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节的由来

备注: 时间:2014-05-21 22:07:15 阅读:145 次

  今人说到清明,都会想起“欲断魂”的主要习俗内容--扫墓。然而在汉魏时期,墓祭活动主要是由另一个重要节日--寒食节承担的。

  寒食节,又称冷节、禁烟节等。寒食节之所以叫这个名称,是说寒食节那天,大家都不动烟火,只吃事先预备好的食品,那自然是冷的,而且那天还有纪念亡者的仪式。《荆楚岁时记》云:“去冬节一百五日,即有疾风甚雨,谓之寒食。”一般而言,寒食节就在清明前两日或一日,也就是在冬至后的一百零五日,因此山西吕梁地区称寒食节为“一百五”。

  据记载,寒食习俗最早出现在两汉的太原一带,也就是说寒食节的起源、发展以及后来在唐代时寒食的鼎盛,均与山西的地域因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山西可以被视为现代清明的文化原逻辑起点。寒食节的解释主要有着以下几种说法:介子推说、星辰信仰说、森林防火说、改火说。

介子推说

  “子报焚.寒食立”,寒食节纪念介子推是关于寒食节起源最早的也是最广为人知的故事。介子报故事最早见《左传·僖公二十四年》的记载,但没有记其被火焚之事;介子推遭火焚事最早见《庄子·盗跃篇》:“文公后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其次见西汉刘向的《新序·节士》::文公待之,(子报)不肯出.求之不能得,以谓焚其山宜出,及焚其山,遂不出而焚死。”此事还见于东汉蔡匿的《琴操》,但该书记载介子推的忌日为五月初五。杜公瞻注《荆楚岁时记》时即说:“云五月五日,与今有异.皆因流俗所传:”《艺文类聚》卷三引桓谭《新论》曰:“太原郡民,以隆冬不火食五日,虽有病缓急,犹不敢犯,为介之推故也。”范哗《后汉书》、陆翔《邺中记》、贾恩韶《齐民要术》、周密《癸辛杂识》、陈元韧《岁时广记》等均有寒食为纪念介子推的记载。叙述最为详尽的应是《东周列同志》第二十亡回《介子推守志焚绵上》:

  介子推与寒食节的关系完整版本如下:相传春秋战国时代、晋献公的纪子5B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买齐继位,还太子申生,申生被逼自杀。申生的弟弟重耳,为了躲避祸害,去国流亡。在流亡期间,重耳受尽了屈辱:跟他一道出奔的臣子中,有一位就是介子推;有一次,重耳饿晕了过去.介子椎为了救重耳,从自己大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用火烤熟了送给重耳吃:十几年后.重耳回国做了君主,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他大赏功臣、而独独忘记了子推。

  后来晋文公看见子推留下的《龙蛇歌》,其词曰:“有龙娇矫.顷失其所;五蛇从之、周偏天下;龙饥无食.一蛇割股;龙返于渊,安其壤土,四蛇入穴,皆有处所;一蛇无穴,号于中野。”(据《乐府诗集》眷五十七)文公览毕,急忙派人往召子椎,但子推已经背着母亲隐居于绵上深谷之中?义公亲往绵山访求子推,然而山深树茅,数日不得;文公听说子推非常孝顺,就想出个举火焚林逼子推出山的主意:于是山前山后,周围放火、火烈风猛.延烧数里,  三日方息:子报终不肯出.子母相抱,被烧死于枯柳之下。文公见其骸骨,为之流涕,命葬于绵山之下.立词把之;环山一境之田.皆作祠田,使农夫掌其岁把。并且改绵山为介山(即今山西介休绵山),后世于绵上立县,谓之“介休”,言介子椎休息于此也。焚林之日,正是四月五日清明之候。国人恩幕子推的忠廉,因为介子推死于火,不忍举火,为之冷食一月,后渐减至三日,至今太原、上党、西河、雁门各处,每岁冬至后一百五日,预作干粮.以冷水食之,谓之“禁火”,亦曰“禁烟”。因以清明前一日为寒食节,当日家家插柳于门,以招子惟之魂。或设野祭,焚纸钱,皆因介子推的缘故。今日山西绵山仍遍布了传说中介子推当年留下的遗迹,如栖贤谷、哀号坡、介公墓、足下亭等,这些使得山西绵山成为忠孝文化、祭扫文化的发源地。

