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习俗

备注: 时间:2014-05-27 16:41:23 阅读:4811 次

白露习俗

  白露过后,我国就真正进入了秋季,气温开始逐渐下降,人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一场秋雨一场寒”。谚语也说道:“白露节气勿露身,早晚要叮泞。”这是在告诉人们,此时白天虽然温和,但早晚已凉,打赤膊容易着凉。人们常说:“白露前是雨,白露后是鬼”,意思是说白露时节雨下在哪里,就苦在哪里。因此,白露时节各地就有“补露”的习俗,就是通过吃一些食物来补充身体的能量,为进入寒冬做好准备。在浙江温州等地,人们要过白露节。而在苍南、平阳等地,人们会在白露这天采集“十样白”(也有“三样白”的说法),以垠乌骨白毛鸡(或鸭子),据说吃了后可滋补身体,去风气(关节炎)。什么是“十样白”呢?就是10种带“白”字的草药,如白木模、白毛苦等,这些草药都带有“白”字,与“白露”字面上相应。

  黎明,收取柏叶、首蒲以及百草、百花上的露水。

  妇女打枣,采毛豆,采棉,沤麻,收蜡,开始纺织。

  斗蟋蟀,唤黄雀。

  丹桂、宝头鸡冠、杨妃横、水红花、剪秋罗、秋牡丹、山茶花、瑞兰、鹤兰等上市。

祭祀禹王

  江苏太湖民间有在白露时节祭祀禹王的习俗。每逢白露节气会举行盛大隆重的祭祀活动。又称为拜祭“水路菩萨”。相传禹王是治水英雄大禹,与尧舜并称古圣王。民间称他为“水路菩萨”或“河神”。每年的正月初八清明、七月初七和白露时节,这里会举行祭禹工的香会,其中又以清明、白露两祭的规模为最大,每次历时一周。届时,人们就会赶庙会、打锣鼓、跳舞蹈。而在山西沿黄河一带,人们在祭禹王的同时,也要祭土地神、花神、蚕花姑娘、门神、宅神、姜太公等,以祭拜诸神来表达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在太湖地区,人们都非常崇敬禹王,即治水英雄大禹。渔民们称大禹为“水路菩萨”,每到正月初八、清明、七月初七以及白露时节,人们都要举行祭祀禹王的香会,而清明、白露这春秋两祭规模最大,祭祀活动要持续一周的时间。除了祭祀禹王,人们还会祭土地神、花神、蚕花姑娘、门神、宅神、姜太公等。祭祀活动期间,《打渔杀家》是必演的一台戏。隆重的祭祀活动,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祈盼和向往。

白露茶

  民间有“春茶苦,夏茶涩,要喝茶,秋白露”的说法。白露时节的茶树经过夏季的酷热,此时正是它生长的最佳时期。白露茶既不像春茶那样鲜嫩、不经泡,也不像夏茶那样干涩味苦,而是有一种独特甘醇清香味,尤受老茶客喜爱。旧时南京人都十分青睐“白露茶”,因而每到此时,有些老茶客就会聚在一起,细品香茗。在古城南京,白露时节老南京人都非常喜欢喝“白露茶”。此时的茶树经过夏季的酷热,白露前后正是它生长的极好时期。白露茶既不像春茶那样鲜嫩、不耐泡,也不像夏茶那样干涩味苦,而是有一种独特的甘醇清香味,尤受老茶客喜爱。

