。
  “爸爸的话错了呢?”李诚再进逼一句。
  “爸爸的话没有错的,”张蓉生直接地回答。顿了一顿,又说,“就是错了,还是应该服从。”
  “为什么?”
  “我们要想想,我们是爸爸生出来的,所以我们应该孝顺他,应该服从他的话。就是爸爸要我们死,我们应该立刻去死!”张蓉生说得很激昂,把拳头举过了头顶。
  “这样吗?”
  “还有,我们应该服从爸爸的命令,我们的爸爸应该服从皇帝的命令。爸爸的话绝没有错的,皇帝的话也绝没有错的。”“你这小卖国奴!”王大春听得生起气来,破口就骂,“你可知道,现在是民国时代,没有皇帝了?”
  “我爸爸说的,早晚总得有个皇帝,国家才搞得好。”张蓉生的眼睛望着空中,好像教徒在祈祷天国的来临。
  “我打你这小卖国奴!”王大春一拳落在张蓉生的右臂上。
  “哈哈,”李诚拍着张蓉生的胸脯,“你们父子两个倒是皇帝的忠臣!”
  张蓉生觉察自己势孤拔脚就跑,右手里的饼干袋子向后一扬一扬的。跑了二十多家门面,向左拐弯进一条小巷子去了。
  王大春和李诚也不去追他。赶走了卖国奴,不免有点儿胜利的骄傲,两个人大模大样地走着。
  忽然李诚的注意给一个讨饭的孩子吸引住了。那孩子大约八九岁,从头发到脚背,从衣领到鞋,没有一处地方不脏。可是一对眼珠乌亮亮的,像两颗云石的棋子,而且非常熟悉。想了一想,李诚才省悟那一对眼珠竟同弟弟的一模一样。他不觉撕开手里的纸袋子,取两片饼干递给那孩子,同时咕噜着:“今天儿童节,给你吃两片儿童节的饼干。”
  讨饭的孩子接了两片饼干,莫名其妙地看了一下,一同送到嘴里。随即回转身子,向他妈妈奔去。他妈妈坐在地上,背靠着电线杆,蓬头皱脸,破棉袄完全不扣,只用一条草绳在腰间围了两道。怀中裹着个衔住奶头的婴孩,精赤的小肩膀都露出在外面。她看见孩子背后有个中年绅士走着,像是掏得出一个铜子的,就努一努嘴,向孩子示意。孩子于是伸着手,回转头,“先生,做做……先生,做做……”这样随口唱着。孩子走过他妈妈的身边,眼光也不溜过去看他妈妈一下,好像并没有人坐在那里似的。
  王大春和李诚跟在中年绅士背后,看那孩子干他的营生。中年绅士起初是把头转向另一边,给那孩子个不理睬。后来却面对着孩子,仿佛还点了点头。
  那孩子以为有希望了,“先生,做做……先生,做做……”声调变得热切起来。但是中年绅士的两手还是反剪在背后,并不掏出一个铜子来。
  王大春说:“那小叫花子倒有恒心,跟了那么些路,还是不肯休歇。”
  李诚轻轻说:“那个人的恒心也不错,给跟了那么些路,还是不肯掏出一个铜子来。”
  “他们两个在比赛呢,谁先歇手谁就输。”
  “你看,”李诚指着前方,“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前方簇聚着二三十个人,中心矗起一堆红红绿绿的东西在那里晃动。
  王大春和李诚不由得放弃了小叫花子和中年绅士的比赛,跑到许多人簇聚的地方,从人家胳肢窝下往里挤,才看清楚被围在中间的是两辆人力车。一个小车夫拉住一个矮胖的车夫,咬牙切齿地说:“是我先接应,你怎么抢我的生意!”
  “我不要坐你的车,”人力车的主顾顿着足,手里矗起的一些彩灯霍霍地发响,“这么小的年纪,你跑不快!”