  北方的三月还比较冷,不生火而且吃冷食,确实有点不合情理。早有古人提出这种隆冬寒食的习俗对民生的危害:曹操曾经严禁寒食.《玉烛宝典》卷二引其《明罚令》云:“闻太原、上党、西河、雁门冬至后一百有五日皆绝火寒食,云为介子推。夫子推,晋之下士,无高世之德,子胥以直亮沉水,吴人未有绝水之事,至于子推独为寒食,岂不偏乎?云有废者,乃致雹雪之灾,不复顾不寒食乡亦有之也。汉武时京师雹如马头,宁当坐不寒食乎?且北方迈寒之地,老小赢弱,将有不堪之患。令书到,民一不得寒食,若有犯者,家长半岁刑,主吏百日刑,令长夺俸一月。曹操认为在北地寒食就是一个有损民生的迷信和陋习。他的论据非常犀利:子胥投水自杀,吴人也没有不喝水啊,那为什么独为介子推断火呢?而且怎么解释寒食和不寒食的地方都下冰雹呢?

  其实早在汉朝,寒食风俗就遭到并州刺史周举的禁毁。《后汉书·周举传》记道:“太原一郡,旧俗以介子推焚骸,有龙忌之禁。

  至其亡月,咸言神灵不乐举火,由是士民每冬中轴一月寒食,莫敢烟器,老少不堪,岁多死者。举既到州,乃作吊书以置于子推之庙,言盛冬去火,残损民命,非贤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还温食。于是众惑稍解,风俗颇革。”后赵石勒、北魏孝文帝均禁过寒食。

  这里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既然寒食禁火风俗对百姓的生活具有负面影响,并且也被官方屡禁。为什么寒食节还能流行并且普及传播开来呢?根据《荆楚岁时记》中的有关寒食记载,可以看到,至少在六世纪时,伴随着大量移民南迁,寒食节俗已经从北方的山西扩散到荆楚一带。这应该与社会普遍存在的神灵信仰有关,如《文献通考》卷三百零五记录,石勒禁寒食以后发生了一次雹灾,“雹起西河介山,大如鸡子,平地三尺,涪下丈徐,行人禽兽死者万数,历太原、乐平、武乡、赵郡、广平、矩鹿干徐里,树木摧折,禾稼荡然”。于是石勒咨询中书令徐光,徐光说,这场雹灾主要是因为石勒去年禁止寒食引起的神怒:他认为介子推是帝乡的神灵,历代百姓都以寒食的方式来纪念他。介山一带是晋文公给子推的封田,还是应该任内百姓来奉把为奸:黄门郎韦峻虽然不同意徐光的神怒说,因为这无法解释介子推之前的雹灾,但是他的论点也是当时古代流行的阴阳顺逆说,认为“此自阴阳乖错所为耳”。无论何种观点,结果都是人们对天象异数的恐惧而重新恢复寒食,只是内于意识到寒食俗信与现实民生的冲突,寒食节的时间逐渐趋向理性的缩短。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屡有官方的严厉禁止。

  但是俗信却是在世俗权力之外的另一种重要约束力量,而且从某种意义而言,俗信甚至比官方干预的规范力量以及现实生存问题还要持久强大。这种俗信的心理维持力量,来自于人类进化过程中形成的鬼神禁忌心理,来自于原始信仰和原始崇拜!在两汉时期普遍存在着天人感应、鬼神禁忌与天象崇拜-人们往往将各种异常的自然现象或者灾难性的事件与人事相联系,并赋予他们之间各种非理性的因果关系。这也许是寒食风俗在古代社会兴盛的重要社会心理因素,关于介子推是否是寒食节的真正起源,古今大多数学者多持质疑之声G他们多认为虽然介子推的故事在民间的传承过程有着强烈的情感共鸣,但是割股火焚毕竟不见正史记载。如村公瞻注《荆楚岁时记》说:“据《左传》及《史记》并无介推被焚之事。”顾炎武在《日知录集释》卷二十五中也说:“当以左氏为据,割股焰山,理之所无,皆不可信:”因此,以大传统为主要治学依据的学者多认为,介子推与寒食节之间的关联是民间美好愿望的一种附会。