吃龙眼

  福建省福州市民间有白露这天必吃龙眼的习俗。龙眼俗称“桂圆”,是我国南方地区的特产。古时有“南桂圆、北人参”的说法。每逢这个时节,当地人家会在清早喝上一碗龙眼香米粥。并认为在这一天吃龙眼对身体大补,有延年益寿之效。白露之前采摘的龙眼,个个颗大核小,味甜可口。是食用的绝佳之期,并且传统中医认为龙眼具有养血安神、益气补脾、润肤美容的功效,还能辅助治疗贫血、失眠、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确实可以补益身体。
  福州地区的人“白露必吃龙眼”。白露这一天,福州人有吃龙眼的传统。人们认为,白露时节吃龙眼有大补身体之功效,吃一颗龙眼就相当于吃一只鸡那么补。这听起来是过于夸张了,不过还是有一些道理的。因为龙眼本身就有益气补脾、养血安神、润肤美容等多种功效,还可以治疗贫血、失眠、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而且白露之前的龙眼个个颗大、核小、味甜、口感好,所以白露吃龙眼是再好不过的了,不管是否真正大补,吃了就是好,所以这一习俗就在福州传承了下来。

白露酒

  白露酒用糯米、高粱等五谷酿成,其酒温中含热,略带甜味,称“白露米酒”。资兴兴宁、三都、寥江一带历来有酿酒习俗。尤其是白露节一到,家家酿酒,接人待客必喝“白露米酒”。“程酒”是白露米酒中的精品,因取程江水酿制而得名,古为贡酒,盛名远播。(水经注》有记载:
  “郴县有禄水,出县东侯公山西北,流而南屈注于宋,渭之程水溪,郡置酒馆酝于山下,名日‘程酒’,献同也。”白露米酒的酿制除取水、选定节气分外讲究,方法也非常独特。要先酿制白酒(俗称“土烧”)与糯米糟酒,再按I:3的比例,将白酒倒人糟酒里,装坛待喝。如制程酒,须掺人适量掺子水(掺子加水熬制),然后人坛密封,埋人地下或者窖藏,也有埋入鲜牛栏淤中的,等数年甚至几十年才取出饮用。埋藏几十年的程酒色呈褐红,斟之现丝,易于人口,清香扑鼻,且后劲极强。清光绪元年(1875年)纂修的《兴宁县志》云:“色碧味醇,愈久愈香”,“酿可千日,至家而醉”。旧时江浙一带的有些地方也有自酿白露米酒的习俗,直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南京城的酒店里还有零沽的白露米酒,后来渐渐销声匿迹。一些苏南籍和浙江籍的老南京人还有自酿白露米酒的习俗,旧时苏浙一带乡下每年白露一到,家家酿酒,用以待客,常有人把白露米酒送到城里亲戚朋友家。白露酒用糯米、高粱等五谷酿成,略带甜味,故称“白露米酒”。

吃番薯

  文成县在白露这天有吃番薯的习俗。当地人们认为白露节气吃了番薯,可以使全年吃番薯丝饭后不会返胃酸,并且认为吃番薯可以多生孩子。因而习俗逐渐形成。

收露

  露以秋季的为佳。《本草纲目》称秋露多时,可以用盘收取,煎煮使之稠如怡,可使人延年益寿。秋露寨具肃杀之气,宜于煎制润肺杀祟的药物。

  据说,百草头上的秋露,未干时收取,可以治愈百疾,止消渴,怡心美颜。以露酿酒最为清冽。古人亦常用露做饮料,如《楚辞》中即有诗句:“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山海经》记述:“诸沃之野,摇山之民,甘露是饮。不寿者,八百岁。”《吕氏春秋》载:“伊尹说汤曰,水之美者,有三危之露。”汉代建有金铜仙人承露盘,魏时铸有擎承露盘的铜柱,都有收取清露的做法。晋代、唐代一般多用清露来润洗眼睛,而且用锦彩制成绣囊,名为眼明囊,或叫承露囊,将其作为互赠的礼物。像湖南、湖北、河北、山东、安徽、四川各地,秋天民间就用瓷器收取草头的清露,和以朱砂或者上等的墨汁,点染小孩额头及心窝,称之为天炙,以祛百病。

  清露的功用,往往随植物的票性而各异,大抵百花上的露,令人养颜,柏叶、菖蒲上的露,还可明目。天天早上用清露洗眼睛,效果极佳。韭叶上的清露,可去白斑风,早上涂抹患处即可。凌霄花瓣上的清露,如果进人眼内则会对眼睛造成伤害。此外,凡是有毒的植物,其枝叶上的清露一定不要取用。本日已在处署之后,朝露正浓,因此可以开始收取备用。