  矮胖的车夫得意了,他对小车夫冷笑一声,说:“阿弟,你听见吗?人家不要坐你的车,再不要怪我抢你的生意了。”说着,摆脱了小车夫的手,就去蹲在车柄中间,准备拔脚飞奔。
  小车夫向周围看了看,仿佛找寻援助似的,然后一把拉着主顾的衣襟,尖声说:“年纪小,不关事,保你跑得快。先生,坐吧!”他仰起瘦脸,一副恳求的神气。
  “巡警来了!”看热闹的人嚷着。
  巡警从暂时分开的人体间挤进来。“什么事?”白边帽子得劲地这么一侧。
  两边同时诉说自己的不错,对方的岂有此理,又加上旁人的卿哪喳喳,使巡警只好皱起眉头顺嘴。他随即把警棍一挥,马马虎虎地说:“去!”
  执着彩灯的那人立刻转身,坐上矮胖的车夫的车。车夫提起车柄,得意地冲出重围而去。彩灯有钟形的,有地球形的,有飞机形的,有军舰形的,摇摇晃晃过去,不由人不用眼光相送。至于小车夫怀着一肚皮的气,拖着车向反方向走去,大家全都没有注意到。
  “那些灯做啥用的?”
  “今天是什么节,不是清明节,是一个新花样的节,晚上有提灯会。”
  “今天叫儿童节。”王大春给那人说明。
  “不错,叫儿童节,是你们小弟弟的节日。现在的节日太多了,听说还有妈妈节先生节呢。”
  “儿童节啥意思?”
  “儿童节是我们寻快活的日子。”这回李诚开口了,“我们在学校里开会,唱歌,演戏,吃茶点,”把手里的纸袋子一扬,“晚上还有提灯会。”
  “那么提灯会里全是你们一批小弟弟了?”
  不等李诚回答,另一个的问题又来了,“你们可知道,提灯会过不过青龙坊?”
  一个沙嗓子的抢着说:“县政府在那里,县党部也在那里,哪有不过青龙坊的!”
  “今晚上我们早些吃晚饭,到青龙坊看提灯会去。”
  “小学生提灯会,”一个干瘪的老人用拖长的低音说,随即摇摇头,“没有什么好看。张大帝出会才好看呢,黄亭子抬着玉如意,金丝线绣的万民伞,还有四四十六名刽子手,红衣服一齐敞开,凸出了巴斗一般的大肚子。提灯会有什么好看!”
  “我要看提灯会。”一个挂着鼻涕的女孩似乎偏不相信老人的话,牵着她妈妈的手就要去看。
  这当儿簇聚着的人渐渐走散了,王大春和李诚也就想起动脚,走不到几步,只听得清脆的一声,不知道那妇人的手打在女孩的哪一部分。同时女孩“哇”的一声哭了。那妇人跟着骂:“小鬼头,也要看提灯会!谁有工夫带你去看?那是他们学生的事情,要你干起劲做什么?你这小鬼头!”
  骂声和哭声淡得像烟雾的时候,王大春说:“我不打算吃晚饭。吃了晚饭到学校,只怕嫌迟。我要妈妈给我买十个奶油面包带在身边吃。”
  “我妈妈昨天许过我,给我带八个暹罗蜜橘。”李诚抿着嘴,耸着颧颊,表示得意。
  “那么你也不要吃晚饭吧。我们交换着吃,我给你吃奶油面包,你给我吃暹罗蜜橘。”
  “好的,好的。”顿了一顿,李诚又说,“你一到家,就去买面包。买了来看我,我们一同到学校。我们要第一个到!我们要帮同先生把那些灯烛点起来!”
  仿佛已经看见了灯烛辉煌的美景,他们两个肩膀贴着肩膀,齐着步调,嘴里哼着先生教给他们的口号:“增—进—全—国—儿—童—的—幸—福!”

上一篇:查尔斯河边的端午节     下一篇:儿童节的成人礼物
儿童节小说所属专题:儿童专题 小说专题 本文《儿童节小说》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