  而法国学者侯思孟、我国吗代学者李道和、张勃等则认为不能因为史家的存疑而轻易否定介子推与寒食节之间的关系;如张勃认为史学界的研究范式向来以正史作为惟一的社会事实依据,这个方法论本身就存在着疑问,如果从民俗主体的神灵信仰禁忌出发,通过考证介子推传说层层丰富的过程,寒食是禁火的必然后果,同时也是民间将介子推神话化并加以哀悼的一种方式(参见张勃《寒食节起源新论》)。

  李亦园先生则将介子推是否为寒食节真正起源这个问题悬置起来,从结构主义人类学的角度来考察介子推传说与寒食节禁火仪式之间的关系。他认为介子推的传说与寒食节的仪式之间存在着思维方式的一致性:在寒食节的“禁火一取火”这一对仪式对比,“介子推一晋文公”这一对人格对比上,都体现了初民一种二元对立的哲学观:禁火意味着不用火煮,点火意味着用火煮,即“牛”与“熟”的一对象征动作。前者象征着人类经历过的茹毛饮血的食物医乏时代,后者象征着人类进入食物丰盛的文明时代;这是结构主义人类学提出的寒食仪式中“生”与“熟”的对比体现出的“自然一文化”的对比。而介子推与晋文公也构成一对“自然一文化”的人格对比结构:介之推割股效忠晋文公,是一种超平常情的行为,属于“高估的人际关系”,反之,晋文公复国后,不但没有报答介之推,反而放火把他烧死,这也是超出常情的举动,属于“低估的人际关系”。前者象征着人类脱离兽界呈现出来的伦理道德的一面,属于文化的表现;后者则象征了人类本能中性恶的一面,属于自然的表现。正因为介子推传说中体现的“自然一文化”的二元对立,与寒食节仪式之间的“自然一文化”的二元对立相互印证,于是介子推的故事被先民选择出来成为寒食节的传说起源。(参见李亦园《寒食与介子椎》)。

星辰信仰说

  很有学者认为从上古时候起就存在的火禁是寒食节的起源。如,杜公瞻注《荆楚岁时记》就说:“禁火盖周之旧制也。”根据《周礼·秋官司寇下》记载”司恒氏.掌以夫遂取明火于日……中春以木锋修火禁于国中”,司短氏是周代掌管禁火与取火的官职,在仲春时分,他捞着木锋提醒国人禁火。到了季春,国人再重新取火。

  周代为什么要在仲春修火禁呢?

  传统的解释之一为星象禁火说。张营《疑耀》卷五说:“龙星,木之位也,春属东方,心为大火,惧火盛,故禁火。”又,王钦若在《册府元龟》卷六百八十九中也注明星象禁火才是介子推传说的真实原因:“龙,皇木之谓也.春见东方,心为火之盛,故谓之禁火。n古人将周天恒星分成二十八星宿,“龙星”是位于东方青龙宫的角、亢二星,他们在五行中居于“木”位。先秦时期,古人出于星象迷信与感应巫术,认为春季龙星在东方,易引起大火。所以在子月龙星韧现之时,大家只要禁火就能防止火灾发生。因此,相关学者认为禁火最初来自于人们对于星象的信仰和对天灾的恐惧。既然禁火期间不能生火做饭,那就得事先准备好食物,即为“寒食”。

  中外学者意识到早期文献都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寒食节最早发生、兴盛于晋地,后来才成为一个流行全国的节日。这是一个值得思索的现象。于是,中外学者试图以“分野说”来解释寒食节与山西的关系。如日本学者中村乔、守屋美都雄对《荆楚岁时记》的版本进行了考证,对寒食研究中的地域性因素进行了研究i守屋美都雄更依据罗泌《路史》卷二十二中“魏晋之俗尤所重者,辰为商星,实祀大火”之说,提出“分野说”和寒食节之间的关系,更引出了“山西的原逻辑”这一重要论点。