打枣

  枣,性甘平,经常食用可开胃健脾,补中益气。如果人药。可补脾养胃,治疗泻痢,调营卫,疗寒热,主阴衰贫血。产于河北、山东的枣,被称为北枣,有红、黑两种颜色,红色的味道尤为甘美。产于浙江金华一带的枣,被称为南枣,形状长圆,颜色紫红,味道甜中微酸,是枣中的佳品。

  枣可以久藏,生熟都可食用,制成干枣、枣油、枣脯、枣米、枣汤等食品。味道很美。白露前后,就可以收取。《诗经·豳风》中说:“八月剥枣。”明代程羽文的《田家历》也规定农历八月收枣子。山东阳信等县。一般都在秋分八月中旬打枣。

采毛豆

  毛豆以其果实未老而得名,因其壳上都生有细毛,在豆科植物中,是特异的品种。夏种秋收,是一年生草本植物,也是寂类。毛豆种类很多,黑皮绿肉的,叫骨裹育;籽粒大而皮开裂的,叫沙仁豆;色黑形小而气味芳香的,叫丝瓜香;籽粒肥大的,叫牛踏青;豆其短密而漂亮的,叫毛柴团;籽粒细而多的,叫英英三;粒大晚成的,叫矮其黄;还有八月白、西风青、山老香等名。毛豆嫩时色绿,老则变黄,经霜打后变枯,俗名黄豆。青嫩的豆荚,可以鲜食,是素肴中的必需食品,以毛豆下酒,也很佳妙。或煮或熏,或晒在阳光下,还可以贮藏。毛豆还是做酱榨油,磨制豆腐,发酵制豉最主要的原料。毛豆的茎又可以作为燃料,其他的用途较少。此时正是收获的旺季,田家采摘毛豆作为节令美食,互相赠送,也是地方的一种特色。

采棉

  棉花不论草棉、木棉,都是入秋开花,棉铃渐次开放之后,就可以随时采收了。十月以后,棉铃逐渐稀少。广东的气候,十二月也是采花期。但像河北的丰润、卢龙,湖北的石首、广济,山东的阳信,广西的隆安,女子一般要在九月收拣棉花,以供纺织,辛勤劳作,昼夜不息。所谓“促织鸣,棉花盛”描绘的就是这种景象。古人曾有诗道:“惊寒灯夜短,半枕动鸡鸣;颠倒衣裳去,田间满钟声。”

  采收棉花宜于在晴天和朝露已干之后进行,因为棉絮潮湿,便容易导致霉烂。

沤麻

  白露节气,人们开始沤麻。麻的种类很多,有大麻、宁麻、苘麻、黄麻、亚麻等。

收蜡

  蜡分为黄蜡、白蜡两种。黄蜡也称为蜂蜡,是蜜蜂的分泌物。采取蜂蜜之后,如果将蜂房洗净,放在热水中煮化或者蒸化,等水中的蜡凝结后即成。若是放在阳光下曝晒,并喷洒清水,使之与空气发生作用,最终完全漂白,就可成为白色。在工业上,蜂蜡与松脂混合,可以制成青铜器物等铸造时的模型。蜡还可以制造蜡纸。除了三四月之外,八九月也是采蜜收蜡的时期。

  白蜡就是白蜡虫所产之蜡,白蜡虫寄生在女贞子和水曲柳等树上,身体能分泌蜡质。白露前后,天气渐渐寒冷,雄虫化成蛹,停止蜡的分泌,此时就可收蜡。出产大量优质蜡虫的地方,满树洁白,晚上看去就如同挂满积雪一样。从树枝上剥下的蜡,放到锅中,加水熬煮,蜡就会浮在水面,将其收到布袋里挤压出蜡质,再倒人盆中,就可凝结成洁白的蜡,可供出售。