  战国末期出现的“分野说”,是一种将天上的星辰与地上某一区域相互对应的学说。据《左传·昭公元年》记载的传说,昔高辛氏有二子相仇,后化为参商二星。古人认为,参星与商星,是永远不见面的两个星辰,因此,古人常用“参商”永世分隔的现象来感唱人生的离别之苦,如杜甫《赠卫八处士》诗云:“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同时,“参商”也象征着兄弟相仇。而参星的分野即为晋地。也就是说,晋地对应天上的参星。与参星相对立的是商星,商星即大火星,既然参星为晋之守护星,又与大火星有互不相容的关系,所以,在大火星发生变动的时候,晋地的人做出的反应,是与其他地区有所不同的。换言之,晋人的“惧火之盛”的心理,要远远盛于其他地区。这正是“山西的原逻辑”最根本的要点所在。也就是说,晋地之所以特重寒食,是因为参星分野对商星变化引发的文化现象。

  根据日本学者的研究,刘晓蜂先生将山西的“原逻辑”概括为三个方面:“第一,参星为,水神,;参商相仇,商为火,俗言‘水火不相容,,以火之仇的参星为水神逻辑上是通的‘而且在文献上,以晋候、子推为风雨之神,也可以找到很多例证:第二,‘物不两大’:这是古人非常重要的逻辑观念。正是按照这一观念,当大火星的‘火’变盛的季节,出于对参星的信仰,晋人‘惧火之盛,而断火寒食:因为按照古人的天人感应的观念,只要此界的‘火,断了、小了.彼界,即天上的水神参星的力量就会得到补强。第三,长期以来山西人认为.如果这一源出于参星崇拜的断火寒食行为不能得到严格坚守,那么就会导致,雪霜风雨之不时’.导致‘疾风甚雨’。”  最后,他总结说:“考虑到唐代以前有关寒食的记载多出于山西地区,我们有理由指出,以星辰信仰为核心的“山西的原逻辑’,即山西省的地域因素,和介子推传说、古代断火改火的习俗等一样,是寒食节得以成立的一个重要因素。”(《寒食与山西》)“分野说”不仅仅能解释寒食节兴于山西的空间现象,而且也能解释寒食节为何在唐代达到兴盛的时间问题。刘晓峰认为,唐王室独尊寒食节的原因和唐朝对“参星崇拜”有关。他认为,首先,李氏唐朝的龙兴之地是太原。其二、做为其起兵的契机的晋词祈雨,实即与介子推有相当关系(太原郡一带子推为风雨之神),其三、其入关前子万骨干部队,皆募于太原地区。而古来山西重视寒食就与李唐王朝和太原、介词间的诸种因缘有关系。最为重要的是,依《春秋大全·诸国兴废说》记载,“参之分野,谓之大原,亦日晋阳“,即为“唐”地。  因此,参星被李唐看成是自己的守护星辰。

森林防火说

  现代学者李晨光从公共安全角度直接提出,“禁火”本不是风俗,而是一项重要的国家公共安全制度。简单说,禁火是为了森林防火。从周朝起,二月禁火已是法定的制度,因为仲春二月,雨水极少,草木于枯,此时最易招致森林火灾。公元前的古人已经意识到森林是重要的人类资源和国家财富,并且有了专门司职保护森林资源的官职与相应的政令。如《周礼·地官司徒》有曰:“山虞,掌山林之政令,物为之厉而为之守禁。仲冬斩阳木,仲夏斩阴木……今万民时斩材,有期日……窃木者,有刑罚。“林衡,掌巡林麓之政令而平其守,以时汁林麓而赏罚之。若斩木材,则受法于山虞,而掌其政令。”《礼记·月令》

  也特别强调在仲春之月,“毋竭川泽,毋施赃池,毋焚山林”。《春秋繁露》卷十六云:“无伐名木,无斩山林。”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古人的环保意识一点也不比今人逊色,他们从需求平衡的角度出发,对森林资源进行开发与利用,滥伐偷伐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在古代社会,森林最大的危险就是火灾,为了预防干旱季节的森林火灾,就形成漫长的禁火制度,人们也只有预先准备大量的熟食才能度过。当然,随着周天子威望式微,虞衡制和禁火制也受到冲击。再后因寒食一月不堪忍受而改为三日,三日不堪又减为一日,这也许就是今日“寒食”的演变史。寒食禁火如果果真是起源于一项保护国家公共资源安全的制度,那么时间上一定远在晋文公时期之前就已经确定了。

改火说

  唐代的李涪是较早提出寒食起源于古老的改火风俗这种说法的人,他明确提出,寒食禁火就源于古代的改火风俗。在《刊误》卷上他提到:“《论语》曰:‘钻隧改火。,春榆夏枣秋柞冬槐,则是四时皆改其火。自秦以降,渐至简易,推以春是一岁之首,止一钻隧,而适当改火之时,是为寒食节之后。既曰就新,即去其旧。今人持新火曰‘勿与旧火相见,.即其事也。

  从这段话中可以知道,古人对“火”的使用极为慎重,讲究不同的季节用不同来源的火。罗泌《路史》卷三十二有云:“顺天者存,逆天者亡,是必然之理也。……昔者隧人氏作观乾象、察辰心而出火,作钻隧,别五木以改火,岂惟惠民哉,以顺天也。”他是将火星禁忌与改火之俗结合起来。

  改火是一种曾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的习俗。火是人类文明最重要的催化剂,如果没有火的话,很难理解人类是怎么一步步进入文明的,但是火也象征着野性难驯的自然力量。因此,人类对火又爱义怕,我国古代即有改火之俗,自周朝起设有司罐专司取火,《周礼·夏官司马》云:“司罐,掌行火之政令,四时变园火.以救时疾。”《管子》、《论语》中均有“易火”、“取火”之说:改火习俗反映了初民对火的神化和敬畏,古人认为老火性烈,而新火性柔,重新取得新火就能“去兹毒”、“寿民”、“去时疾”,因此,取新火不仅是一件顺应天意的事,同时对国家民生也是有益而必要的事。古时改火还选用具有换季标志的木材取火: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枣杏之火,季夏取桑拓之火,秋取柞格之火,冬取槐檀之火。因为从古人天人相感的思维看来,这些树木是季节变换的标志,用新木取新火,性质一致,就能祛除时疾。先秦时代改火习俗非常盛行,改火之制到了东汉时期开始式微,直到隋代,又开始恢复改火旧俗。《隋书·王肋传》载王助上书皇帝说:“臣谨案《周官》,四时变火,以救时疾。明火不数变,时疾必兴。圣人作法,岂徒然也。……新火、旧火理应有异。伏愿远遵先圣,于五时取五木以变火,用功甚少,救益方大。……不可不依古法。”既然搬出了周天子时候的规矩,皇上自然觉得有道理,于是改火之俗复兴。