  白蜡用途很广,可以制作蜡烛和药丸的蜡壳纸,也是化妆品、装饰品以及玩具的主要原料。

纺织

  此时天气已凉却尚未寒冷,正是女子们全力纺织的时候。月初之时,女子采棉,然后进行纺织,做抵御冬寒的准备。

斗蟋蟀

  蟋蟀也叫趋织,有督促的意思。大概是古人借此勉励女子,要勤于操持劳作。蟋蟀还叫蜻咧,也有称作爱的。南楚称之为王孙。雄虫能鸣善斗,秋夜振翅发声,凄凉清脆,声音悦耳。

  唐代天宝年间,人秋之后,内宫的妃缤常常用小金笼装蟋蟀,放在枕边,晚上听蟋蟀的鸣叫,民间也加以仿效。当时长安的富人,用象牙镂空做成的蟋蟀笼蓄养蟋蟀,以万金之资,换一声之鸣。

  唐代以后,南北各地都有蓄养,以求比赛相斗的乐趣。而对于蟋蟀的研究也与日俱进。

  燕京到了农历七八月,家家都饲喂蟋蟀并让其相斗,称之为斗灿抽。此时,壮汉小孩经常群聚于草丛中,侧着耳朵来回走动,一听到蟋蟀的叫声,就奋身疾奔过去,捕捉后精心地喂养起来。他们认真地辨别蟋蟀的形态、颜色。试探后觉得勇猛普斗则使其出门参加竞赛。

  江南按例在白露前后开始斗蟋蟀的游戏,到了重阳后停止,称之为秋兴,俗名斗赚绩。比赛时,不仅有斗蟋蟀的场子,还有专门的搏斗器具。斗蜘灿的时候,人们提笼相望,成群结队,场面颇为壮观。人们一般将最善斗的蟋娜称为将军,以头大足长为贵,青、黄、红、黑、白等正色为优。相斗的蟋蟀要大小相似,重量相同,势均力敌。先用兰草拂其头部,如果它的触须张开如丝状,就继续用兰草挑逗,使之角斗。两只蟋蟀相搏,赌注往往很高。有好事的人著有《功虫录》,秋天到来,人们必要观看此书,学习其中养蟋娜、斗蟋蟀的方法。

玩时鸟

  黄雀,短尾小鸟,是雀中的一种。吴地的人因为它吃稻谷长得肥壮,称之为稻头雀。八九月间,捕鸟人捉了黄雀,让它立在铁杆杆头,教它衔旗啄铃作为游戏。蓄养驯服后,将它放走还能飞回,称之为唤黄雀。儿童常常喂养黄雀,在它的脚上系上线绳,随身携带。

  北方像北平等地,到了十月以后,会有梧桐鸟等。这种鸟长六七寸,灰身,黑翅,黄嘴,短尾,有人在市场上买回去调教,能够在空中接弹丸,称之为打弹儿。

  交嘴,长四五寸,雄鸟和雌鸟嘴交叉的方向左右不同,可据此判别鸟的性别。交嘴鸟有红、黄两种颜色。驯得好的交嘴鸟,能够开锁衔旗。

  视顶红,比家雀小,头顶红色,其技巧如同交嘴鸟一般,甚至比交嘴还要灵巧。

  老西儿,形如梧桐鸟,黑嘴,与梧桐鸟同样灵巧而价格更便宜。好吃之辈还有吃这种鸟的。

  燕巧儿,形如燕子,也能在空中接弹丸,飞腾的速度特别快。

  以上这些,都是应时而玩的禽类。《燕京杂记》中载:“京师人多养雀,街上闲行,有仲鹰者,有笼百舌者,又有持小竿,系一小鸟,使栖其上者。游手无事,出人必携。每一茶坊,定有数竿,擂于栏外,其鸟有值数十金者。”

上一篇:白露农事安排     下一篇:白露禁忌
白露习俗所属专题:白露专题 习俗专题 本文《白露习俗》链接:http://24jq.net/akcms_item.php?id=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