  唐代的改火风俗不再依周制四时改火,而是一年一度举行。就近借助了本已深入人心的寒食节禁火习俗,在寒食后的清明进行取新火仪式,而且,与先秦相较,唐朝取新火的活动又增加了一项新的活动,即皇家在清明时节取榆柳之火恩赐近臣,就是唐诗中屡屡出现的“赐新火”--一种世俗权力的仪式表演:江少虞《宋朗事实类苑》卷二十二有云:“周礼.四时变国火,渭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枣杏之火……而府时惟清明取槐柳之火以赐近臣戚里。本朝因之.惟赐辅臣、戚里、帅臣、节察子司使、知开封府、枢密直学士、巾使,皆得厚赐,非常赐例也:”赐新火的活动在中唐时期进入高峰。这场关于火的“取”、“接”仪式近乎一场全景戏剧、整个戏剧的幕布背景是政治、经济、文化都如日中天的盛唐,主角是皇家和精英官员,配角就是倾城观看的皇城百姓。这场戏剧的每个细节都是值得记忆的奢华与诗意:清明当日,宫廷中要钻隧取新火,《岁时广记》卷十七引李绰《荤下岁时记》云:“长安每岁清明,内园官小儿于殿前钻火,先得上进者,赐绢三正,金碗一口。”然后,皇帝将取来的新火分赐给挑选过的近臣戚里,以示恩宠。从宫中传出新火的这一过程,乃是全皇城人翘首以盼的盛事,这个激动人心的仪式.绝不亚于今日的传奥运圣火。唐人谢观作《清明日恩赐百官新火赋》,从中可见其盛况:“平明而钻隧献入,甸句而当轩奏毕:韧焰犹短,新烟未密。我后乃降营旨,兹锡有秩:中人俯楼以耸听,蜡炬分行而对出:炎炎就列。布皇明于此时;赫赫遥临,遇恩光于是日。观夫电落天阔,虹排内垣。乍历闹琐,初辞退恩。振香炉以末喷.和晓日而焰翻:出禁署而萤分九陌,人人寰而星落千门。”在诗人的笔下亦有描述,韦庄《长安清明》诗云:“内官初赐清明火,上相闲分白打钱。”韩朗《韩食》诗云“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人五侯家。”皇家用蜡烛赐近臣,以为新火,直到宋代仍然流行,欧阳修《清明赐新火》诗云:“鱼钥侵晨放九门,天街一骑走红尘。桐花应候催佳节,榆火推恩吞侍臣。多病正愁扬粥冷,清香但爱蜡烟新。自怜惯识金莲烛,翰苑曾经七见春。”同时,因为唐宋皇家对清明取新火的推祟,也使得民间取新火更为普及,刘长卿《清明后登城眺望》诗云:“百花如旧日,万井出新烟。”杜甫《清明二首》诗云:“旅雁上云归紫塞,家人钻火用青枫。”民间取火习俗之盛可见一斑。

  从隋唐起,寒食节进入鼎盛时期,它从一个兴起于太原地区的地方节俗逐渐成为全国性的节日。届时,“四海同寒食,千秋为一人”(卢象《寒食》),民间禁火,皇宫禁烟,士庶展墓,皇家祭陵。宋代也承袭了重寒食之风。但是到了元以降,寒食节渐渐衰落,及至明清,则仅存寒食之名了。

由来

  寒食节在我国古代是极其重要的节日,与清明节相连。起源于春秋时期,寒食节的具体时间是在在冬至后105日,寒食共有3天,过后就是清明,因此清明节正好在冬至后的第108天。另有103天与106天的说法。因此有清明节前两日、一日或与清明同一日的三种说法。古人很重视这个节日,按风俗家家禁火,只吃现成食物,所以称“寒食节”。
  寒食节源于晋文公重耳的大臣介子推之死。历史记载,晋文公在未做晋国王之前称公子重耳,在其父亲死后为争夺王位兄弟反目互相残杀,重耳无奈亡命国外。后来经过努力及凭借外国势力的帮助做了国王史称晋文公。他回国执政后封赏流亡时的追随者。其中有一个叫介子推的人,在晋文公极其潦倒的时候曾经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给晋文公吃,但这次封赏时,晋文公却把他给忘了,于是介子推作“龙蛇之歌”而隐居起来。当晋文公发现自己的错误,便到介子推隐居的山上要他下来受赏,可介子推再不愿意见他。于是晋文公下令烧山想逼他下山,奈何介子推宁肯抱着一棵大树被烧死也不肯受封,而一同被烧死的还有他的老母亲。
  晋文公因此懊悔不已,便下令将这座山命名为介山,这就是今天山西省介休县的介山;同时将介子推抱的树砍下做成木屐,穿在脚上,每日呼“足下”以示他对介子推的怀念,据说这就是我们今天尊称别人为“足下”的来源。从此晋文公就下令这一天所有人家都不得生火,只能吃冷食。这就是寒食节的由来。

上一篇:清明寒食     下一篇:寒食节的习俗
寒食节的由来所属专题:寒食专题 由来专题 本文《寒食节的由来》链接:http://24jq.net/hanshijie/1004.html